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1 / 2)

重生之盛宠 容默 2030 字 9个月前

第144章

水渐渐的凉了,谢瑶要叫宫人进来添热水,被皇帝拉住手腕制止。

她低眸看他,他抬首望着她,一时之间,两人眼中皆是现出一丝迷茫和无措。

皇帝整理了一下,沉声道:“你是说……恂儿故意做出逼宫的假象来,其意不在伤害你们母子,逼朕退位,而是要朕一怒之下废了他,杀了他之后再叫魏修能告诉朕真相,让朕愧疚,一辈子愧疚……”

谢瑶轻轻点头,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废太子冷酷狰狞的表情,可她想象的到,他该是用一种怎样怨恨的语气说出“我想伤的不是他们的性命,而是心……让他们体会我万分之一的痛苦,死也值了”这样的话来。

皇帝默了默,问她的意见,“你认为,他对魏修能说的是真话吗?”

“废太子行事,向来我行我素,让人摸不清套路,的确是有这种可能。但也很有可能,是他在事败后想出这种说辞为自己开脱。”

“那你,可信他?”

谢瑶迎着他的目光,颔首道:“我信。恂儿说,今日是他的生辰。他只是想让我陪他过生辰。”

皇帝疲倦地闭上眼睛,长长地一叹。谢瑶知他心中已然有了决定,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唤人伺候皇帝更衣。

他沐浴梳洗完毕之后,果然召来崔光,拟下第二道圣旨。封大皇子元恂为平城王,送他回平城,永世不得回京。

这道旨意,暂时压着没有发下去。崔光瞧着是个君子,现在却越来越会做人了,悄悄地把这事儿跟谢瑶禀报了。谢瑶瞧着他那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做这样偷偷摸摸的事情,忍不住扑哧一笑。结果这一笑就把崔光给笑懵了,他真心以为谢瑶是受了刺激,气疯了。

崔光皱起了眉,颇有几分着急的样子,“娘娘,废太子心思难测,留着迟早都是个威胁,一旦将来他心生反心,对二殿下不利……”

谢瑶摇摇头,收起笑容,肃声道:“不,你错了。他不能死,起码不能因为本宫,或者因为恒儿而死。你别忘了,废太子毕竟是皇上的亲生儿子。无论他要以何种理由杀了废太子,都不能和禅心殿有关系。”

崔光如醍醐灌顶般,连忙躬身道:“娘娘所言极是,是微臣愚昧了。”

皇帝百年之后,二皇子继位为帝,到时候废太子若再有反意,或杀或囚,都不成问题了。

事情尘埃落定之后,谢瑶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回到偏殿去看两个孩子。还没进门,就看到有宫人在进进出出的搬东西。不及谢瑶询问,簟秋便上来禀报,“启禀娘娘,二殿下吩咐奴才们将三殿下的东西搬出去……”

簟秋话音刚落,就见三皇子小跑出来,向谢瑶扑了过来,满脸委屈地说:“母妃,二哥把我赶出来了!!”

二皇子向来爱干净,不爱别人打扰他,能容忍三皇子这个“混乱制造分子”这么长时间已经非常非常不容易了。谢瑶蹲下来含笑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问,“你二哥呢?”

三皇子气呼呼地说:“不知道!二哥没告诉我!好像是去东宫了!”

谢瑶柳眉微挑,若有所思地说:“东宫……”她放开三皇子,转身吩咐映霜,“准备肩舆,本宫要去东宫。”

任由三皇子在后头“母妃”、“母妃”的叫,一声一声喊的可怜,直到把皇帝招出来,他才老实。

皇贵妃的肩舆行的很稳,广阔的蓝天之下,谢瑶坐在肩舆上面一点点靠近东宫这座宏伟的宫殿,心情颇有些奇妙。

转眼间行至汉白玉阶梯脚下,肩舆停下,映霜扶着谢瑶缓缓走下。她并没有急着上去,而是对站在不远处的二皇子道:“恒儿。”

二皇子早已见到她来,施礼相迎。谢瑶亲自上前扶起他,和蔼地说:“来看你大哥的吗?”

二皇子摇摇头,“恒儿并没有进去。大哥此时,恐怕也并不想见到我吧。”

他和废太子之间的确是有几分情分,可是生于皇家,同母兄弟尚有兄弟阋墙的可能,更何况异母兄弟。所谓的兄弟情分,在明道皇权面前根本不值一文。

“那你是来……”

“儿子是想看看现今的东宫,记住它今日的模样。然后……”二皇子勾唇一笑,“母妃,你明白的。”

谢瑶想去摸摸他的脸,但怕二皇子不能忍,就改为拍肩。她微笑着说:“恒儿,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答应母妃,不要让我和你父皇失望。”

元恒郑重点头,脸上浮现出不符合年龄的沉稳,“母妃放心,我不会像大哥一样,将一手好牌打烂,最后满盘皆输……”

“也别太费心费力,仔细伤了身子。”谢瑶轻轻地笑,“恂儿曾经是有一些优势,只不过他不懂得如何利用。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恒儿,你要比他幸运的多。”

二皇子一怔,随即表示受教,讨好道:“是啊是啊。不说别的,我有一个这么好这么漂亮的母妃……”

“臭小子,怎么突然变得油嘴滑舌起来!”谢瑶娇嗔一声,道:“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安抚安抚你弟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