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 章(1 / 2)

弱娇嫁纨绔 起跃 2274 字 9个月前

沈颂林冬13

“林冬之前也是这么说的,她做不到。”韩夫人看着沈颂,心头五味陈杂,一时也不知道该去心疼哪方,暗里只叹了一声,孽缘。

见沈颂脸上的痛楚更甚,韩夫人的声音放得很柔和,劝道,“如今她不也做到了吗。”

花了十一年。

林冬都能放弃,沈颂不过才刚发现自己的内心,想要掐断那念头,当也比林冬要简单。

韩夫人也不知道沈颂有没有听进去,见他不再言语,也没逼他,“你堂堂巫山大当家,活了也快三十了,一直以光鲜示人,可别让这一身狼狈,毁了你在江湖人心中的形象,你先且回屋换身衣裳,歇息一日,明儿我陪你一道下山。”

沈颂也没再说一句,起身对韩夫人行了个礼,退出了前堂,出去时,一路碰到的弟子,起初没有一人能认出来,等到沈颂从身边经过了,个个才后知后觉,瞪大了眼睛,“那,那是大师兄?”

“我还以为大师兄不会来了呢,这来的也太迟了些。”

“师姐不是一直喜欢大师兄吗,怎么突然就不喜欢了,还便宜了眉山宋家。”

“嫁宋凝还不如嫁给余师兄,起码余师兄没成亲,跟前没个白捡的便宜孩子,你说咱们师姐,就算是年龄到了,那也是众弟子心头的月光,也不至于去给人做续弦。”

“宋凝人倒是挺好的。”

“横竖我是觉得他配不上,大师兄既然回来了,希望他真能有点本事,把人给抢过来”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还抢人呢,是嫌事情不够乱”

几人议论时,余景萧就在身后不远处。

自从上回被林冬拒绝了后,余景萧便一直藏在了林常青的屋子里,埋头研究着自己的药方,没再出来。

伤心肯定是伤心的。

但一想到,师姐喜欢了大师兄十几年,又岂能说放就放。

埋头自闭了大半个月出来,余景萧以为师姐多半和师兄和好了,谁知道,听到的头一个消息便是,师姐同眉山宋家订了亲。

余景萧心头又不是滋味了。

凭什么是宋凝。

即便那人不是自己,也不该是成过亲,有了一个孩子的宋凝。

师姐这明摆着就是在同自个儿怄气。

余景萧心头看得明白,可他又不能明说,急了几日,被林冬拒绝后的郁结,都被冲掉了七七八八,早就在盼着沈颂赶紧上山。

如今终于见到了人,沈颂前脚进屋,余景萧后脚就到了。

“大师兄,我有话同你说。”沈颂进屋才刚解开了外衣的腰带,房门便被余景萧从外破开。

沈颂回过头,那带着胡渣的憔悴之色,愣是让余景萧到嘴的话,顿了一下。

沈颂看了他一眼,便转过了头,没理他。

“大师兄,你就甘愿看着师姐嫁给旁人吗。”余景萧回过神来,往前追了几步,走到了沈颂身后,声音难掩激动,“大师兄难道就没想过师姐是何缘故,拒了大师兄的求亲?一个喜欢了十一年的人,怎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师姐明摆着是对你失望了,在同自个儿怄气。”

沈颂已褪掉了外衣,将那衣衫往椅环上一搭,转身坐在了椅子上,提起茶壶,想倒一口茶水。

茶壶却是空的。

余景萧看着沈颂将那提起的茶壶又放了回去,继续道,“以师兄的性子,若非当真生了心思,就算师妹再追个几十年,也不见得大师兄会生出同情。”

余景萧能让林常青收为关门弟子,脑子自然不会愚蠢,如今活了二十五年,还是有那个本事去看清一个人。

从在自己的家门口,看到沈颂扔在那的巫山箭头,他就明白,大师兄是后悔了。

他存了私心,没去捅破。

如今到了局面,他便也没必要再装下去,直接戳破了沈颂,“大师兄难道就从未想过,自己不喜欢师姐,那为何在这十几年里,也没喜欢过其他姑娘。”

“大师兄若是觉得无望了,那便好好想想师姐的这十三年,到底是如何过来的。”余景萧看了一眼依旧沉默不语的沈颂,眼神微带鄙夷地道,“没有哪个姑娘不喜欢花灯,世上也很少有人,像大师兄这样,眼里只有日子,容不得半点风花雪月,事实证明,大师兄这是在害人害已。”

余景萧静静地盯着沈颂那只握住茶杯的手,越来越紧,再一次刺激道,“大师兄自来聪慧,逆流而上,也算成为了人上之人,可别到了这最后一步,输了整个人生。”

余景萧的目光下落,扫了一眼他手边的空茶壶,“若是之前,大师兄屋里的茶壶,何曾空过。”

余景萧说完,转身便走了。

他所做的并非是为了大师兄,而是为了师姐。

他不愿师姐在多年之后,深夜无人之时,再念起自己曾经那段没有结果的十一年时,即便心中已经没有了感情,不再会黯然落泪,也会神色恍惚,想起那个人曾经占据过自己的青春。

解铃还须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