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1 / 1)

抱歉,安娜 君当长乐 997 字 4个月前

尊。

第53章 我从深渊前来复仇9

圣杯战争的第一夜,以saber的一只手被封印告终。

第二夜,lancer的御主所在的大楼被魔术师杀手炸毁,下落不明。

与此同时,教会也发布了对caster的捕杀令。这个消息自然被派出使魔,监视其他御主动向的罗曼收到了。

这天的清晨,安娜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天光破晓之际,留有余热的被窝里,还能感受到英灵的气息。

她睡眼惺忪的爬起来,穿上鞋子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卧室。

耳边是厨房传来的锅铲翻动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早餐的饭香味。

“阿吉……?”

安娜顿了顿,朝着厨房探头望去,隐约只能瞧见一个单薄消瘦的少年身影。

不是……阿吉……

她犹豫了一下,缓缓朝着厨房走了两步,对方听见响声后转过了身来,一双含着笑意的琥珀色眼眸就这样落在了她的身上。

“醒了?那就去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餐吧。”

那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少年人,褐发白衣,很是清瘦。

安娜的眼眸下意识的张大了几分,将对方那张俊秀的面容清晰的印入了眸中。

她记得这张脸,先前被那个能让人陷入幻觉的孩子攻击时,就是这个大哥哥将她救出来的。

而就在她走神的这几秒钟,对方的笑意越发的浓重了几分。

“怎么还看呆了呢?快去吧,马上就要做好了。”

一句话这才把安娜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思绪拉回来,她呆呆的点了点头,迷迷糊糊的走进了卫生间里。

等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坐在餐厅里吃着对方做好的煎蛋了。

其实十束多多良的厨艺算不得好,他总是这样对什么都感兴趣,但又没办法长久的坚持下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什么都懂点,但又什么都不精通。

吠舞罗里担任厨子一职的向来是草薙出云,但现在他不在,十束多多良也只好临时上岗了。

周防尊大清早的就出去转了一圈,知道十束会做早饭,所以赶着饭点回来的。

罗曼和福泽谕吉相继起床后,一出房门便看见了这一家三口和谐的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情况。

罗曼对此倒没有多大的意外,之前他就发现了安娜的身上不仅有封印似乎还寄宿着某个灵体,但对方没有恶意所以他就没提。

但是……

这样的场面,对于昨晚被抢走“抱枕”的福泽谕吉而言,无异于暴击了。

怎么又来了一个?!!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吸崽了!

他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默不作声的看着十束多多良,神情晦涩到,没有人知道此刻的他脑海里究竟在想什么。

而就在此时,那个白衣的少年在听到他们出门的动静后,半侧过了身来,脸上带着笑意,语气温柔的开口道:“起床了吗,那一起来吃早饭吧,我已经做好了。”

对方的神态和语气都轻柔的不带任何一丝攻击性,周身的气息也非常的让人舒适,丝毫无法让人反感起来。

只一眼……

福泽谕吉便一句不善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郁闷的去刷完牙洗完脸,随即乖乖的坐在餐厅里吃完了早餐。

嗯……这个煎蛋做的没有他好吃。

他的地位暂且应该不会动摇!

毕竟福泽谕吉才是正儿八经的饲主,一个英灵以及一个幽灵,拿什么跟他争!

*

等早餐吃饭后,那个少年才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

“我的名字叫做十束多多良,活着的时候是那孩子的家人。”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看着身边的安娜,眸光倏忽间便柔软了几分。

随后,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福泽谕吉,带着谢意开口道:“谢谢您对安娜的照顾,非常感谢。”

此时的福泽谕吉正双手环胸坐在他的对面,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双翠色的眼瞳熠熠生辉。

“不用谢,安娜现在已经是我名义上的女儿了,照顾她是我应该的。”

尽管对眼前的少年再有好感,但是该宣誓主权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后退。

一句话说的十束多多良脸上的笑容便僵硬了几分。

他眉眼微敛,又笑了笑,琥珀色的眸子清浅的像是一汪春水。

“不论如何,还是要感谢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