第11章 第十一章(1 / 1)

宋姨娘怀孕了,沈虞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很平淡,平淡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徐嬷嬷和佩秋一众人觉得她家小姐应该是真放下了,要是以往,肯定要冲过去找姑爷好好争吵一番。此时倒是不哭不闹,只“哦”了一声,继续扯被子睡觉,将自己从头到脚遮盖个严严实实。

“那我晚些让人给你做些好吃的?”徐嬷嬷在一旁提议道。

“好。”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许是太困的缘故。

“小姐你也别睡太久,要不然晚上会睡不着。”

“嗯。”

“小姐”徐嬷嬷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她蒙着头,索性又咽了下去,暗自叹了口气,替她放下床帘后出了门。

院子外,一些小丫鬟坐在廊下乘凉,低低的讨论着宋姨娘怀孕的事。

“如今芷琼院的人可得意了,连个扫洒的婆子走路都鼻孔朝天。”

“可不是,昨日宋姨娘请大夫,得知是喜脉,高兴得当即赏了芷琼院的人好些银钱,乖乖,比过年的赏钱还丰厚。”

“她怎么能不高兴,才进府半年就有了喜,咱们夫人快两年了,也没个动静,生生的压夫人一头呢。”

“我适才听说大人一回来就去了芷琼院,想必也高兴吧?”

“你傻不傻,这还要问?男人最在意子嗣,当然高兴啊。”

“你们几个死丫头,活都干完了?跑这里嚼什么舌根?”佩青路过听见这些话气的很,拧着一个小丫鬟的耳朵就使劲教训。

“哎呀,佩青姐姐,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嘘——你们走远些,别扰了小姐歇息。”徐嬷嬷过来了,她低声责骂道。

随后,院子里立马安静下来。

徐嬷嬷抱着晾干的衣裳轻轻进了门,放进柜中后,又往床这边探了一眼。这一探,可把她唬了一跳,她家小姐裹着被子眼眶通红。

她赶紧掀帐帘走进去,“小姐怎的了?莫哭莫哭。”

沈虞抱住她腰身,说道:“嬷嬷,我想家了,我想回杭州。”

徐嬷嬷叹气,摸着她的头哄道:“好好好,等姑爷得空了,让她送你回杭州,回去看看也好,老爷一个人在杭州也寂寞。”

“不要他送,我自己回去。”

“行,那就咱们自己回,你莫想太多,先好生歇一歇,等晚饭好了,我喊你。”

“嬷嬷就在这陪着我吧,我不想你走。”

她一时间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突然黏人得很,嬷嬷怜爱又心疼,轻轻拍着她的背,“行,嬷嬷在这呢,你好好睡。”

沈虞没睡多久便起了,事实上她也没怎么睡,嬷嬷怜她出门两天风餐露宿,晚饭做了一大桌菜,可她也没什么胃口,捏着勺子喝汤,神情蔫蔫的。

徐嬷嬷放下手里的东西,坐下来劝道:“我知你心里不好受,可话说回来,宋姨娘就算生了也是个庶子罢了,你无需在意,等你养好身子,往后”

“嬷嬷,”沈虞打断她,“我真没在意,真的,我这会儿一点也不想提他们的事,您就别说了。”

“没在意,那下午那会儿怎的哭了?”

“我是真的想家了,我觉得这里不是我的家,这里是他裴義之的家,我除了花自己的银钱硬气些,每回回府都觉得不自在得很。况且我说过定要与他和离的,所以,他找谁生孩子都与我无关,你莫要说了。”

“既如此,那小姐就好好吃饭,打起精神来,听王掌柜说后日茶叶就到了?”

“嗯。”

“那小姐有何打算?”

提起这事沈虞放下碗筷,说起自己之前在客栈的想法来。

“嬷嬷,眼下爹爹艰难,沈家又只有我一个女儿,自是该帮着爹爹分担些。我想起原先的十六年都在玩闹,如今做什么都不会,心里就难受。这次随王叔去安县,才得知做生意原来是这般艰难,可尽管如此,我也想好好的跟王叔学学本事。”

嬷嬷欣慰的笑了,“这就对了,小姐始终得自己走今后的路,虽然有姑爷算了,退一万步来讲,你以后若是想和离,总归有傍身的本事才行,嬷嬷也不能陪着你一辈子。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但也不用自责,现在开始学也为时不晚。”

“嗯。”

“那杭州还回不回了?”

沈虞摇头,“暂时不回了,若是回去,爹爹问我是何原因,我也不知如何回答,反而让他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