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1 / 1)

“不用大雁了,”话还没说完,便被谢琏抢话,“那不行,你、你且瞧着吧,我定不比旁人差,定能送你一对大雁!”

明珠伸手按在了谢琏的肩头,见他害羞的说不出话来,这才温柔道:“我的意思是说,大雁既然是忠诚的动物,你平白把它射下来也实在是忒狠了些,不如就让它们飞了吧,你既然有那份心,送一对雕刻的大雁也是可以的。再说了,我父亲最爱的还是些兵器兵书,你不如投其所好,也省的难为了你自己。”

他刚想摇头,说不难为的。可瞧见明珠,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他确实不想把那些大雁给射下来,之前怕明珠说他妇人之心,又怕她觉得自己待她不够真诚,可是一望进她的眼底,他便什么也不多想了。

只乖巧的将手中的弓箭扔在地上,低着头,双眸定定的带着羞涩的望着她。

“把头低一下。”明珠忽然开口,让谢琏忽的紧张的起来,他先是往四周看了看,接着又抿了抿唇,有些侥幸的想着幸亏他今日没有上火,唇不是干的,不然该被明珠嫌弃了。

随即,便听话的把头给低了下去,果然明珠踮起脚来,还用双手箍住他的头,紧张的谢琏立马把眼睛闭上。可唇上却冰凉一片,任何触感都没有,唯有额头那一处地方,带着些温热。

他慢慢睁眼,就望进了明珠的双眸之中,见她笑着道:“你且耐心等一等,三月之后,阿蛮便有妻子了。”

从她嘴里唤出阿蛮二字,总是特别的好听,直让他整个人都泡进了蜜罐子里。他忽的咧嘴笑了起来,再也不似之前的矜持。

从喜欢上霍明珠的那日起,目光便一直追随着她。看她在齐都的街头肆意大笑,看她不管不顾的出入各大酒楼花楼,她总是那样,像午时最耀眼火热的太阳,将他那颗被病痛被礼教束缚压抑的心脏也跟着滚烫起来。可是,自从见到她无意间露出的对自己厌恶的神情后,他也曾偷偷的蒙在被子里掉眼泪,第二日,却又下意识的去打听她的消息,打听她的喜好,眼巴巴的跟在她的身后去参加各种宴会,即使她的目光从来不会在自己的身上停留。

直到那日她落水,好像就是从那日开始,他那颗因为霍明珠而跌进冰川的心脏,一点一点被温热的手掌包裹了起来。她慢慢的靠近自己,将她的心扉打开,让他住了进去。从此后,便是生拉硬拽,也别想让他出去。

谢琏忽然捂住那被她亲过的额头,泪珠子一下子滚落了下来,低声道:

“嗯,我等着。”

山间草木,天上飞雁,都是诺言的见证。明珠将手覆到了他湿润的眼角,仿佛由此便能将两颗颤抖的火热的心脏紧紧相贴,她笑着回望他。

回了个好。

三个月之后,太子大婚,娶得是镇国大将军霍家的嫡小姐霍明珠。那一日,提起来人人都难忘。当真是红妆十里。一路上,音乐嘈杂,喜气洋洋,金银珠宝更是如雨珠轻洒,让凑热闹前来拦车的人开心的嘴角都合不上,但见珍宝玉器锦绣绮罗。

更别提那两位仙人之姿玉秀兰芳的太子与太子妃,只让旁的人瞧上一眼,都觉骄傲,只把两人真当那天仙下凡。

“天交织女渡河津,来向人间只为人。四畔旁人总远去,从他夫妇一团新。”

待到合卺酒饮,账帘遮下,与周公相会,这才终成恩爱夫妻。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 http://www.qishu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