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69 字 4个月前

一坨咸蛋黄突然卡在了陆以喉咙,他锤了好几下胸口,又猛喝了一口小米粥,粥还没凉下来,烫得他直吐舌头……

好在回笼觉一睡,他也不再纠结这件事了,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关心、照顾、爱护,无论里面到底注入多少真诚的感情,只要别人这么做了,就是该珍惜和感激的东西。

一口气睡到中午,陆以终于神清气爽,彻底清醒了。他在家吃饭洗澡,收拾妥当准备去公司。

房门一拉开,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直愣愣盯着他,吓了他一大跳。

“你找谁?”

女人的长相不错,个子也挺高,衣着光鲜,包也是个耳熟能详的牌子,就是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哪两个灰色的大眼袋。

见陆以开门,她伸头往门里瞧:“闻兼明呢?”

陆以有些警惕,朝房门正中移了一步,挡住女人的探究的视线:“你是谁?找他什么事?”

女人往回撤了一步,讥诮地翘着唇角,抱着胳膊上下打量陆以。

陆以被她这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在撇开她去电梯和关门回屋中间犹豫片刻后,选择了前者。他拉上自己家门,正越过女人时,她再次发话了:“闻兼明没跟你说过吧,他结婚了,”陆以脚步一顿,随即眉头深皱,女人的话还在继续,“我是他老婆。”

陆以心里涌起一种非常不适的感觉,但他马上又想到,不管这女人的话是真是假,他是没错的,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于是理直气壮起来。

陆以停下脚步,选择正面眼前这女人:“这件事闻兼明的确没跟我说过。他现在不在这里,你打他电话吧。”

“他不接我电话。”

“那我也没办法。”

陆以打算走,他跟这女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女人一把拉住了他,嗓子拔高:“你睡了人家老公还这么理直气壮?”

“……”

“第一,我不知道他是你老公,第二,你到底是不是他老婆还得他才知道,第三,我也没睡他。”明明是那混蛋睡的我。

他妈的,怎么会遇到这种破事儿。圈子里倒是也有不少骗婚gay背着老婆出来玩,特别是年纪大一些的,陆以从来对这种人敬而远之,并且内心十分唾弃。

他万万没想到闻兼明竟然也是骗婚gay中的一员,而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连在他这儿住了一个多月不回家,陆以那次晚上去他家里帮他收拾点东西,里面也完全是单身男人的物件和陈设,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这么个老婆的?

女人生怕抓到的小三跑了一样,双手掐住陆以的胳膊:“我不信,你们肯定睡了。我还不知道闻兼明,成年累月不回家,就是跟男人鬼混。”

陆以有些烦:“既然你说闻兼明是你老公,那你去找他吧。”

“那个忘情负义的东西根本不搭理我。”

陆以掏出手机:“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女人情绪突然变得更激动了,她不管不顾地伸手去抢陆以的手机:“你还是不信我是他老婆?我给你看我俩的结婚证。”她突然开始翻包,真从包里翻出一本结婚证,贴着的照片其中一张的确是闻兼明,不过是年轻得还有些稚嫩的他。

陆以心下一沉,同时感觉这女人的举动很奇怪,就是抓小三,谁会随身携带结婚证。

“看,我们的结婚证,这下你信了吧。”说着她又去抢电话。

电话通了,但闻兼明没有接,直接挂断了,应该是在上课没空。

陆以只好把手机收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女人,情绪也有些不好:“我真的不知道闻兼明结婚了,我和他也不算在一起,等会儿联系上他,我就让他从我家搬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陆以感觉他这通电话没打通,女人反而松了口气,继续朝着陆以怒目相对:“你以为这就完了?他不找你也会找其他人,他不会回家的。”

“那我就管不着了。”

“你怎么这样……”女人嘴巴一撇,似乎带着哭腔,“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坏透了。”

陆以电话响起来,女人的哭腔止住了片刻,但电话是金熙打的,提醒陆以下午约了客户,现在该起床上班赚钱钱了。

陆以嗯啊两声,就挂了电话。眼前的女人又继续哭。

陆以烦躁地挠着头发:“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女人抽抽搭搭地说:“你肯定不知道闻兼明有个生病的妈吧。他让我在家照顾他妈妈,他好在外边鬼混,也不给我生活费,不接我电话,还成天躲着我,他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现在家里山穷水尽,他妈妈吃药都没钱了,他还躲我,甚至都躲到男朋友家里了,所以这件事你也有责任……”

“……我不是他男朋友。”

“我不管,他得给我生活费。”

“那你去找他啊。”

“他躲着我……要不然你先给我也行,等闻兼明回来,你问他要。”

跟这么个女人在门口拉扯实在不好,下午还有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