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二十二章 命器(1 / 2)

祈祷声停。

偌大的寺庙之中,一切渐渐归于平寂。

“大主教,王后和禁卫长似乎对我们很不满。”

一个白袍牧师掀起了遮头,露出一张年轻而狂热的脸孔,向着罗尼斯开口。

“只要我们能控制臣民,皇室和军团长又能如何?他们没可能借助战争的功勋翻身。”

罗尼斯尚未开口,另一个白袍牧师便回了话。

“他们推进多远,我们就能控制多远,一切都会在教会的管控之下。”

“请罗兰牧师谨记,这是遵循神的旨意,不存在任何管控的行为。”

“艾德里安牧师说的极是。”

……

罗尼斯没有做任何回复,一群牧师倒是自问自答的厉害,最终将问题解惑。

待得罗尼斯抬了抬手,牧师们才停下了嘴。

“这是非常时期,你们都需注意,特别是提防外来者的入侵。”

罗尼斯咳嗽了两声,顿时让几位牧师脸色变得颇为严肃。

“他们在一周前突袭了死亡之屋,此次到皇宫中探查也不意外,甚至于以后还有更多的可能,需要做小心的提防。”

提及死亡之屋之时,这些牧师的脸上亦是微微色变。

这大概就是阿蜜莉雅等人进入遗迹打击之处了。

一些人具备不朽复活的力量,但他们这种新生代不论如何修炼都难以晋升不朽,最终只能追随教廷,盼着有一天能化成长寿命的天使,又或死后登入天堂。

若是遭遇外来大修炼者的打击,他们显然只有死亡一途可言。

待得罗尼斯话止,挥手宣布解散,众牧师的脸色才轻松起来。

一旁的四翼天使亦是展开了翅膀,开始朝着云中城方向飞去。

“异人们那种炮车和喷射的小丁丁弩箭太强了,若非有死亡之屋支撑,我们在外界的征战只怕是寸步难行。”

“他们必然想着解决源头。”

“我们能不能在那附近设置伏杀,禁卫长的实力相当高,还属于不朽者,若她愿意出力,异人大修炼者就更难逃脱。”

“索萨只怕是恨透了我们,我听爷爷说,索萨是皇室的坚定支持者,没可能投入到我们这边来。”

……

牧师们低声议论数句,又渐渐走出大厅,走向各种的房间之中。

厅中只留下罗尼斯。

这是一条大鱼,很可能是埃拉西亚王国的精神领袖。

徐直等了许久,只见对方如同雕塑一样站在神像之下,嘴中不断发出祷告之声。

这便颇为无聊了。

如同和尚们喜欢敲木鱼,一句‘阿弥陀佛’念上一天,罗尼斯嘴中亦是翻来覆去数句没断过。

若不追查凯瑟琳,显然便只能追查罗尼斯。

而凯瑟琳此前亦奔向了寺庙之中,徐直感觉罗尼斯可能是重点查核对象,甚至把握着一些机密。

如今便只能比拼耐心,看看对方是否有什么可查探之处。

虽然处于遗迹之中,但如今有传送方式进入到现实中,徐直静下心来之时也不显焦急,不管等待多久,他总能找到回归现实之中的渠道。

从入夜时刻,到半夜,再到深夜,罗尼斯的祈祷之声并没有停下。

这是一个极富耐心的大主教,城府和耐心可能较之夏农王国的教皇里恩更深。

潜藏在阴影之中,徐直听着对方念叨叨的祷告词,很想给对方一棍子。

他寻思一旦能回归元素界,到底是想着先去干掉伽里巴,还是将所有旧世界人类不朽者完成虚空金币的清零。

不朽复活是一种极为让人头疼的力量。

若无必要,徐直并不想和这类遗民高手打斗,反正打了也是白打,甚至很可能出现得不偿失的行为。

“一个月一次的神术要不要用在这老头身上。”

唯一能起一些作用的便是神术。

只是底牌要不要随便用掉,徐直此时也没定下来,毕竟技能冷却后的恢复期有点长。

若是想用时拿不出手,那便会陷入到很尴尬境遇了。

徐直心中盘算着各种小心思,忽然之间,他只觉一道金光浮过。

在阴影中抬头张望之时,只见罗尼斯止住低声祈祷,迅速抬起了头,看向那最中间的雕像。

“罗兰德又复活了,他们果然再次入侵了死亡之屋。”

金光显然让罗尼斯有了判断。

徐直同样查探向那雕像,只见雕像双眼中金光再度一闪而逝。

一个幽魂钻出雕像,随即在低微的哀嚎中化成了虚无。

探查遗迹的大修炼者队伍并不少,或许并不止徐直和顾雨兮这一波,但罗尼斯的话让徐直警戒了起来。

不论是谁入侵到罗尼斯提及的死亡之屋,都需要面对那个杀不死的亡灵。

进入遗迹前徐直尚还有着一丝疑惑,但随着渐渐的探知,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