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1 / 2)

抱歉,安娜 君当长乐 1189 字 4个月前

“安娜!”

小团子的脸颊因为在楼下吹过风的原因变得红红的,尾崎红叶走过去蹲在她的面前,用温热的双手捂着她冰冷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

安娜看着她,软软的开口道:“新年快乐,红叶。”

闻言,红叶的双眸蓦然只剩下了一片柔软的光。

港黑的氛围于外界不同,她也一直孤零零的居住,是以竟也没发觉,不知不觉的就这样过了一年。

“新年快乐,安娜。”她顿了顿,对着安娜身后的三个人招呼道:“不要站在那里了,快坐吧。”

因为没有意识到新年的到来,故而红叶并没有准备红包,她从办公桌上翻出自己的钱包,翻出厚厚一沓纸币,塞进了安娜的手中。

“给你,压岁钱。”

握着那么厚厚的一沓钱,饶是孩童心智的安娜也感觉到了不妥,她犹豫的转过头去看向福泽谕吉。

福泽谕吉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太多了,压岁钱图个吉利就好。”

但是,尾崎红叶却不这样觉得,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柔软可爱的孩子,金钱对她而言都只是无用的数字,她巴不得把能给的最好的都给了安娜,好让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

“不多,压岁钱就是要越多越厚才能压住邪祟不是吗。”说到这里,她轻柔的摸了摸安娜的头。

“要快快长大啊,安娜。”

恰在此时,坐在一旁的太宰笑眯眯的开了口:“新年快乐,红叶大姐。哒宰也还是个孩子,哒宰也要压岁钱。”

如果真的论年龄来看,太宰还要一年才十八岁,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确实还是个孩子,但是红叶可不吃他这套,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太宰就识趣的撇了撇嘴,不再言语。

最不自在的是他旁边的中也,也不知道怎么的,一想起安娜刚刚生气的看着他时眼睛里的谴责,他就下意识的跟在了几人的身后,一起走了上来。

于是,在另外几人融洽的氛围里,独他一个人如坐针毡一般。

此刻间,他的心底只余下了懊恼,不停的质问自己刚刚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的跟了上来?

还不如早点找森先生汇报完工作,早点回家休息了。

*

见福泽谕吉没有再说话,安娜这才拉开自己的小包包,把钱放了进去。

随后她掏出一个御守递给了红叶。

“新年礼物、御守,会、保护红叶!”

红叶接过御守后,听到小团子的话愣了愣,那孩子的双眼正亮晶晶的看着她,里面带着对她所有的美好祝愿。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御守,红色的绸缎上用金线绣着平安二字,普普通通的样子,还带着一股子神社里的檀香。

顷刻间,心脏处便柔软的化成了一股热乎乎的水流,来回流动着蔓延至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她伸手将小团子搂在怀里,用额头抵住她小小的脑袋,轻声道:“谢谢你,安娜。”

她将安娜放开后,安娜带着小包包又跑到太宰的跟前,拿出一个红色的御守递了过去。

“给大哥哥!大哥哥、以后不要生病了。”

太宰愣了愣,接过后才发现,御守上写的是健康二字。

怕不是他上次入水发烧的时候真的让安娜担心坏了,这才时刻想着这件事情,唯独给他的御守不一样。

太宰没有说话,笑眯眯的将御守收了起来,随后伸出手指在安娜软乎乎的脸颊上戳了戳,一戳一个小酒窝。

嗯,手感不错,以后有机会可以多戳一会。

被人时刻挂念的感觉真好,即使作为人间行走的黑泥精太宰治也不能例外,从安娜挡在他身前的那一刻起,直到收到这枚御守为止,他的心就一直热乎乎的,全然将刚刚来到港黑大厦前的跳楼想法忘得一干二净了。

安娜被他戳的很不舒服,伸手握住了他作乱的那跟手指,顿了顿,又看着他红肿的脸颊开口道:“还疼吗?”

他刚想摇摇头,旋即想到了什么一般,又捂住了脸颊期期艾艾的交换了起来。

“好痛啊,中也下手好重!”

“哈?!”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充当背景板的中也终于沉不住气了,他额上青筋暴跳着。

“我要是下手重,你现在早就已经在三途川了!”

他暴躁的开口道,说完后下意识的看向安娜,在看到小团子眼睛里的不赞同后,哼了一声别过了头去。

什么啊,他干嘛要在这种地方找罪受,和这只青花鱼坐在一起呼吸同一个室内的空气,简直就像身处臭水沟一样令人无法忍受。

他没有说话,但是太宰却宛如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将他此刻的想法猜的一清二楚。

“我也是哦,中也这只蛞蝓坐在身边,就连空气都变得污浊了,唔,好难过,快要无法呼吸了。”

“你这混蛋!”

一句话就将他激的暴躁了起来,太宰治总是这样,明明懂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