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1 / 1)

五公主身上的香粉气味和裴義之身上的一模一样,令沈虞色变。

她脸上微小的变化,五公主也看到了,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些,“裴夫人莫非是给裴大人来买龙井?可据我所知,裴大人喜欢的是六安瓜片呢。也不知裴夫人将茶叶买回去,会不会讨得裴大人的欢心。”

沈虞缓缓的将瓷瓶放回架子上,笑了笑,对一旁的小厮道:“这位五公主是来买龙井的,你好生接待。”

这时轮到五公主诧异了,她问道:“难道这是你的铺子?”

“裴夫人是咱们这的东家,公主先稍坐片刻,小的这就去库里拿上好的龙井过来。”

五公主闹了个乌龙,觉得有些没脸,又见沈虞始终神色淡淡,心里更是不爽得很。

她身旁的粉衣少女猜透了她的心思,便开始帮腔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听说裴夫人将府上流产的小妾给发卖了,果真是好手段。”

“你是哪位?”沈虞问道。

她是真诚发问,但那粉衣少女听了却是觉得她目中无人,立马柳眉倒竖,气道:“裴夫人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日才在三殿下生辰宴上见过呢,这才没多久,就不记得了。”

沈虞觉得好笑,这人多大的脸啊?生辰宴上人那么多,她何必非得记得她是谁?

也难怪这粉衣少女这般说,生辰宴上,她一直跟在五公主身边,当日五公主受到多少注目,她便也分了多少注目,觉得与有荣焉。

这时,粉衣少女身边的婢女语气傲慢道:“我们小姐可是忠义侯府的嫡小姐,又岂是区区一个五品官家夫人能巴结得上的,你不知道也并不奇怪。”

沈虞冷冷的看了这个婢女一眼,那婢女心下发憷,下意识的往她家小姐身后退了一步。

“元香,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裴夫人可是心比天高呢,一个商户女,却妄想独占玉树临风的裴大人”。

主仆俩你一句我一句的,五公主却是心情极好的在一旁看戏,脸上一副柔美矜持的神情,可眼中的不屑却明显得很。

沈虞不善与人斗嘴,也最烦这些嘴上把戏,若是其他人,她定然毫不客气就打上去,但眼前的人却是不能随意得罪的。

一旁的佩秋气鼓鼓说道:“小姐,咱们还得去书肆取书呢,可要现在就去?”

上次给师兄定的书被丢在大街上了,后来沈虞又定了一批,一直也忘了去取。她心里也清楚佩秋这是想帮她解围,但她看着五公主脸上隐忍得意的表情,心里就不爽。

怎么着,也得讨回些利息再走!

“快将茶叶拿出来给五公主过目。”她无视那分粉衣少女主仆,走到隔间门口催促道。

“来了,这就来。”

小厮端着几个瓷罐出来,一一摆放在桌面上,瓷罐上头都封上了红条,红条上各自写着茶叶名称。

“公主,这些皆是本店今年的早春龙井,最好的一批茶。”小厮介绍道。

五公主拿起一个瓷罐,揭了封条开盖闻了闻,斜睨沈虞一眼,淡淡的说道:“本公主闻了味儿,觉得也不怎么样。”

那粉衣少女立马接话道:“开这么大个铺子,连个上好的龙井都拿不出,还打着臻品的名号,我看是沽名钓誉。也是,这铺子是裴夫人开的,就凭她这样的,又能有什么好茶拿得出来呢,估计也是打着旗号忽悠人罢了,这等奸商,我看是得让官府好生查一查。”

“你胡说八道!”

佩秋气不过,要上前理论,沈虞拉住她,“佩秋,不得无礼,这可是咱们的贵客。”

她倒是不气,反而笑得十分热情,对着五公主说道:“公主,实不相瞒,刚才拿出来的这些,并非本店最好的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