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1 / 2)

抱歉,安娜 君当长乐 1122 字 4个月前

安娜的身边没有吠舞罗的存在,只有一个让他看着很不爽的银发男人,那个男人还很可恶的和安娜长了父女像。

一定又是石板搞的鬼,但是具体目的他就没办法猜到了。

不用安娜告知他都能猜测到安娜失去记忆后流落到这个世界之后的遭遇。

密密麻麻的心疼从心底里悄然浮起,但是他面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显。

但是……能够再次见到安娜……

活生生的安娜……

已经很好了。

他就像是坠落在深渊中的绝境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干枯的内心里已经脆弱到了极点。

没有办法移开视线,没有办法离开对方。

生怕只要一眨眼,眼前的一切都会像梦境一般轻易的碎掉。

周防尊深深的注视着对方,伸出手粗犷的拍了拍安娜的脑袋,对着她道:“睡吧,还有很远的路程。”

安娜乖巧的点了点头,顿了顿后小心翼翼的依偎在他的身边,困倦的闭上了双眼。

这一天的奔波让她着实有些累了,就在周防尊开口前,她就已经困的眼睛都睁不开,脑袋都已经发沉了。

是以,一闭上眼睛,安娜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陷进了一场漆黑的梦魇里。

福泽谕吉虽然一直坐在副驾驶,但视线一直落在后视镜上,观察着那个危险的男人,竖着耳朵听他们的谈话。

但是,就算心里再难受,他也不得不承认,安娜和这个家伙的互动……真和谐啊。

尤其是……现在这个男人正在把自己破破烂烂的黑夹克脱下来,轻柔的盖在了安娜的身上。

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瑰宝一般。

安娜……在失忆以前是认识这个男人的吧。

福泽谕吉内心酸涩的想着,尽管失去了记忆,仍旧能在第一眼就毫不犹豫的朝着对方奔跑,抱住对方委屈的质问着怎么才来。

那是何等的羁绊,才能深刻的刻进灵魂里,失去记忆都无法磨灭。

完全……输掉了啊……

*

此刻,安娜在睡过去之后,便开始做起了梦。

梦境的主角正是她所召唤出来的这个男人。

画面的场景定格在一片废墟城市的残垣之间,红发的男人站在残垣的正中央,仰着脸望着天空上悬着的铁锈斑斑的深红色巨剑。

周围到处都是烈风扬起的飞沙,无数的尸体残骨掩埋在废墟之下,场面惨烈的已经不似人间。

不,这里是地狱,早就已经不是人间。

透过男人那双暗金色的眼眸,安娜看到破败的城市正一点一点的修复着,很快便高楼耸立,店铺有序的排列了起来。

看不清面容的人们也跟着活了过来,欢声笑语的穿梭在城市之间。

这是繁华的人间。

男人就这样佝偻着身躯站在剑下,就在这一霎那,天空上还在不停掉着碎渣的巨剑已迅猛之势坠落了下来。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和人们的哀嚎声,天地顷刻间付诸一炬,又回到了先前那副噩梦般的场景。

而那个男人始终站在原地,身躯佝偻神情痛苦,在这样无数次的坠剑,噩梦般的循环之下,他的神情渐渐的只剩下了麻木和痛苦。

而就在这时,男人的面前突然浮现起了几具血肉模糊的身躯,那样骇人的场景,让这样的噩梦更加惊悚了。

安娜看到,这几具尸首里,有一具甚至还长着他的脸。

不,也不全都是尸首。

那个她自己稍稍要比她大一些,但仍旧非常的瘦弱,只是,她苟延残喘的趴在地面上,一只断脚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那个孩子艰难的抬起头来,上留一息的苍白面容上,面带痛苦的在残垣断壁之间爬行着。

“mikoto……”

“mikoto……”

她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拖动着自己已经没有了知觉的下半身,身后留下了一道骇人的血痕,隐隐还能瞧见有掉落的血肉残渣。

很快,她便在残垣之间,寻到了一具已经无法辨别形貌的焦黑躯体。

那躯体的衣物,隐隐还能看出是一件黑色的夹克,破烂焦黑的让人无法辨别。

那孩子艰难的爬到躯体的旁边,带着无限的眷恋,依偎在一旁。

“好痛啊……mikoto……有点、害怕,但是没关系,有尊在的话……即使是死亡,我也会很勇敢的。”

她虚弱的呢喃着,话音刚落下,那孩子便了无声息的跌进了泥土里,一句话一声喘息都无法传出了。

然而,从始至终,那个男人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剑下,宛如一座雕像一般,没有言语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样宛如噩梦一般的场景不知道重复了有多少次,安娜甚至数都没办法数过来。

就在这时,男人忽然宛如一具再也没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