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番外(三)(1 / 2)

魏文同年幼便被封为太子,自小勤苦好学,常得太傅夸赞。只有一点不好,他学东西虽然刻苦,但慢,从前还好些,自从卫星澜被送进宫中,陪他一同读书后,二人的差距便显现出来。

这日,二人下学归来。

一大一小,大的六岁,小的五岁。魏文同穿一身藏青色的锦袍,端庄敦厚。卫星澜则一身月白色的,怀中抱着几卷书,人虽小,五官却明艳昳丽。

魏文同瞥眼身侧的堂弟,垂头丧气:“今日太傅又夸你了。”

卫星澜道:“因为太傅问的问题,我答了,你没答。”

魏文同呜的一声,越发蔫头巴脑,往前走几步,又问道:“你怎么什么都能答出来,明明太傅都没有讲过。”

卫星澜思考片刻:“我读书多。”

魏文同人虽然小,但已经懂得很多东西了。比如他身边这位堂弟,是父皇亲弟的儿子,跟他虽然是堂兄弟,可是卫星澜一岁不到便会开口说话,读书颂诗更是比同龄孩子要早。人人提起卫星澜,都夸一句神童。

他身为堂兄,心里骄傲。可跟卫星澜在一处,便又有些嫉妒,唯一能够比过的一点便是

“父皇!”

魏文同看见魏原,瞥了眼四下无人,便撒开脚丫子跑过去,抱住魏原的大腿。

魏原笑他:“多大的人了还要抱?”

魏文同看一眼慢悠悠朝这里走来的卫星澜:“我还小。”

魏原一向疼孩子的,何况长子从小就乖,此时撒娇,只会让他心里欢喜。他单手便将魏文同抱在怀中,笑话他:“淘淘,今日在学堂欺负弟弟没?”

卫星澜小步走来,黑眼睛葡萄似的,他抿着唇,乖乖地站在一侧,怀里抱着几卷书,不说话。

魏文同忙摇头:“我是好兄长!”

卫星澜也道:“回皇上的话,太子待我极好。”

魏原道:“现下没外人,怎么还皇上皇上地叫?”

卫星澜立马改口:“皇伯父。”

魏文同吵着道:“还有我,还有我。”

卫星澜道:“堂兄。”

卫星澜话极少,说完便垂头立在旁边。

他的长相像极了卫昭,都是极漂亮的长相。卫昭是张扬的,卫星澜却腼腆许多,大眼睛亮晶晶的,偶尔抬头看一眼被魏原抱在怀里的魏文同,有些艳羡。

他抱紧了怀里的书,暗自垂头。

魏文同扭扭身子:“我要下去。”

魏原松开手,魏文同就走到卫星澜的身旁,二人肩膀低着肩膀,小声说起话来。见此,魏原便知他站在这儿碍事了,便大步往前,与二人拉开距离。

魏文同凑到卫星澜的耳边,有些担心道:“叔父打你啦?”

卫星澜一愣,摇摇头。

魏文同问:“那你怎么不开心?”

卫星澜抿着小嘴,没说话。

魏文同掰着手指道:“叔父一月前将你送来宫中,这一个月里,他一直没有出现过!”顿了顿,瞧见卫星澜通红的眼眶,忙道:“别哭呀,我喜欢你留在宫里陪我”

卫星澜小脸雪白,眼眶红红的,好一会儿,才闷声道:“父亲不会不要我的”

魏原见两小孩停在原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走近便听到卫星澜这句话,顿时无奈地叹口气。

这个弟弟啊!

自从卫昭知晓魏原要给魏文同挑选伴读后,便二话不说将卫星澜送了来,小孩子可听话了,笑起来甜甜的,也不惹事,让做什么做什么,跟卫昭那副天地不怕的性子简直天壤之别。

魏原是极喜欢这个侄子的。可是小孩子还是需要父母,卫昭却一幅将孩子丢给他的架势,简直是荒唐

当天晚上,魏原便将卫昭招了来,将他好一番骂。卫昭临走时终于良心发现,领着卫星澜回了王府。

卫星澜亦步亦趋地跟在卫昭身后。

卫昭步子迈得大,反应过来后,便见卫星澜踉跄着快要跑起来似的,还险些摔倒。

“慢些。”

卫星澜站稳身子,笑道:“父亲。”

卫昭自知理亏,见面前神似他的小人用近乎单纯讨好的笑容对他时,便格外愧疚。

“宫里有人欺负你吗?”

卫星澜乖巧答:“父亲是卫王,娘是王妃,皇伯父是皇上,皇伯母是皇后娘娘,堂兄是太子,旁人见了你们都要行礼,宫里没人敢欺负我的。更何况,我是去陪着堂兄读书的,不是打架。”

“那就成。”卫昭随口应了一声,心想这小孩话真多。

卫昭是突然被魏原招进宫的,本就没准备马车,只有一匹马,他盯着面前的小人,弯下腰,将他抱在马上,随后跨上去。卫星澜被卫昭揽在怀中。

卫昭道:“坐稳了。”

卫星澜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往后倚去,靠在卫昭灼热宽大的胸膛上,脸上笑意越盛,他道:“我坐好啦!”

卫昭一夹马腹,二人便在夜色下朝着卫王府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