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 / 1)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080 字 4个月前

陆以拉开厨房门,闻兼明头也不回:“你下午没回我信息,今晚就吃鳗鱼饭行吧。”

“嗯,行。”

他看闻兼明把一条粗长的河鳗按在砧板上,熟练地剔骨取肉,心里想着要不要现在就说他老婆的事。

骨肉成功分离,闻兼明回头:“出去等着吧,四十分钟后吃饭。”

陆以光是“嗯”了一声,但是倚在门口没动。

“饿了?冰箱有水果和蛋糕,你可以先吃点。”

“没饿。”说完,陆以拉上门,转身走了。他心里想着,这是两人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先好好把饭吃了吧,闻兼明从来都把吃饭看成是头等大事。

四十分钟后,鳗鱼饭、鱼排豆腐汤和一份蔬菜沙拉端上了桌,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以往陆以吃饭时总会开着电视,但自从闻兼明来了后,就不让边吃饭边看电视。一般两人会边吃边聊上几句,但今天的饭桌却十分沉默。

吃了一会儿,闻兼明问:“公司遇到麻烦了?”

陆以抬起头:“没有啊,怎么?”

“没什么,看你情绪不太高的样子。饭菜不合胃口?”

陆以摇头:“不是。”

问过这两句,闻兼明就没再继续问下去。能说的陆以自然会说,不想说的,他也没必要过度打听,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吃完饭,闻兼明收拾碗筷去洗碗,却被陆以按住了手。

“闻兼明,我们谈谈。”

闻兼明重新坐下:“好,你说。”

“你……那什么……”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没关系。”

陆以又沉默,他发现除了难以开口之外,他心底某个地方被刚刚的吞下去的热饭热菜拉扯着,有些舍不得。

“是觉得我住在这里,还是应该付一部分房租是吗?这地界儿租金挺高的。”

“不是这个。”

“那你说。”

“……你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陆以这话出口,他立马看到闻兼明皱起眉头,一脸厌烦的表情。从这个表情来看,即便那女人的话很违和,但至少这点是真的。

“何文初来找你了?”

“她没说她叫什么名字,就说是你老婆……还给我看了你们的结婚证。”

听到这儿,闻兼明嘲讽地冷笑了一声:“是的,她是我形婚妻子。她找你要钱了吗?”

“……没有找我要,说找你拿生活费。”

“你别搭理她。”

这么两句话并没能打消陆以的顾虑,闻兼明也不想多谈这件事,但看陆以明显有些责备的眼神他还是多解释了两句:“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手有脚,凭什么我要给她生活费,再说,我们本来只是形婚,没有正常夫妻对彼此的义务。”

“她说你妈妈生病了,她在照顾。”

听到这话,闻兼明厌烦的脸上升起一些愤怒,但也控制着,没对陆以发脾气:“你看她那样子像是会照顾人的吗?”闻兼明把手撑在饭桌上,叹了口气,“她找到你这儿来,给你添麻烦了,实在很对不起,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不知道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我跟她的事情很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总之,以后你看到她别搭理就行。”

“怎么说她都是你老婆,哪怕是形婚,你们也在一张结婚证上,有法律规定的义务。”不止眼神,因为闻兼明这番冷漠的话,陆以话语里也有了些责备的味道。

闻兼明盯了他一会儿,问:“所以你给她钱了?”

“给了一些。”

“多少?”

“三千。”

闻兼明掏出手机:“我把这钱还你,但下次别再干这种事了。”

陆以突然有些发火:“闻兼明,现在是这个问题吗?”

“那你说是什么问题。”

“你结婚了。”

“我再说一次,我和她是形婚,我也没有背着老婆偷人。”

陆以不知道闻兼明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避重就轻,不管哪一种,都让陆以觉得很火大,他用力抓着桌子边:“你是不是形婚、是不是偷人我不知道。但你结婚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告诉你干什么,你也要跟我结婚吗?”

“你……”陆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不觉得你骗我很不对?”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你有问过我的婚姻状况?”

“……”陆以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着那股冲头的怒气,用最后一点成年人的得体道,“行,是我的错行了吧。”

闻兼明并不认同陆以对他的这些指责,他有很多理由来反驳,但是没想到陆以突然承认他错了,他那些在喉咙里争先恐后往外钻的理由突然急刹车,全部堵在他喉咙口,堵得他有些呼吸不畅。

“闻兼明,你从我家搬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