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章(1 / 2)

弱娇嫁纨绔 起跃 2184 字 9个月前

沈颂林冬12

林冬认识沈颂统共也有二十年了,他从来都是仪容整洁,衣冠楚楚。

当下这幅模样,林冬还是头一回见。

如同山下那名弟子一样,若非听出了声音,林冬第一眼还真不敢认,抬头看着沈颂缓缓地走到了她跟前了,林冬才回应了一声,“师兄。”

混江湖的人,大多都见过沈颂。

宋大公子自然也见过,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沈公子。”

沈颂的目光扫在他脸上,无一丝善意,言语简洁,“我想单独同师妹说几句话。”

“好。”宋大公子一笑,又回头看了一眼林冬,拿走了桌上的请柬,“我先出去等你。”

林冬并不觉得她同沈颂之间,如今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若是来祝福她,她接受。

宋凝一走,只剩下了两人,沈颂立在林冬的对面,还是迟迟没有说话。

林冬又才抬头,站了起来,看着跟前这张与往日截然不同的脸,笑了笑,以师妹的语气问了他一声,“师兄去哪儿了?怎如此狼狈。”

沈颂唇瓣崩了崩,没答。

“师兄当是累了,先回屋歇息吧,祝福之词,便免了,我领了师兄的心意。”婚讯一宣布,林冬知道他定也听说了,今儿他这般闯进来,除了对自己的祝福之外,她想不出旁的理由。

沈颂确实是累了,奔波了大半个月,没有一日睡过好觉,一闭上眼睛就是她和自己的过去。

她的笑容,她脸上的忧愁。

她说话时的模样,甚至她夜里抱着自己,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以往他从未记在心上的东西,如今犹如生出来的野草,在他的心头猛长,越来越清晰刻骨。

“林冬。”沈颂又沙哑地唤了她一声,没再同她含糊其辞,直接道,“能退了这门亲事吗。”

院子里一瞬安静了下来。

林冬诧异地看向他,眸子里的惊愕慢慢地变为了疑惑,轻声一笑,“为何,眉山宋家是名门正派,与我灵山为世交,宋大公子品性端正”

“你喜欢他吗?”

林冬不太想回答他了,但还是强忍着回了一句,“他对我挺好。”

“你不喜欢他。”沈颂用了她当年曾经回绝过无数人的话,“没有感情的婚姻,有何意义。”

林冬眸子一顿,紧紧地看着他,而对面沈颂的目光也没有半点退缩,两人沉默地相视了一阵后,林冬才开口道,“是我错了,年轻不懂事,撞过南墙总会成长,喜不喜欢不重要,轻松活着便好。”

“你怎知会轻松。”沈颂的声音有些急促,“你怎知道往后的日子,你能同一个你根本就不喜欢,也根本不了解的人,相濡以沫,相敬如宾到老”

林冬本就是耐着性子,看在他们是师兄妹的情分上,在同他说话。

如今面对沈颂的逾越,林冬也没有再给他留什么情面,“师兄今儿来,就是为了同我说这个?倘若如此,师兄还是请回吧,我想嫁谁,不劳师兄费心,我将来过的是好与坏,也都与师兄无关,师兄”

“有关。”沈颂突地打断了他,看着林冬错愕且不耐的神色,喉咙轻轻地一咽,低哑地道,“林冬,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安静,比适才还要沉静紧张。

林冬的眸子落在他脸上,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阵之后,眸色渐渐地凉了下来,连着唇角的一丝笑容也消失不见,冷声道,“你可以走了。”

“林冬”

沈颂刚开口,脖子上便突地搁了一把剑,林冬忍无可忍,“走,立马滚。”

林冬从五岁时,就认识了沈颂。

二十年来,这是她第一次将手里的剑指向了他。

沈颂眸子一颤,丝毫未动,也没再说话。

他知道这句话于她而言是什么,她花了十一年在自己身上,尝遍了所有的酸楚,也没能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如今她放弃了,斩断了对他的情丝,他却又来搅乱了她的安宁。

沈颂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又或是,在踏进这个院子之前,就已经想到了结果。

就算此时她的剑挨着他的喉咙,他也没有觉得有何惊讶。

这事是他不对。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不能没有你,你累了,坚持不下去,那就换我,我来喜欢你。”

林冬握住剑柄的手抖了抖,紧咬了牙关。

沈颂又张了张嘴,唤道,“冬儿”

“沈颂!”从离开沈颂的那见盐铺子后,林冬的情绪头一回露出了激动,眼眶憋得泛红,看着沈颂那双坚定又深邃的眸子,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你听清楚了,就算你那一夜之间突然生出来的荒谬之情,当真如此,我对你的喜欢,也早已结束,这辈子,我林冬,都将同你沈颂没有任何瓜葛。”

林冬说完,便松了手里的剑,压住了心口的起伏,轻轻地道,“你自来心志高,看不起我灵山,我的婚礼,你也不必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