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邱莹莹的婚事(1 / 2)

悠闲嫡女(重生) 沉云香 1186 字 9个月前

红笺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懂简宝珍了,及笄礼之后简宝珍让自己捎信给邱凌然!

她就算是模模糊糊猜到了自家小姐与邱凌然有了首尾,简宝珍也从未在青天白日里就让自己去邱家送信,约着邱凌然和她见面。

这之后,简宝珍还常常带着面纱外出,此时为了明年春闱进京赶考的学子已然不少,她竟是一一打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定的两个父母双全,其母亲都是蛮横而不讲理的,有一个才学最高,竟是寡母带大的,他的母亲是远近闻名的悍妇。

红笺刚开始还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经过绿澜的提醒,这才想起,这竟是为邱莹莹选定的未来夫婿。

简宝珍对镜的时候,就见到了镜子后红笺迷茫的神情,她转过身子,拉着红笺的手,“在想什么?”

“没什么。”红笺讷讷说道。

“红笺,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不是吗?”简宝珍温柔说道,“有什么话同我直说就好。”她面上的伤口这几日小心不见水,如今已经结成细细的血痂,伤口最轻的地方就连血痂都脱落,露出了嫩生生的肌肤。

简宝珍刚刚揽镜自照就是看自己面上的伤,见着不会留疤,心中松快了不少,也就有空同红笺说说话。

“小姐,你今天还要去各个茶楼吗?”红笺小声地开口。

“不了。”简宝珍抿唇一笑,“已经选定了人。”伸手弹了弹那张写了人名的纸张,“总要送给邱公子这些的。”

简宝珍见红笺的表情露出犹豫之色,便说道:“你可是觉得这上面的人不好?”

红笺略一抿唇,便点点头。

简宝珍开口道:“要知道,她最喜欢的就是才子,我列出的这三人可都是才学斐然的。”

红笺没有说话,但她的一双眼好似会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简宝珍低头笑了笑,之后抬头看着红笺说道:“红笺,如果撇开邱公子来看,你觉得邱家如何?”

邱家曾为富商,赚了钱之后就想着让邱家的子弟沾沾文人的气息,学了一代又一代都没有学出什么成果,反而把昔日里积累下的万贯家财都耗费的差不多了。

尤其是到了邱老爷这一代,他是个老学究,读书读了一辈子连举人都没有考上,邱夫人性情温和到懦弱,不善经营,邱家只剩下了京都里的一个宅院,还有一个布庄勉强供着一户人家,原先还有进项,等到邱莹莹十岁的时候,此时海外来的新鲜玩意,还有江南过来的新鲜花样不断,邱家这个布庄就从盈利到了入不敷出,邱家老爷甩手不管,邱夫人也不懂这些,就只能卖了布庄。

这布庄被恰巧被简宝华买下,好似点石成金,如今成了日进斗金的存在,这让邱夫人气病了,她在卖庄子的时候就病了一场,见着新东家做生意做得宾客盈门郁结于心更是重病一场。幸而邱夫人还不知道这布庄是简宝华买下的,不然只怕更是要伤得厉害了。

邱家卖了布庄,就彻底断了生活的来源,如今就靠着那布庄卖出的银子过活,若不是邱凌然争气,这邱家只怕彻底就要离开京都了。

邱家人不善读书,好似前几代人所有的读书头脑都聚集到了邱凌然与邱莹莹两人身上,他们可谓是歹竹出好笋。

想到了这里,红笺也得承认,若不是邱凌然,这邱家委实太差了些。原先邱家的老太爷还是礼部的一名六品文官,他今年初身子不行,只能告老,至此之后邱家上下都是白身。

简宝珍选中邱凌然就是看中他的才学,看中他在做九皇子的门客,只要九皇子登基,今后邱凌然能够位极人臣。

其实对于这桩婚事简延恩并不赞同,奈何简宝珍一门心思就在邱凌然的身上,肖氏也被简宝珍弄得没法,只能小心翼翼求到简延恩那里,说是这门婚事好与不好,简宝珍都自己认了,她看中的就是邱凌然这个人。

于是这一门亲事才定下。

简宝珍见着红笺若有所思,抿唇一下,“莹莹的学识好是不错,但是高门子弟有谁瞧得上邱家?若不然她也不会在段公子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了。”顿了顿又说道,“除了世家的底蕴,那就只有从寒门中来找才学出众的。红笺你没有读书,有一句话你恐怕不知道,那就是文章憎命达。这话的意思是……”

红笺听得云里雾里,好似听明白了简宝珍的话语里的意思,邱莹莹喜欢才学出众的,高门世家攀不上,就只能从穷人家里找,穷人家里若是有悍母才能够撑得住门面。

红笺最后被说服了,只是……“小姐,你还没有嫁人,会不会同邱公子说这句话不太好?”

简宝珍说道,“没关系的。邱公子若是听了我的去问了邱夫人,只怕最恼的就是莹莹了。”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微微眯起,邱凌然是一个十分好面子的人,若是知道邱莹莹竟然鼓动邱夫人去与段家夫人结交,只怕就恼火不成。她告诉段翮这个消息也有七八天了,只怕段翮也知道了邱莹莹自个儿去同段翮说的这桩事,只怕对邱莹莹恼怒的不行,只想要把邱莹莹快快定下人家。

想到这里,她嘴角微微翘起,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