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1 / 1)

沈虞从街上买了一大堆零嘴回来,正院的丫鬟们都纷纷围在一起分食。

徐嬷嬷从窗户边望过去,见沈虞坐在廊下的栏杆上,两条腿慌啊慌的,也不知吃的什么,脸颊边鼓起一个大包,她喊道:“小姐快回来洗漱,一会儿该吃饭了。”

沈虞吐出口中的果核,将石桌三的零嘴一拢,说道:“这些都归你们了,都分了吧。”

“谢谢夫人。”婢女们高兴的谢道。

“听佩秋说任公子回来了?”徐嬷嬷一边帮她擦脖颈上的细汗一边问道。

“嗯,师兄这次要回来大半年呢。”

“他之前不是南下游医了吗?”

“提前回了,三殿下请他来治病,眼下就住在城外别院呢。嬷嬷,我想着等得闲了,去找师兄玩。”

徐嬷嬷见她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原本想说的话也咽了下去,换成了句,“你高兴就好,只是任公子既然是来行医的,想必平日也比较忙,你还是

少些打扰为好。”

“知道的。”沈虞点头。

徐嬷嬷收拾完东西,心里叹气,此时小姐与姑爷的关系正僵着呢,任公子又回来了,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任公子喜欢小姐,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偏偏小姐不糊里糊涂,还一直将他当兄长看待。任公子与小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是深厚,若要阻止她去见任公子想必难。

至于任公子,她也不懂为何当初在杭州时,他为何没有去沈家提亲,她想,若是任公子提了,以两人青梅竹马的感情,以及沈家对任公子亲厚的态度,想必是愿意将小姐嫁给他的。只是他一直未提,以至于后来小姐嫁给了姑爷之后,他伤心难过以行医为由离开了。

如今再回来,也不知是看开了还是有别的想法。

“小姐饿了吗?我现在让丫头们摆饭进来。”嬷嬷问道。

沈虞点头,想起一事,又说道:“嬷嬷,师兄这次回来给我说了件事,他在怎么了?”

沈虞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过去,见裴義之站在门口。

徐嬷嬷见他神色严肃,赶紧将丫鬟们都带了出去。

于是,室内便只剩下沈虞和裴義之。

他沉默的站了半晌,就这么直盯着她。

“今日做什么去了?”他问。

“你来做什么?”她不答反问。

简短的对话,各自□□味十足,裴義之虽然表情平静,可眼底却透着寒意,沈虞感受到了,不知他为何突然莫名其妙的过来寻她晦气。她去做什么关他何事?难不成还得向他汇报?

见她此时浑身散发冰冷的气息,裴義之忍了忍,尽量收敛自己的怒气。

今日暗卫拢共向他禀报了三次,说她在铺子门口见到了任子瑜,又说道两人有说有笑去了酒楼吃饭,最后一次,提到两人依依不舍分离。

依依不舍

裴義之朝她走近,在两步之外又停了下来,“今日做什么去了?”

“我做什么与你何干?”

沈虞想起她今日早上出门在他身上闻到别的女人的香粉味,此时再见到这个人只觉得厌恶得很,语气也十分冲。

裴義之微微眯眼,随后后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他尽量缓和语气说道:“沈虞,我是你夫君,你做什么事见什么人,自然是与我相干的。”

闻言,沈虞突然笑了,“所以呢?你管我?”

“并非管你,而是提醒一句。”

“提醒什么?”

“你乃有夫之妇,有些人不宜见。”

沈虞不可思议的打量眼前这个男人,他一身白衣锦袍,君子端方的模样,却没想内心里竟是这样一番龌龊心思,道貌岸然之徒。

她都要气笑了,“裴義之,你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也别把我师兄想得那般龌龊,他不是你,他比你干净千百倍!”

这话可捅了裴義之肺管子,只见他瞬间脸色沉了下来,捏着茶杯的手也因太过用力,隐隐泛青。

“沈虞,你真这么想的?”

“不是真这么想,是事实如此!”

“事实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