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闹剧(1 / 2)

悠闲嫡女(重生) 沉云香 1325 字 9个月前

夜晚的风不似白日的温和,带了秋的凛然。

简宝华吃了两杯酒,面上还有些发红,刚开始的时候不用披风,等到走了几步,赵淮之就一定让她披上披风了。

让颂秋拿了嫩杏色鱼跃荷塘的披风过来,伸手一抖,长臂一展,就把披风披在了简宝华的身上,修长的手指灵巧地替她系上系带。

简宝华低头就可以看到赵淮之的白皙的手,抬头就可以在橘色的光下见着他长而卷的睫毛。

嘴角不自觉翘起弧度,心中被暖暖的情意塞得满满当当。

仰头呵出一口气,吹得他的睫毛颤颤,简宝华的眼眸弯弯如月。

“你喝醉了。”赵淮之无奈地说道,“要不就坐马车回去罢。”

“不要。”简宝华抓住赵淮之的手,此时月华初上,她含笑的眼的光华比月光还要美,赵淮之心中一动,低头就擒住了简宝华的唇。

简宝华本就只有三分醉意,只是有点上头想要同赵淮之撒娇,这样被赵淮之一亲,三魂吓去了六魄,就有了悔意,这会儿还在大街上。

赵淮之离开了娇妻柔软的唇瓣,见着她的面颊通红,瞪着眼看着自己,含笑说道,“不会让人看到的。”

伸手让简宝华闭上了眼,另一只手固定在她的腰间,又低头亲吻她的唇。

新婚那一日他把她在床上折腾的翻来又覆去,最后一双眼都是淡淡的水汽,一双手臂无力地勾住他的脖颈,让他不要再来了。

赵淮之那一日过足了瘾,知道女子初次承受身子也会受不住,这两日便没有折腾简宝华,就连亲吻也不过是蜻蜓点水一般,若是吻得缠绵了,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今日里她喝多了主动勾着他,让他哪里忍得住?

他的舌是如此的灵巧,固定在她腰肢的手掌大而热,两人紧紧贴着,她更是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

简宝华的面上更红了,这样的大街上被他亲吻着,就算是知道有侍从会把路人引开,她心中也是紧张的,生怕被人窥视到。

她抓着赵淮之的衣袖,把他的衣都拽的有些发皱,又不舍得推开他。

还是赵淮之停下了这个吻,他喘着粗气,最后的理智拽着他,让他不再做出其他的动作,这是在大街上。

“让我抱抱。”他的声音有情动的沙哑。

简宝华由着他抱着,面上通红,嗅着他的味道,闭上眼,夜晚凌冽的风也温柔缱绻起来。

等到赵淮之冷静下来,两人十指扣着,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

简宝华颇为喜欢和他十指相扣,她的手指四季都有些微凉,他的手掌温热,暖了她的手,暖了她的心。

因为喜欢这感觉,等到回到府邸的时候,还觉得回的早了些。

“你若是喜欢,我们晚上可以时常外出消消食。”赵淮之说道。

至于说现在,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紧闭了房门,衣衫褪去后随意地搭在屏风上,摇曳的火烛勾勒出床榻上重贴身影的两人,床榻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响,男子粗重的喘气声女子娇柔而压抑的声音,那被掀红浪的迤逦景色让窗外的月儿都忍不住躲在了层云之中。

第二日简宝华感觉到床榻旁的人的起身,下意识地就伸手环住了那人。

温香软玉在怀,如果可以赵淮之想早朝都不去了。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睑,“我得去上朝了,你再睡一会儿,等到下午事情我就回府。”

早晨他本就在床上多待了一会儿,若是再耽搁下去,只怕是要误了时辰。

简宝华听到赵淮之要上朝,原本脑子有些浑浑噩噩,此时清醒了不少,手臂撑起身子,“我……”

锦被滑落,露出了细腻白皙的肌肤,锁骨处残留着昨个儿留下的暧昧红痕。

赵淮之的眼眸幽深,偏生因为时间关系做不得什么,只得伸手按在了她的肩上,让她重新躺了下去,用锦被把她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你好生在床上躺着,好好休息就好。”

简宝华刚开始是有些羞涩,等到赵淮之伸手用被子把她裹好,她噗嗤一笑,在床上一滚,把自己裹得跟蚕蛹似的,含笑看着赵淮之,“那夫君就好生去忙,今个儿云安郡主说是要来找我。”

“好。”赵淮之低头亲了亲简宝华的额头,声音是说不出的温柔,“若是理藩部没什么事,我就早些回来。”

“这样会不会不好?”简宝华一愣,便说道。

“不碍事,新婚燕尔。”赵淮之笑道,“若是我一直忙到在外吃饭,只怕太后娘娘都要让人请我去宫里,好好对我说道一番了。”

简宝华抿唇一笑,想到成亲这般的大事,赵淮之这样的身份,松怠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单手托腮,“那我等你。”

赵淮之见着简宝华裹得严严实实,取了旁边的摇铃,清脆的铃声一响,就有丫鬟鱼贯而入。

有条不紊地取了热水,服侍赵淮之洗漱更衣。

简宝华看着他穿上朝服,说不出的丰神俊朗,对着他招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