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397 字 4个月前

那楠摊着手:“你连看都没有正眼看我,不要这么快下结论嘛,我知道你是弯的。”

闻兼明正眼看着他,不得不承认,小子长得挺可爱。不过他说话时一股吊儿郎当的样儿,那种轻浮的气质,闻兼明不喜欢。

闻兼明懒得跟他扯这些,若有所思看着他:“你从哪儿知道我是弯的?”

“啊,真是啊。偶然听到我们导员跟隔壁导员聊天……”那楠笑起来,“哈,竟然不是谣言。”

笑完后,他打量着闻兼明,目光开始变得有些露骨。闻兼明还没有在光天化日下被这么打量过。在某种场合里,被这么看或许是一种情趣,但在学校大门,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学生,这让他感到十分不适。

“别年纪轻轻就跟个跟踪狂似的,再说一次,不要跟着我,不然我报警了。”

或许是被报警威慑,也有可能是从闻兼明眼里看到了真实的厌恶,那楠撇了撇嘴角,没有再说什么,也终于停下了脚步。

真是,烦人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闻兼明练了一个半小时,出了一通汗,心情也好了一些。

在练完洗澡的时候,隔间的门突然被暴力拉开,正弯着腰搓下肢的闻兼明闻声抬眼,先是看到两条粗壮的大腿。等他目光刚移到腹肌上时,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还以为这间没人呢,兄弟,不好意思啊。”

闻兼明抬起头看这人的上半身,胸肌练得很发达,见闻兼明在看他,反而有些炫耀地抖了几下胸肌。

闻兼明:……

“可以把门关上吗?”

门终于关上了,闻兼明刚松口气,外面那人又说:“兄弟,你练得不错哦,就是肌肉小了点,我跟你说xx蛋白粉很有效。”

“不用,谢谢!”

“再跟你商量个事儿,”陌生男人把脑袋从被他弄坏的门缝伸进来,“你可以洗快点不,没空位了,我下午有点急事儿。”

……

从健身房出来,闻兼明垂头丧气走在热气腾腾的树荫下,果真人倒霉了什么离奇的事都能遇上,还偏偏挤在一起发生。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被一个陌生的壮汉激起了欲望。

天气很热,他心里也躁得慌,阶梯教室的空调也无法让他冷静下来,一边跟着课件照本宣科,脑子里一边播放限制级画面,其中最清楚的,也就是最近发生的,和陆以在一起的那些。以至于下课后,他不得不在讲台前坐了一阵。

明天又是周六,已经快两周了,难怪会这样,看来还是得找人解决一下。

第11章 寂寞是一样的

夏日上午明亮的光线从窗帘的缝隙照进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光斑逐渐移到躺在沙发上熟睡的陆以脸上。

陆以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但片刻后,光斑再次移到了他脸上,陆以随便扯了个东西盖住自己脸……

一分钟后,他一把掀开脸上带着酸味儿的脏t恤,坐起来呼了两口气,抓过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陆以困倦地坐在沙发上,按着太阳穴。

周六的上午,到处都静悄悄的,但沙发上成堆的脏衣服、桌子上的食物袋子和空饭盒、地上的啤酒罐,已经在这极短的时间里闯进了他的眼睛。陆以在这种寂静中恍惚了几秒,换了一头,重新倒在了沙发上。

只要睡着了,这个脏乱的世界和宿醉后的不适就和他没有关系。

只是重新躺下后又睡不着了。

之前那个图纸的问题扯了快两周才终于解决,老秦确有失误,事后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昨天周五就说请客吃饭,陆以自然又喝得酩酊大醉。

金熙拿他电话没有找到闻兼明,因为不会再联系,陆以就直接删掉了对方所有的联系方式。金熙让他自己打电话叫人,陆以不想说和闻兼明掰了的事,更无法解释两人的实际关系,只好装作不省人事。既然装就要装到底,最后金熙骂骂咧咧把他给抗上楼来,把人扔到沙发上。

金熙一走,他跌跌撞撞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大吐特吐,吐完后胃开始难受,继而心里也开始难受,最后怎么在沙发上睡着的,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肚子开始叫,胃酸过度分泌,如果不吃点东西,一会儿准会胃痛。陆以只好起来,拉开冰箱,里面除了一颗已经蔫掉的白菜空空如也,这颗白菜还是两周前闻兼明买的。陆以甩上冰箱门,转而去电视柜里翻出两颗止疼药吃了,拿起手机开始点外卖。

他拉开阳台的遮光帘,又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只是在明亮的光线下,屋子里的脏乱更无处遁形。家里为什么会这么脏?脏到了连陆以都已经无法忍受的程度。简单想了两秒,他才记起是闻兼明把他的保洁给辞退了。

陆以拿手机给之前的保洁员打电话,对方说她已经另有客户,让陆以直接和平台联系,重新下单。陆以又只好在平台重新下了个单,选了个能最快来的。

下午三点,一个矮矮圆圆的大婶背着大包拎着洁具上门,一进屋就大吃一惊:“哎哟,小伙子,你这家也太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