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1)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073 字 4个月前

“你是遇到事了?”

陆以没说话,只是撑着头看闻兼明。

“如果你想,可以跟我说说,或许不能帮你,但说出来或许会好过点。”

“我不想说。”

闻兼明目视前方笑了一下:“那也行。”

“我想接吻。”

“什……?”闻兼明侧头时,陆以已经凑了过来,距离太近,他没法躲开,下一秒,陆以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一股酒臭味儿,真脏,闻兼明皱眉,他赶紧把车子的速度降了下来。

陆以并不只是贴一下就完事儿了,他含住闻兼明的下唇,舌尖从他唇边舔过,又吮吸了一会儿,去撬闻兼明紧闭的齿关。

可是闻兼明并不松开,只侧头看前面的路况。陆以撬了一会儿,移开了一点,命令道:“张嘴。”

“我在开车,危险。”闻兼明面不改色地说。

陆以勾着唇角笑了笑,突然升起一点恶作剧的想法。他把手放在闻兼明大腿上,一寸一寸抚摸着往上移,手心隔着薄薄的夏裤,和他体温相接,热得发烫,能感觉到他踩动刹车时腿部肌肉的运动。

陆以移到了他大腿根……

(略)

他感觉自己意识也有些迷糊,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后劲儿,他也环上对方的腰,喃喃地小声喊了一声“锦文”。

--

闻兼明把陆以弄回家,给他洗了澡,喂他喝了醒酒汤,一直忙到大半夜,才把人好好送到了床上。

陆以躺在床上,还是觉得头晕,浑身又沉又轻,但他还有些意识,也知道刚刚闻兼明为他忙了大半夜,他闭着眼轻轻地给床另一侧的闻兼明说:“今天谢谢你了。”

“这声谢受之有愧,”闻兼明一本正经地说,“今晚你没能爽到,车里那种环境有些影响发挥。要不要现在补上?”

陆以无声地笑:“不用了,我有点累。我说的是你来接我,照顾我。”

“这些都是小事,不过以后不要在我开车的时候干这种事,真的很危险。”

陆以笑了一会儿,答应道:“嗯。”但心里想的是,闻教授一向假正经,现在又添个得了便宜还卖乖。

静默重新降临在两人之间,又过了一会儿,闻兼明问道:“你刚刚叫的那个人是谁?”

“什么人?”

“锦文。”

陆以突然僵在了床上。

他刚刚叫了其他人?还叫了程锦文?陆以一点印象都没有。但闻兼明说出来,他又觉得好像自己的确叫了。这可真是尴尬到了家,他怎么老在闻兼明面前丢这样的脸。

“对不起,以后我注意点。”陆以只能这么说。

“的确感情上会有点不好的体验,不过也还好。”闻兼明顿了顿,又问道,“我跟那个锦文长得很像吗?”

“不像。”

“那就是气质感觉很像?”

陆以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样的话题,他只是沉默着。

“闻兼明,你别这么说。”

闻兼明侧身,把陆以往自己怀里搂了搂,一手撑着自己脑袋,一手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温言细语地说:“你别有压力,我早知道你看着我的时候是在看着其他人,但这并不重要不是吗?同志到我们这个年纪差不多也明白了,人与人之间不过是相互结伴走一截路,什么时候相伴的路走完了,也就散了。”

“同伴的心在哪里,感情在哪里,这都不重要,只要以后想起自己这段人生旅程身边陪着的人是你,这就算有了回忆。我们彼此作伴,互不相欠,大家都宽容一些,尽量让这段时光美好一点,你说是吧?”

陆以把闻兼明梳理他头发的手放到了自己腰上,“嗯”了一声。

程锦文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渴求梦想的路是孤独的,还好他身后就有触手可及的体温。

这么想着,陆以转身搂住闻兼明的腰。

第5章 又咸又苦,脏死了

周一一大早,陆以手里捏了罐咖啡,睡眼惺忪、呵欠连天到了公司。

“老大,你又来这么早啊?”

“陆总,您突然变得这么勤劳,是打算把咱公司往上市公司做啊。”

“滚你的蛋。”说着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眼睛都憋红了,“有什么要我处理的,拿过来吧。”

设计总监先是拿了设计方案进去,没多会儿出来,路过金熙,金熙扯了扯他的衣服:“老秦,老大心情怎么样?”

“不错啊。”

“不错吗?”

不该啊,上周五晚上那么喝酒,按往常的经验,他这种低迷的状态会持续一周左右,这次竟然两天就好了,事出反常啊。

“是不错,我还能走眼?初稿一次通过,这种概率十分之一。”老秦笑着,跟金熙竖拇指,“熙姐有什么噩耗现在就去说吧,老板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