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洞房(1 / 1)

简宝华的腿脚发软,忽的视线翻转,她整个人被赵淮之打横抱起。

落在床榻上的一瞬,宛若那一夜的梦境,简宝华红霞满面,羞得脚趾都蜷缩起来。

他的大手是如此的灵巧,轻易地就剥开了她的衣衫,露出了内里火红的肚·兜,那红彤彤的颜色衬得她肌肤如同上好的羊脂玉一般,此时那玉色肌肤因为羞涩带了淡淡的粉色。

他低头亲吻过她每一处的肌肤,她的肌肤柔软的不可思议。

她闭着眼,长睫颤着,好似不敢看着羞人的画面。

“看着我。”赵淮之开口,在简宝华睁开眼的一瞬,他的大手从肚·兜边穿入。

简宝华发出了小小的呼声,赵淮之倾身含住了她的唇,吞下了她口中溢出的声音。

他不紧不慢的节奏,他温热而粗糙的大手,折磨得她脚背绷起羞得想要闭上眼。

他却不许她闭眼,让她瞧着他们阴阳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简宝华被他欺负的长睫都沾了泪水,这床事不是进入就好了吗?他怎的一直亲她,摸她。

羞得她身上起了反应,长睫如蝶翼般兢兢颤着。

赵淮之满意地看着简宝华整个身子都泛上了红。

他从各种的春宫本子里学到的诸多本事,她既然是他的妻,他总要让她登上极乐才好。

忍着欲·望,他亲密地抚弄她,吻着她,让女子在他的身下娇喘连连。

“别怕。”赵淮之吻去了她睫上的晶莹泪水,挺入。

简宝华一瞬间有些僵硬,他细细亲吻她的面颊,让她不要害怕。

他们真真切切是融为一体了,她的双手被他十指扣着。

他动作不紧不慢,等她适应了之后,又如同狂风骤雨,折磨的她媚眼如丝,低低同他求饶。

龙凤红烛因灯蕊没有人剪去灯蕊,火蕊急速跳动着,朦胧映出了两人纠缠的身躯,一夜的被掀红浪。

第二日简宝华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蜷在赵淮之的怀中,她眨眨眼,就感受到赵淮之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早。”

缩了缩身子,简宝华有些不好意思,推了推赵淮之,“你先起。”想要用锦被裹住自己的身子。

赵淮之知道妻子是害了羞,昨个儿夜里事后也没有叫丫头,是他亲自给简宝华净了身。

赵淮之自己穿了衣服,见着简宝华伸出嫩藕一般的臂膀去够她的肚·兜与中衣。

一只手拉着锦被遮住胸前的风光,另一只手艰难去勾衣服,他瞧着有些好笑,伸手就把衣服递给了简宝华。

他们的婚事是由太后做主,早起吃过了之后就要入宫谢恩。

太后坐在上首,见着两人相携而来,赵淮之配着简宝华的步子,放得很慢。

两人奉茶给了皇太后,让她乐的合不拢嘴。

明德帝见着新妇,娇滴滴含笑的模样让他想到了当年的江宁王妃,那一年江宁王与新妇来太后这里请安的时候,他曾惊鸿一瞥,为之惊艳。

如今佳人已逝,眼前的一对男女,男的得了先王妃的星眸薄唇,女的娇美如同怒放的菡萏。如同画中走出的一对一般。

明德帝笑道:“母后,你绝不觉得如今的世子爷娶得妻子同皇弟一样,堪称是绝色。”

皇太后的笑容略略收敛,皇帝总是那么不合时宜,这样大喜的日子提到赵淮之的生母。

赵淮之并不介怀,如今有娇妻在身旁,对着明德帝说道:“微臣有记忆的时候,母妃身子已经不大好了,臣妻若有母妃当年的风采,堪称是我的福分。”曾经的父亲没有这样的福分,为了贺明莲这样的鱼眼弃了他娘这样一颗明珠,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皇太后上次了一个镯子,一对耳铛,原本以为今日里会送的是翡翠发簪,谁知道竟是一整套头面。

滴水翡翠分心,梅花翡翠发簪,最为让人惊艳的就是那金丝翡翠步摇,一粒粒的翡翠打磨的通透,用金丝坠着,有玉的温润大气又有金丝的奢华。

明德帝也是头一遭见到翡翠头面,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皇太后笑道:“这头面还是当年圣母皇太后送我的,我带不出这头面的风采,淮之媳妇与这套首饰我瞧着相称。”

又说了几句话,皇太后说道:“回去同王爷王妃敬茶罢,他们只怕也等了许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