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最终话(1 / 3)

重生之盛宠 容默 2817 字 9个月前

最终话

景明三年,皇后诞下一女,取名元怡。

好不容易得来这个女儿,帝后自然将大公主视为掌上明珠。

作为宫中唯一的公主,元怡比两个哥哥还要受宠。神奇的是太子和三皇子之间虽然争风吃醋个没完,却一致地对元怡这个妹妹很是疼爱。

谢瑶看着小心翼翼地将妹妹抱在怀里的元恒,颇为奇怪地挑眉,“你当初对慎儿可没这么好啊……”

元恒悠悠看她一眼,不慌不忙地说:“母后何出此言?”

“臭小子别装了,过来。”

元恒撇撇嘴,抱着妹妹坐到谢瑶身边来。

“你老实说,你心里头打着什么算盘呢?”她看过太多的背叛和手足相残,生怕两个儿子走上先人的老路。“慎儿那个人你还不知道,他就是小孩子气,骄纵了些。你与他不同,你自小聪明懂事,所以你父皇才会选中你做太子,这一点不会因为慎儿得宠而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啊。”元恒笑眯眯地说:“儿臣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好。”

“哪里好?”

“我和老三闹腾些,就不会显得这宫里皇子少了。”元恒看着母亲,低声说:“儿臣讨厌那些劝谏父皇纳妃的家伙。”

谢瑶一怔,就听元恒语重心长地说:“母后放心,我和老三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不会动真格的。再说了嘛,打是亲骂是爱,我们兄弟俩的感情不就是从小到大斗嘴斗出来的?”

谢瑶品了一品,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她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她一直知道元恒是个很有主意的孩子,从小就精明狡猾得吓人,但又不失仁厚之心,的确是个做皇帝的好苗子。

他搬出这么多义正言辞的理由来说服她,谢瑶是当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由着他们兄弟俩闹腾去。

不过……“‘打是亲骂是爱’这种话,你从哪里听来的?”她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元恒无辜地眨眨眼睛,“母后说过的呀。嗯……大概是三年前吧,儿臣来给母后请安,听起您和三婶说什么,腰酸……”

“你不用说了。”

谢瑶迅速地打断了他,因为她想起来了。

她和翁幼雪是多年的闺中蜜友,说话不免随意了些,有回恰巧被元恒听去了。作为一个孝子元恒就用一种震惊脸问她“母后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谢瑶忙说不是,结果元恒更震惊了,“母后你怎么了难道是被人打了吗”!

谢瑶正不知道怎么解释呢,就听元恒用一种不可置信地表情说:“难道是父皇……”在他眼里父皇不是这种人啊!

当时元恒还不到十岁呢,谢瑶觉得此事少儿不宜,于是决定忽悠他,就说打是亲骂是爱,他们两个闹着玩儿呢……

现在看来,元恒分明是明白过来当时怎么回事儿了,故意臊她呢!

这个一肚子鬼主意的混蛋!

谢瑶气呼呼地反击,“你父皇是不用纳妃了,不过我觉得你……太子殿下,你今年虚岁也有十二了,要不要母后给你选几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送到东宫?”

元恒的脸,果然如她预料的一般一点点胀红,好像见鬼了似的,慌张地说:“不、不必了……”

元恒丢下妹妹,不好意思地告退了。

谢瑶得意地一笑,这个年纪的小鬼头最容易害羞了。不过估计再过两年开了窍,他就该没羞没臊了。

跟他父皇一样。

皇帝走进来的时候,就见到谢瑶抱着女儿在那里傻笑。都说一孕傻三年,谢瑶偏生隔几年生一个,这得傻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不过依了那句老话,傻人有傻福。在这深宫里,也只有谢瑶这样的有福之人,才能这样无忧无虑地傻下去。

“笑什么呢?”他低眸望着她,言笑晏晏。

谢瑶笑道:“恒儿刚走。我说要给他选几个美人,臭小子吓得溜走了。他这么狼狈的样子,这几年可少见。”

“你呀。”皇帝摇摇头,“你对儿子倒是不吝惜,别是把恒儿吓着了吧?”

谢瑶轻哼一声,“我也就只是说说,他还那么小,还美人呢……做梦去吧。”她顿了顿,突然抬眸看皇帝一眼,狐疑道:“怎么,莫不是某人羡慕起儿子,心痒难耐了?”

皇帝换好衣服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又胡说八道了不是?”他环住她的肩,弯下腰凑过来亲她的侧脸和嘴角。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蜗里,谢瑶抱着女儿腾不出手,就用手肘在他心口窝一戳,娇声道:“走开。当着女儿呢,也不知羞。”

他闷哼一声,却不离开,赖在她耳边低声道:“朕想你了。”

谢瑶的心跳陡然间加快,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轻轻瞥他一眼,“这是哪里寻来的鬼话,骗谁呢?咱们两个日日腻在一处,只怕皇上早就厌烦了我这张脸。”

“真的。”他搂住她的手臂收紧,头埋在她身上,深深地嗅。

谢瑶恍然间明白了什么,颇有些无奈地说:“好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