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 / 2)

抱歉,安娜 君当长乐 1130 字 4个月前

安娜偶尔会碰到那个……用绷带绑着一只眼睛的大哥哥……

他总是奄奄的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只有在看到织田作的时候,眼睛才会亮起来。

安娜每每看着他的时候,总是觉得……好寂寞啊……

大哥哥的眼睛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真的,好寂寞啊。

就像是彳亍行走在世间的孤单旅人,没有前路也没有归途,生而所有的,唯有那与世不同的疏离与格格不入。

她每次看着那样的大哥哥,总是觉得好难过啊。

心脏闷闷的,又酸又疼。

每次这个时候,她会呆呆的看着那个大哥哥好久,直到看的那个大哥哥回过头来看她,安娜才会下意识的收回视线。

而今天,

那个大哥哥又来了。

他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正望着窗外出神,他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安娜透过玻璃球去看他的时候,曾经看到过那是一双漂亮的鸢色眼睛。

像是摇曳在阳光下的鸢尾花,带着逐渐消散的露水,好看极了。

可是,那双眼睛却总是像这样,冷冷的,黯淡无光。

好像世间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灰色的无聊物体一样,不想注视,不想被注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就连他本身,也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一般。

*

这次,许是安娜看着他的视线过久了,少年转过头来看向她,一双鸢色的眼眸冷漠的不带一丝感情。

“你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他挑眉,薄唇漫不经心的勾起:“难道说,你这样的小不点也贪恋上了我的美色?”

言罢,他叹了口气:“虽然我是很好看没错了,但是我可不是那种会对yu女下手的衣冠禽兽,但……你长的很可爱,如果是想要和我一起殉情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同意的。”

他主动搭话,让安娜那种无形的紧张感消散了几分,她走过去笨拙的爬上少年对面的餐椅,略带疑惑的问道:“殉情,是什么意思?”

少年歪了歪头,听到她的问题后,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像是在谈论到极为感兴趣的事情一般,声线也多了几分热情。

“殉、情,就是两个人结伴死亡,为爱一起自、杀的意思,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

他兴高采烈的说着,全然没有用对待不知事孩童的态度去对待安娜,也没有丝毫带坏小孩子的负罪感。

他虽然带着笑,眼睛里却是完全违和的冷然和凝滞感。

然而,少年的话音刚落下,他对面的小团子就果决的给了他回答:“不要!”

闻言,他毫不意外的眨了眨眼,全然没有被拒绝之后的失落,只是神情奄奄的道:“好吧,又被拒绝了。”

然而,安娜的话却还没有结束,她神情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脱口而出的话也带了几分急色。

“不可以、自杀,大哥哥!”

言罢,她急匆匆的从裙子的口袋里掏出零碎的几枚糖果和一盒果冻,那是早晨她出门的时候,乱步给她装进口袋里的,一上午她一颗都没有舍得吃,现在全部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她肉乎乎的小手使劲伸展,将糖果推到太宰治的面前,软糯的话语带着焦急却掷地有声:“都给你,大哥哥不要自杀,如果死掉了,就、再也吃不到糖果了!”

太宰茫然的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清楚眼前的状况一般,他歪了歪头,看向桌子上包装统一是红色的零食,沉默着没有应答。

安娜见他没有说话,焦急的从桌子上拿了一枚糖果,然后从座位上下来,跑到了他的身旁。

“糖果、很好吃,不要大哥哥自杀,大哥哥好看、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她眼眶通红的看着少年,将糖果纸剥开后,小心翼翼递向少年。

太宰看着她踮起的脚尖和极力伸过来的手,被剥开的糖果圆滚滚的躺在她肉乎乎的手心。

太宰眸光闪了闪,鬼使神差的低头凑过去,将糖果含进了嘴里。

好甜……

他顿了顿,含着糖果口齿不清的对着安娜道:“味道还行,但是区区几个糖果就想觊觎我的美色,未免也太简单了。”

安娜茫然的看着他,似乎是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

少年看了看她,唇角微微勾起,漫不经心的对着她道:“除非以后,每周的这天,你都把你的零食上供给我。”

我就让你多看几眼我的脸。

闻言,安娜的眼睛一亮,乖乖的点了点头。

大哥哥说,只要每周送零食给他,他就会好好的活着,不去自杀。

真是太好了……!

人死了,就会被埋到地下,地下那么冷,还会有虫子……还会,再也无法重逢……

她想着想着眼圈又红了一圈……

安娜顿了顿,茫然的睁着双眼,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只要想到这里,她的心脏就会又酸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