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章(1 / 3)

弱娇嫁纨绔 起跃 2473 字 9个月前

沈颂林冬11

林冬同他说得更明白了一些,“从今往后,你我除了师兄妹的关系之外,再也任何瓜葛,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不会再去纠缠你。”

沈颂没说话,沉默地看着跟前的这张脸。

那面儿上的神色依旧是他熟悉的倔强之色,却同之前有了天囊之别。

之前是耍着心机想同他亲近,如今是恨不得同他决绝。

他就算有再大的理由来提亲,也抵不住这一句。

她不喜欢了。

当初是她主动来喜欢的,十几年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如今她收回自己的喜欢,理所当然,并无不妥,甚至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很乐意看到的结局。

他应该感觉到欣慰才对。

沈颂却并没有觉得解脱

反而心底慢慢溢出了一股失落之感,没有任何预兆,也没经过他的允许,一点一点地包裹住了他的心口。

半晌,沈颂才动了动喉咙,将那堵在喉间忘了咽下去的气息,缓缓地压了下去。

“好。”

沈颂说完,转过了身。

没有了再留下来的理由,也没有了再留下来的必要。

脚步跨出门槛,原本应该一身是轻的他,却走得异常艰难,身后的门扇“吱呀”一声传来,没有任何犹豫地合在了他的身后。

沈颂的脚步骤然一顿。

夜色里的一阵风袭来,空空荡荡,似是失去了某个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十分重要的东西一般,一向平静无波的心,突然出了紧张之感,又伴随着陌生的慌乱。

待意识到自己的异常,沈颂已在门外立了好一阵。

眼前的夜色,放佛是在一瞬之间,安静了下来。

只是不习惯罢了。

沈颂依旧找了同样的理由,来解释了自己的异常。

目光往前,望了一眼廊下一排延绵的灯笼,脚步再次迈出,沈颂踩着昏黄的光晕,耳朵里却不知为何,响起了来灵山之前,姜姝同他说的那番话,“日子过久了,习惯了有那么个人在你身边,慢慢地离不开她了,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种爱?只不过这样的感情,自个儿一般都难以发现。”

他喜欢林冬?

适才在林冬面前,他脑子里便冒出了这个问题。

十几年了,倘若真喜欢她,他必定早就有了回应,又怎会让她等这些年。

是以,当那个荒谬的念头浮出来时,他觉得不可思议。

是以,他犹豫了。

当也不可能。

沈颂刚否认了这个问题,姜姝的另外一句话,又回响在了耳边,“表哥若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林冬,那便想想,往后余生,自己能不能接受没有她的日子,能不能做到心平气和地看着她成亲,生子若是表哥并不介意,那林冬如今能同意嫁人,表哥也算是解脱了”

他愿意看到吗。

林冬招亲的消息,最迟明儿早上便会传出去,送到江湖中的各大门派。

以林常青和韩夫人的名气,再加上林冬出色的样貌,就算是过了适婚的年龄,想找一门满意的亲事,也并非难事。

余景萧的爱,如同她的镜面,她承受不了。

那,换做是旁人呢。

一个崭新的人,开始她崭新的人生,以她如今的态度,加上他对她的了解,她当是愿意的。

虽说他没有预想中的高兴和轻松,却也没有疯狂到,想要去阻止她成亲生子。

亦如她所说的那般,十一年了,自己都没有对她生出感情,又怎可能在一夜之间,突然就发现自己喜欢上她了?

她能幸福就好。

他祝福她。

沈颂掐断了脑子里那错综复杂的念头,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回到屋内,阿吉还在,见他回来了,忙地将手里的一截纸卷递了过去,“三爷,巫山来了信。”

沈颂接过,是巫山的二当家给的。

信上就一句话:林姑娘的生辰。

这样的相告方式,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自十一年前,林冬开始追到巫山之后,除了姜姝之后,林冬便成了巫山众人认可的第二位压寨夫人。

十年了,每年林冬的生辰,巫山二当家都会提醒他。

原因是,他曾忘记过。

林冬缠着他的第三个年头,跟着追来了巫山。

那日林冬第一次来找他时,缠着他想要一盏孔明灯,他没空,就算有空,他也不会幼稚到去做小孩子玩耍的玩意儿,他不耐烦的拒绝了。

等了夜里,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林冬又过来请了他一回,没再问他要孔明灯,只说让他陪着她去同大伙儿热闹热闹。

他正在写朝廷的呈案,再一次拒绝了,且语气并不友善,“你能给我一日清净吗。”

林冬埋下头,有一阵子没有说话,片刻后才抬起头来,笑了一声,“好,给你清净,你忙。”

到了第二日,他去厨房准备早食,听几个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