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1 / 1)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986 字 4个月前

闻兼明有种感觉,他母亲什么也没说,但其实一直在责怪他。

陈护士并不是真的护士,而是负责照顾他妈妈的疗养院工作人员。陈护士告诉闻兼明他妈妈身体还好,就是不爱和大家交往。

正是吃晚饭的时间,闻兼明少有地和他妈妈一起吃了顿晚饭。工作人员来收走餐具,闻兼明打算走。他妈妈突然叫住他,欲言又止了半晌,最后还是说:“兼明,你要是跟文初过得不好,你们就离婚吧。”

开车回到东边的家已经十点了,洗完澡躺到床上,他还在琢磨他妈妈这话的意思。是知道他跟何文初的婚姻只是一个空壳吗?什么时候知道的?自从父亲去世后,他妈妈也再也没来来过他家。那他已经去世了的父亲是不是也知道?

琢磨来琢磨去,闻兼明有些失眠。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陆以发来的信息。

“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闻兼明从床头拿过眼镜戴上了,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这句话。

怎么回事,怎么今天遇到的人一个个的都不正常。他一时没有回复,但很快来了第二条。

“明天周六你没事吧,来我家吃午饭。”

闻兼明犹豫片刻,想陆以可能又喝醉了,回道:“好。”

“早点来哦,我真的很想你。”

“嗯。”

第15章 suprise!

“你还真是这里的常客。”

一杯马提尼送到陆以面前,陆以抬起头,对上一双偏圆的、带着笑意的眼睛。

正是这双又圆又大的眼睛,让这张帅气的脸上带了和他本人不相符合的稚气和天真,让这个大男孩身上满是少年气。然而他本人是怎么样的,在他举起垃圾桶毫不手软地砸人的时候,陆以就差不多已经知道了。

陆以也对他笑了笑:“是你,真巧。”

那楠在他身边拉开一张高脚凳坐下,给自己点了一杯blow job。

“也不算巧,我听这儿的经理说,你周五晚上出现在这儿的几率很高。”

还不到晚上,陆以先从公司溜掉了。今天他只是单纯地想一个人喝点东西,所以在客人还很少的傍晚就来了monkey club,没想到还是碰上了熟人。

陆以小抿了一口那楠递给他的酒:“所以你是故意来等我的。”

“可以这么说。”

那楠的酒上来了,一小杯,基本是一口的量,底层是深棕色的百利甜酒,上面是浅棕色的咖啡甜酒,最上面雪山一样堆成尖的是一勺淡奶油。那楠没有像经典喝法那样,用嘴唇包住酒杯,仰头一口吞下,而是拿两个手指头捏起酒杯,先把上面的奶油舔完了。

看陆以在看他,那楠舔舔上嘴唇的白色:“你也要吗?”

“我不喝太甜的。”

“哦,我就喜欢很甜的。”

言归正传,陆以问:“你来等我做什么?”

“当然是想认识你啊。”那楠眯着眼睛对陆以笑,并对他伸手,“我叫那楠。”

陆以握了握他的手:“我叫陆以。”

“你肯定比我大吧,我叫你陆哥行吗?”

“随便。”

陆以当然知道那楠找他肯定不光是想认识他这么简单,但是他才懒得问,对方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拉倒,他从来不主动给自己找事。

“陆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来了,那楠比他想象得还要直接。

“你跟我闻老师是什么关系啊?”

陆以撑头看着那楠,另一只手轻轻转着酒杯,眼含笑意:“你觉得呢。”

“炮友?”

“差不多。”

“你喜欢他?”

“不好说。”

“怎么个不好说?”

“愿意睡觉的对象总不能说不喜欢。”

那楠沉默片刻:“陆哥,你今晚有约人吗,没有的话,要不要和我约?”

陆以:……

“你想睡的那人不是我吧。”

“那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所有人都能睡到自己想睡的那个。陆哥睡到自己最想睡的那个人了吗?”

陆以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小帅哥,用这种方式也并不会让你离闻兼明更近一些。”

那楠无所谓一笑:“谁知道呢。要睡吗?和三十岁的男人睡久了,要不要试试二十岁男人的钻石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