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335 字 4个月前

闻兼明懒得跟这人废话,因为那楠的一通搅,他也兴致全无,起身准备离开。

看他打算走,那楠才真的有点急了,也站起来:“不是吧,真就这么讨厌我?”

“行行,您坐您的,我这就走……”

那楠一转身,手腕却突然被闻兼明抓着,他诧异回头,发现闻兼明的目光并没有在他身上,而是看着入口处刚刚走进来的一个帅哥。

帅哥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头松松散散的卷发,带着一副茶色的复古蛤蟆镜,露出挺直的鼻梁和小巧的下半张脸,哪怕光线黯淡,仍能看出这人皮肤很白皙。他穿了一件松垮垮的前短后长的不对称t恤,过膝的宽松五分裤,一双板鞋,挺潮的样子。

他的进店吸引了一些目光,但由于他带着蛤蟆镜,看不到他的目光落在何处,只见他径直朝吧台前面走过去,坐在他习惯的位置。

闻兼明还记得他和陆以第一次在这里见面时的情景。那天是周五,他上了两节晚上的课,下课直接来的。进店有些晚,进来便发现吧台那块围了不少人。经常来这种地方的人,立马就懂了, 那儿大概有个长得不错的男人。

闻兼明不喜欢凑热闹,挑了个僻静些的位置,他习惯慢慢喝酒,慢慢观察,然后主动出击。但是这天没轮得着他主动,他刚一落座,服务生就送来一杯酒,告诉他是吧台的客人请的。闻兼明顺着方向望过去,陆以对他笑着点了个头。

难怪围了那么多人,是很帅,特别是和他周围那些平凡的脸对比起来,就显得其中一方不太像人,这是闻兼明看到陆以的第一印象。被这样的帅哥搭讪,他没道理拒绝,于是他举了下杯子,礼貌地一颔首,然后喝了一口。

紧接着陆以就朝他走过来,随着他离开,聚在吧台的人也散了。

闻兼明道谢,自报名字,在陆以自报家门后,他坚持要回请陆以喝一杯:“那些人已经走了,我回请你,你想喝什么?”

陆以对他笑:“你以为我请你喝酒只是为了把旁边的人打发走?”

闻兼明也对陆以勾了勾嘴角,凑近他耳边,呵气如兰:“那我得先告诉你,我只做1。”

“认识?”那楠看闻兼明的目光在那个方向停留得有些久,问道。

闻兼明把目光收回来,没说话。

“不会是前男友吧?”问这话时,那楠有点紧张。

这次闻兼明很快答道:“不是。”

那楠松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完,又紧张起来:“你不会在追他?”

“没有。”

这次才彻底松了:“那是炮友?”

闻兼明不快地看着那楠:“你能不能闭嘴。”

那楠耸耸肩:“可是你拉着我坐下的哦,现在让人闭嘴不合适吧。”

闻兼明自己闭上了嘴。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看到陆以进来的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抓着个什么东西挡一下。当他这么做了后,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特别是他拉这人还是那楠。

还是觉得尴尬吧,闻兼明有点后悔自己那非要证明点什么,而偏偏又来了这里无聊心理。结果真碰上了,又拉人挡枪,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的无聊和孤单。

果然,吧台前很快聚集起了刚刚三倍的人。与此同时,服务生给闻兼明送来一杯酒,闻兼明眉尾轻挑。同时对面一个看起来四十多、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对他投来一笑。挑起的眉尾迅速回归原位,他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那楠突然端起那杯送来酒朝那男人走过去了。

那楠重重把高脚杯往那人桌子上一搁,不客气道:“当面对别人的目标下手,你妈没教你做人的礼貌?”

那人也不生气,呵呵一笑:“小帅哥,别那么大火气,那位先生要真是你目标,刚刚就不会想撇下你走掉了。”

那楠哑火,看来刚刚那幕被他看到了,但他继续嘴硬:“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那位先生对你没那种兴趣。”中年男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那楠笑,只不过那笑容已经有了点嘲讽的味道。

“你知道个屁!”

就在那楠和陌生男人掰扯的时候,闻兼明注意到陆以那边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大概是遇到了比较难缠的人,陆以艰难地拒绝推辞,但是还是被人强硬地请喝了酒。

陆以把一杯酒喝完,在被请第二杯的时候,借口上厕所,从人群里溜了出来。

有时候就是会遇到这种讨厌的情况,有些厚脸皮的、把别人的拒绝当耳旁风的人。陆以承认,来这里他是想找个合适的人睡上一觉,但并非是个男人都可以。这也是他从不在网上约的原因,因为不知道自己究竟会约到什么牛鬼蛇神。

不过应对这种情况他也有经验,借口离开一会儿,回来人一般就散了。但是今天他被非要他喝酒陌生男人露骨的话弄得很烦,打算去个卫生间,然后从酒吧后门直接回家。

结果他刚提上裤子,突然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陆以立马闻到了一股酒臭味儿,他一回头,便看见一张讨厌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