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孕事(1 / 1)

悠闲嫡女(重生) 沉云香 1053 字 9个月前

平月知道世子爷的心上人是简宝华,常言道,娶到手了很多就没有了新鲜劲儿,可瞧瞧现在的这位,世子爷可是没有削减一丁点的新鲜劲儿。

屋里叮咚作响,奏响的《小儿戏具谣》是简宝华在奏琴,而做出烂漫天真状跳舞的不是旁人,正是赵淮之。

平月瞧着赵淮之做出的模样,眼角狠狠跳动一下。

赵淮之的模样显然也逗乐了简宝华,平月听到此时奏琴的简宝华笑声如同清越的银铃,双手放在琴上不再弹了。

赵淮之把手中的彩球一抛,平月连忙抱住那彩球。赵淮之对着简宝华伸出手,“别一直坐着了。”

“好。”简宝华的手放在赵淮之的手心里,也站起身子,此时她的小腹微微隆起。

她怀孕有三个月了。

简宝华是除夕夜在太后娘娘的宫里头的时候断出来有孕的,不仅仅是太后,圣上也是龙心大悦,才训斥完了九皇子,如今有这桩喜事临门,心情舒畅了不少。

欢天喜地的日子没有一个月,再次断平安脉的时候,才发现世子妃肚子里怀得是两个。

女子生产本就是要在鬼门关走上一遭,一次怀两个孩子生产的时候更是艰难,旁人的孕妇可以多吃些,简宝华的吃食都要斟酌一番。

既不能吃的太多,让腹中的孩儿生得过大生产困难;又不能吃的太少,孕妇没了力气生产更是可怕。

赵淮之作为男子,在简宝华怀孕的时候,从医书中从太医口中学到的女子生产的知识只怕比不少孕妇还要多。

赵淮之拉着简宝华的手,等到出房门的时候,细心替她理好披风,才让她踏出房门。

此时已经是阳春三月,前些日子下了一场雨,把苍绿洗出了让人心痒的新绿,嫩生生的枝叶蓬勃生长着,还有顶端的花苞也打着花骨朵,待到春风更暖一些,便霎时间吹出了姹紫嫣红。

“我想去雅苑,”简宝华娇笑着说道,“我今个儿特别想吃焖鸭掌儿,还想去雅苑看看景儿。”

赵淮之刚开始还试图判断简宝华这肚子里生的是男还是女,到如今就放弃了,前一刻想吃清拌鸭丝儿,下一刻就要吃貂蝉豆腐,还有一次馋葡萄干馋的厉害,足足吃了大半碗的葡萄干结果吃的多了又吐了出来,吓得他提心吊胆。

“好。”赵淮之说道,左右今个儿是休沐日,她想要去哪儿他都会陪着,更何况雅苑还是自家的产业,那里的吃食不用担忧。

出了城,简宝华想要下马车走一小段,赵淮之就让马车不远不近跟着,自己拉着简宝华的手慢慢踱步,若是简宝华想要上马车,也随时可以上马车。

简宝华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一次怀了两个孩子,所以和过往都不一样,还是因为赵淮之宠着她,她就格外任性些,此时把赵淮之的手握得更紧一些,面上一直挂着笑。

真到了雅苑,她又不大想吃鸭掌了,吃的是生烤狍肉、随上荷叶卷、红梅珠香、凤穿金衣、云河段霄等,这些怀孕前她根本不吃的菜。

赵淮之让人统共选了十八道菜,每道菜都只只有平常时候分量的三成,简宝华小口小口,最爱的就是随上荷叶卷全部吃完,其他的略尝了一口,也就吃的七八成饱了。

捧着绿茶,喝茶消食,有人进来说到邱家的公子与其妹妹邱氏就在隔壁。

墙壁上轻巧地抽去几块砖,就只有一层竹制的隔板隔着,邱凌然与邱莹莹两人的声音不算小,就可以听得到两人的话了。

“哥,不知道你给我选了一户什么样的人家!我自己带过去的嫁妆银子,想要与友人结社都不成。那老虔婆念叨了我许久,当着夫婿的面不说什么,等到夫君走了,就立即换了一副面皮与我说话。”

邱莹莹在立春这一日嫁人的,去年隆冬的时候定下的亲,定的是房县来的华斐,此人文采飞扬,诗词灵气十足,最为称赞的就是一手丹青之术,酒后挥毫泼墨,左手执笔画锦绣河山右手执笔落下《将军令》,令人惊艳,前些日子呈上其作品给圣上,龙颜大悦。

华斐也是三人之中家境最为贫困的一户,正是简宝珍替邱莹莹选的三位人选其中之一。

“住口。”邱凌然呵斥道,“你知道你在浑说些什么?那是华斐的母亲,你的婆婆,你应当当作母亲来看待的。”

“你让我怎么当她是亲生母亲看待?”邱莹莹说道,“我这双手是调香,写诗填词,最多给华斐红袖添香,不是用来洗衣做饭的!”

“不是带过去的有丫鬟吗?”

“她说,带过去的丫鬟太费银子了,华斐还没有做官,现在用不得这些,家里人也简单,我来做就好了。”邱莹莹的声音带着颤音,“前些日子是过年,总不好冬天腊月就让人走,加上也要让我上上手,就留了丫鬟一阵,谁知道我前天出门了一趟,回去的时候,两个丫鬟的卖身契都让她给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