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43 字 4个月前

还是有点关系的,如果自己稍微有节操一些,大概就不会同意和自己炮友的学生约了,这不远不近的距离也实在叫人难以取舍。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老师……”

“来都来了,”陆以站了起来挽留他,“一起吃午饭吧。”

陆以挠了挠自己那头鸡窝:“金熙送了我些大闸蟹,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好几天了还在冰箱里,中午一起吃吧。”

闻兼明犹豫了一会儿,看在大闸蟹的面子上,留了下来。

第16章 介不介意

闻兼明拉开冰箱看金熙送的是什么口味的蟹。螃蟹个头倒是挺大,品质很不错,就是那一盒子螃蟹还瞪眼看着闻兼明吐泡泡。原来陆以不是请他吃现成的意思。

闻兼明很想甩上冰箱门一走了之,但陆以靠在门边说:“都还活着吧,你看怎么把它们都做了。金熙说托朋友买的,挺贵。你要不做,再放两天死掉了,我也只有全扔了。”

闻兼明心里想着真是暴殄天物,嘴上问陆以:“你想怎么吃?”

“你看着办,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也不挑。”

那楠坐在沙发上抱着腿,眼看着陆以真把闻兼明留下来了,没有气急败坏,没有大吵大闹,反而两人和和气气地商量吃螃蟹。这让他有种用力一脚却踢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丧气又茫然。

陆以走过来踢了踢他的腿:“去把裤子穿上。”

那楠从膝盖上抬起两只眼睛:“我的裤子被你昨晚弄脏了。”

陆以趿着拖鞋去卧室,找了一条自己的短裤丢到那楠身上,又指了指阳台:“洗衣机在那里,自己去洗。”

说完他又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边看游戏解说便惬意地喝着。厨房里已经时有香味儿传出来。

那楠穿好衣服,十分好奇,顶着挨骂的可能,去厨房看闻兼明。

闻兼明系着围裙,正弯腰站在料理台前,从第一批蒸好的螃蟹里取蟹黄和蟹肉。他拿着和螃蟹一起送来的配套小工具,熟练地拆下蟹腿,掏出蟹黄,剥出所有可食用部分后,蟹壳还是完整的。

那楠惊得不轻,他从来没想过冷若冰霜、不近人情的闻教授竟然会有这样一面,他甚至还穿了围裙。那围裙是家政留下的,女款,肩带和裙边都绕了一圈蕾丝花边。那楠看着闻兼明欠着身子的后背,偷偷咽了口唾沫。

“老师,你还会做饭啊。”

那楠走了进去,站在闻兼明边上,颇有些讨好地说:“我来帮你吧,有没有我能做的?”

他以为闻兼明会赶他出去,但对方只是公事公办地问他:“你会做什么?”

那楠摊开手:“炒菜是不会, 别的应该有能做的。”

闻兼明丢了把刷子给他:“那你把剩下的螃蟹刷干净,死了的扔掉。”

那楠看那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都像死了的螃蟹,问:“怎么判断它死了。”

闻兼明停下手里的活儿,先是告诉他怎么判断,再从垃圾桶里捞出一只死掉的和活着的做对比,十分严谨地指出二者的不同。

那楠一只耳朵听着,时不时看一眼闻兼明的侧脸,心猿意马地想,闻老师这种反差可太性感了,简直要命。只可惜自己今天的计划看样子完全失败,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睡到他。

“应该明白了吧。”

“明白了,老师。”那楠对他粲然一笑。

“在学校外面别叫老师。”

“好的,老师。”

那楠三心二意地刷着螃蟹,闻兼明在他旁边忙来忙去,一会儿又把干净的螃蟹放上锅蒸,一会儿又劈成两半,放进油锅里炸,一刻不停却有条不紊。

这么近的距离,伸手就能碰到,那楠有种强烈地想亲他一口的冲动,比如在闻兼明切菜得时候把脸凑过去,或者猝不及防a上去揪住他的衣服撬开他的嘴……这些都轻而易举能做到,但做到之后呢,大概又会被讨厌。

他收起自己欲欲跃试的手,只在脑子里想入非非,好不容易他们能够这样平和地相处一会儿。

“为什么陆以可以坐在沙发上翘脚当大爷?”

“你也可以。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用完就赶人走啊,你这是不是变相的拔吊无情?”

闻兼明懒得和他贫。

过了一会儿,某种为人师表的本能又让闻兼明自然地说教起来:“那楠,我以老师的身份和你说两句。你还是学生,别这么放任自己,你的人生还很长,做你应该做的事。”

“是啊。”那楠沉默一阵,突然笑起来,“那老师你要不要拯救我这个失足学生?”

“其实……我还蛮需要你拯救的。”

闻兼明无奈,只叹了口气:“我看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闻兼明依言把一箱大闸蟹全做了,一大盘清蒸,一盆油焖,还有一锅蟹黄炒饭,摆了一桌子。

陆以拎来一打啤酒,闻兼明拿来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