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步步错(1 / 2)

悠闲嫡女(重生) 沉云香 1113 字 9个月前

简宝珍时常想,如果自己下定决心与邱凌然和离的时候,肚子里没有孩子就好了。

如果没有孩子,她会选择离开邱家,简家能够容得下姑母简琦,或许也能够容得下她,就算是容不下,也没什么不打紧的,老夫人面慈心软,简延恩也同样是如此,她跪着求一求,能够在庄子上得到简家的庇护,过上一生也是好的。

看着坐在木马上骑着晃晃悠悠的男童,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对着他伸出手,“玄儿,我们要走了。”

她如果生了一个女童,也可以离开邱家,偏生因为生的是男童,邱家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带着玄儿离开,这孩子在她的腹中长大,她感受到两人的血脉相连,她做不到生母肖氏那般,能够对孩子漠视。

简宝珍想要把自己有的,都捧来送到孩子的面前。

邱玄青却不愿意从木马上下来,“娘,娘,带马马走。”

“马车放不下。”简宝珍蹲下身子,对着邱玄青说道,“我们真的该走了。”看着木马,眼底流露出一丝为难,“真的带不走,等到了淮县,我再让人……”简宝珍刚想要说再让人做一个,想到邱家哪里还有钱?就换了一句话说道,“我再想法子给你做一个。”

邱玄青的小嘴瘪了瘪,他的那双大而澄亮的眼睛盈了泪水,“娘,我只有小马。”

邱莹莹此时收拾妥了东西,拎着重重的包裹,看了简宝珍一眼,嘴角讽刺,“嫂子,玄青还舍不得这小破马啊。”

邱玄青听到姑姑说他的是小破马,泪水啪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简宝珍抱住邱玄青,对着邱莹莹说道,“你发什么疯,对着孩子说什么呢。”

“我啊?”邱莹莹说道,“就是见不得你把孩子宠的不像话,娘里娘气的,哪里像是个男儿?”

简宝珍冷笑道,“邱莹莹,我警告你,别乱说!”

邱莹莹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地说道,“嫂子好大的威风,我知道嫂子瞧不起我,谁让嫂子的父亲是户部尚书,嫂子的姐姐也是江淮王妃呢。谁不知道当今的圣上最重视如今的江淮王了。”

江淮王……

明德帝早在两年前因服用了丹药忽然腹痛不已,来不及交代什么就撒手人寰。

当时陪着明德帝的是和妃杨蓉,她说圣上交代,关于继位人选早已放在正殿之中牌匾的后方,由首辅与其他几位次辅的见证下,果然发现了一卷圣旨,传位于二皇子。

赵泓泽当即就绷不住了,怎么会是二皇子?这圣旨有假。而其他人对着二皇子已经呼啦啦跪了一地。

九皇子从来只盯着二皇子,却不知道八皇子用着二皇子的名声,在淮河渭河发水的时候,督工放粮;在两广地区,兴办官学,推广医术;在江南富庶之地,绕开禁令于商人以便利,江南富庶更精益。

二皇子是民心所向,朝堂所向。是不是明德帝所向已经不打紧,赵泓泽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输得厉害,那和妃竟是二皇子的人。

明德帝之后是仁顺帝,因赵淮之让素来不对付的日和国与朝鲜国一般,做了大梁的附属国,于是就特地开了恩典,点了曾经的江宁世子封为江淮王,而看在江宁王爷守皇陵守得劳苦功高的份儿上,他的爵位降一级,封赵桓辰为江宁侯。

江宁王府出了一个江淮王,除了一个江宁侯,外人看着是风光无限,但是赵蹇铎知道,这是圣上的警告,赵淮之再也算不得是他的儿子,他与妻子不能插手赵淮之人前人后的事。

做了江淮王的赵淮之,好似又恢复到了昔日里游手好闲的时候,辞了官职,只领着江淮王一位的俸禄,每日里带着王妃,偶尔带着一双儿女在京都里的大街小巷出没。

江淮王年轻而有为,除了他的功劳之后,最让京都里的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与其王妃的事。

有人见着下雨天的时候,泥点飞溅到了王妃的裙摆上,他自己蹲下身子用手帕给王妃擦拭;炎炎烈日担心晒着了妻子的玉雪肌肤,竟是夏日里撑起了伞与王妃并排走着。

他们的一双儿女生的也好,如同小玉人一般,说不出的机敏可爱。

因为邱莹莹提到了江淮王,让简宝珍一瞬间有些失神。曾经的嫡姐与她现在当真是犹如云泥之别。

邱凌然是跟着赵泓泽的人,九皇子无法登基让邱凌然大受打击,他没有一官半职在身,说起来不过是九皇子的幕僚,九皇子被圈禁,他能有什么好下场?邱家人没有人擅长经营,跟过赵泓泽,明明得了不少的钱财,都散了干净,并没有留下什么赚钱的营生。

如今新帝提了商人的待遇,大梁如同那次开海禁的时候,焕发了勃勃的生机,人们才发现,被人视作倒卖,投机倒把的商人,竟是有如此的能力,沟通了南北,沟通了海外与大梁,让如今整个大梁到处都充满了机遇。

邱莹莹见着简宝珍失神,此时邱玄青窝在母亲的怀中,心中一股子恶气,就一脚踢飞了那木马。

“你!”简宝珍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孩子一颤,邱玄青抓着她的衣袖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