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529 字 4个月前

做一次大扫除比一口气做完一整套有氧运动还累,但闻兼明总是乐此不疲地干这件事,特别是心烦意乱的时候。在动手整理房间的过程中,也是把乱糟糟的思绪和烦恼重新整理归置的过程。

然而今天却没能达到这个效果,房子整理好了,却仍然思绪烦乱。直到他泡了杯红茶孤零零坐到沙发上的时候,他才觉察到这种心烦意乱不是因为何文初,而是因为陆以。

人常常是很矛盾的动物,一方面不喜欢有人侵入自己的生活、打乱习惯的脚步,另一面又会感到孤单,想要别人的陪伴。

闻兼明把自己感到的这种孤单定义得很准确,孤单不是孤独,人生来孤独,这种灵魂体察到的东西无法分享,也不可缓解,只能独自承受。

孤单是一种更浅层次的东西,只要两个人就能缓解这种孤零零的状态。陆以是个很好对象,他提供陪伴的同时对闻兼明没有任何要求,是闻兼明短暂地同居过的对象中最完美的一个。所以深夜他躺在床上时,还在为此遗憾。

第10章 孤立和边缘化

从闻兼明自己家出发去学校时,走正门要便利很多。正门南门和后门北门在两条不同的大街上,如果不横穿学校,要从正门步行到后门需要四十多分钟。所以尽管陆以家就在校外,这段时间,闻兼明一次也没有偶遇过他,并且以后也几乎没有偶遇对方的可能。

两人分开已经十多天,闻兼明已经又重新习惯他那规律单调的单身男人的生活。

到了午休时间,其他老师纷纷去学校食堂,只有他从冰箱拿出自己的饭盒塞进他自带的微波炉里。冰箱里每一层都塞满了其他老师的水果、饮料,只有他这一层除了他的饭盒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年初新来的助教,一个姓李的姑娘跟他招呼:“闻老师又带饭啊。”

“嗯。”闻兼明对她点点头。

“啊,好香啊,闻老师真贤惠啊……”

她话没说完,就被另一位同事催道:“小李走吧,晚了菜没了。”

“那我们先走了。”

两人走出门口了,还能听到另一个同事批评小李干嘛去跟那姓闻的说那么多,要尽量离他远点之类。

随着楼道里声音逐渐静下来,闻兼明从微波炉拿出带的饭菜,旁若无人吃起来。

想他初来这学校,二十五岁的海归博士,谁见着不夸一声青年才俊。他不仅得到同事和学生的喜欢,也深得领导的信任和栽培,讲师刚够年限,立马就评上了副教授。按照这神速发展,四十岁就做到文学院院长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他一帆风顺的职业生活,在他的性取向被何文初闹到学校后便戛然而止了。此前诸多嫉妒他、和他一起争夺职称的同事开始落井下石,器重他的领导找他谈过几次话后,便把本来打算给他的项目和机会转给了其他人。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开始在私底下传播,他也逐渐被孤立和边缘化。

反倒是那些让他挺烦的学生,还坚持不懈地喜欢他,但被学生喜欢这件事只会让他更烦躁。

他刚吃完,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信息。

“老师,在吗?”

闻兼明有些不快皱起眉。小组作业陆续布置下去,已经明确告诉学生这个成绩会纳入期末。这两天找他的学生暴增,对于学生们的讨价还价他一向很讨厌。

“有事就说。”

“没什么事啊,就是告诉您,您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感,不过人到中年脾气这么大可不太好哦。”

闻兼明眉头皱得更紧了,比讨价还价更讨厌的学生就是觊觎他的学生,而这个学生已经骚扰他有一段时间了,被他拉黑了一个又一个账号,又总能找到新的号加上他。

当老师有一点很讨厌的是,他必须公开自己的联系方式,尽管他用两台手机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开,但仍然阻止不了这种信息。

“我对你毫无兴趣,别再给我发这种信息了。”

“你都没见过我,怎么知道毫无兴趣,要不我们见个面吧?”

“不见。”发完闻兼明再次拉黑了这个号,无力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大概又能清静两天。

刚当上老师那会儿,他在学生面前还有很多耐心,但后来发现他越是忍让,这些比他当时小不了两岁的学生越会蹬鼻子上脸,开轻浮玩笑、要联系方式,甚至邀约他的事情层出不穷。

闻兼明很清楚,和学生扯上师生之外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就愈发冷硬起来。学生都在传,文学院的院草教授是个心狠手辣的冷面阎罗,挂科从不留情。但这实际给他省了很多事,不仅大家都把他的课当回事了,也收起了对他的觊觎之心。

只有这个学生,来来回回骚扰他好几个月。从开始匿名给他送这送那,到信息表白试探,再到现在明晃晃的骚扰。

要是遇上闻兼明刚进校那会儿,说不定还真会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这些年,闻教授已经练就一颗油盐不进的铁石心肠,送礼不收、表白拒绝、骚扰拉黑,更重要的是,对这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