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番外三(1 / 3)

重生之盛宠 容默 2220 字 9个月前

番外三元恂

乌云蔽日,昭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元恂仰头看向母亲,似懂非懂地听她说话。

“只有这样,母妃才能活下去,你明白吗?”

大皇子其实不懂,为何一定要他忤逆父皇,母妃才能得以生存。可他还是点了点头。这世上或许有许多事情是他还不懂得的,但他明白一点,就是绝对不能失去母妃。

从他出生起,他的父皇和母妃就对他颇为冷淡,尤其是母妃……父皇也就罢了,对谁都不放在心上,可是他的母妃明明对旁人那样温柔和善,唯独对他,却冷漠如冰。

大皇子是宫中唯一的孩子,自然是锦衣玉食,被娇宠着长大的。可他心里从不满足。大皇子不止一次听到宫女姐姐们偷偷地在背后议论他,说他爹不疼、娘不爱,若不是因为他是唯一的皇子,恐怕连太皇太后都不会搭理他。

他年纪虽小,但已经知道这是些不好的话。他感到愤怒,一气之下,叫人将那乱嚼舌头的宫女杖毙。

头一回杀了人,他心里其实是很害怕的。夜里,他的寝宫那么大,只有他一个人住。元恂怕极了白日里死去的宫女来找他索命,他浑身颤抖,用锦被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缩在床角里瞪大双眼,直到天明。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处死宫女的第二日,母妃竟然来看他,夸他做得好。

大皇子将信将疑,抬眸望着她,“母妃,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我会不会太过分了?”

“不会。”林氏想伸手摸摸儿子的头,但到底是忍住了,绷着一张面孔道:“你若不信母妃的话,尽可以去泰安殿问太皇太后。”

小孩子对于母亲,有着天生的向往和信任。尤其是大皇子这般从小得不到爱的孩子,更是想用听话来获取母亲的垂怜。他对林氏所言深信不疑,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信!”

“这就好。”林氏进门以来,头一回对他露出笑容,“你父皇或许会为此事生气,但你不要害怕,他是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吓唬你罢了。”

皇帝看似对人冷漠,实则心地善良,若不是触犯到他的原则和底线,皇帝并不会轻易对人动杀心。所以大皇子这样滥杀无辜的行为,定然会让皇帝深恶痛绝。而大皇子不知悔改、不以为然的态度,更会让皇帝心寒,认为他小小年纪便如此暴戾,乃是本性所趋……

林氏满意地笑了笑,“我回去了。”

“母妃,别走!”大皇子从床榻上爬起来,飞快地捉住林氏的衣袖。

林氏低下眸子,淡淡地看着他的小手,不言不语,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大皇子在她的逼视下,慢慢地松开了手,垂头丧气的样子。

林氏突然温柔地对他说:“你只要听母妃的话,母妃就会常来看你的。”

小孩子向来好哄的很,心里藏不住什么事儿。听林氏这么一说,大皇子立即喜笑颜开,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

结果等皇帝召见他的时候,见他对处死宫人一事毫无悔意,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心里就不大舒服。

他教导大皇子,“宫人犯了错,或打或罚,教训一下便是了,不要轻易动杀戒,知道吗?”

大皇子刚想点头,转念间想起林氏的话,便梗着脖子说:“他们该死!”

皇帝皱起眉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你是皇子,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杀人。”皇帝顿了顿,狐疑道:“你年纪尚小,应当不会如此残暴行事,可是有人在你背后教你?”

大皇子心里发虚,忙说:“没有谁,是我自己想这么做的。”

他这样说,反倒让皇帝更加失望。

大皇子退下后,皇帝着人调查,最近有谁与大皇子走的近了。为人父母的,总觉得自家孩子都是最好的。所谓人之初性本善,皇帝本能地认为,太子会这样暴戾,绝对是有人在唆使他。

可调查出来的结果,让皇帝颇有几分无言以对。大皇子最近除了见过太皇太后和林氏,就没有旁人了。

太皇太后有心把大皇子当成继承人培养,自然不会故意将他带成一个暴虐之君。至于林氏,那就更不会了,有哪个做母亲的会这样教自己的儿子呢?

皇帝一时想不通,只能把此事归咎于大皇子心性若此,天生残暴,没有容人之量。

结果这件事之后,大皇子的暴戾随着年纪渐长愈演愈烈。幼时的元恂,尚有几分孩童的天真烂漫。可随着他渐渐长大,当真是没有半点讨喜之处了。他的嘴巴好像淬了毒的箭,锐利伤人,不留半分情面。

太皇太后是最早对他失望的那一个。随着谢瑶、谢瑾等人入宫,太皇太后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她们,期盼着一个带有谢氏血统的皇子能够继承皇位。

皇帝和大皇子的关系,也冷漠僵持到了冰点。

对于这些,大皇子统统不在意。

他在乎的是,母妃竟然又不理他了。

由于迁都一事,大皇子被关在寝宫里一年多。在这一年多里,父皇生着气,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