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174 字 4个月前

闻兼明冷脸:“我劝过他去看医生。”

“……”

闻兼明似乎不太想谈那楠,但陆以却对此挺有兴趣,至少比眼前这又臭又长的电影有趣一些。

“我算是知道他为啥那么迷恋你了。”两人脑回路都不太正常,“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他试试?他挺会玩的。”

闻兼明眉头微蹙,忍不住呛了陆以一句:“你这是在做产品推荐吗?自己用了觉得好,推荐给别人。”

“……”

陆以闭上嘴,终于看向了屏幕,拿起爆米花吃起来,但没吃几颗又扔回盒子里,把盒子也一块儿放到了旁边的空位上。

“一是我们在学校这个环境里对立的身份,不过主要还是我不太喜欢他。”闻兼明那话怼得陆以好一会儿没说话,过了一阵他又解释了这么一句。

“你不喜欢他那款阳光少年,又甜又野的?”

“他阳光?”

“至少看起来是,不仅阳光,还热情似火。”

闻兼明冷淡说道:“我不喜欢他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闻兼明还是更喜欢所有事情都在自己的节奏和把控里,而那楠不仅咄咄逼人,还有点不定时炸弹的潜质。他已经被何文初搞得一团乱麻,经不起别的麻烦。

陆以终于打住了关于那楠的话题,缩在椅子上,把腿弓起来抵着前面的椅子背,开始看电影。

一部又臭又长电影持续两个小时四十分钟终于结束,在片尾曲响起的时候,放映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陆以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但他却没有立马起身的意思,好像还有点什么话没说完。

最后他终于问道:“闻兼明,你介意我和那楠上床吗?”

闻兼明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陆以:“你觉得我应该介意?”

“我想不应该。”

“那我为什么要介意。”

作者有话说:

求收藏555

第17章 小树林的爱情

电影票是陆以买的,闻兼明秉着公平原则,坚持要请陆以吃晚饭。

这地方离陆以家不远,也在闻兼明的学校附近,但闻兼明明显对这周边的环境比陆以熟悉得多,轻车熟路就把他带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浙菜馆。

这天饭馆推出几道新品,陆以饶有兴致地看闻兼明点菜。他会把原料和做法问个遍,并非常细致地做出判断。陆以自己做不到这样,但闻兼明做这件事时并不让人觉得尴尬,相反,他因为懂行而显得这个过程很有趣。陆以进而觉得闻兼明虽然很多时候一板一眼,但实际是个有趣的人。

大概每个不拘一格的人,在他这种没什么特点的普通人眼里,就显得有趣。

还有一点绝无仅有的好处,和闻教授一起在外就餐,绝对不会踩雷,他点的每一道菜都一定是这家饭馆做得最好的拿手菜,今天他们吃的这几道菜也一样。

两人才吃了不到两百块,价值和今天的电影票价相当。最开始陆以也会因此感到尴尬,但习惯过后,他又觉得这也是闻教授有趣的地方。

两人吃完饭出来,要穿过一个商业街去对面的停车场,刚好碰到商业街在搞活动,请了好几支国内外的乐队表演,中间的步行街上挤满了一个个临时搭建的小商店,卖各种各样的玩意儿。

天还没黑,落日的余晖把商业街一侧的玻璃幕墙染成金色,空气里还有余热,但不至难以忍受。陆以突然来了精神,往尽头的舞台那边走,等他坐下, 闻兼明才看到旁边是一个卖各种啤酒的店,店外只有几张藤椅藤桌。他对闻兼明招手,又指指他对面的椅子,眯着眼睛对他露出一个讨好又迷人的笑容。

待闻兼明坐下,店员给他们各自拿来一瓶外国啤酒。陆以拿自己的酒瓶去碰了下闻兼明的酒瓶:“时间还早,喝点酒再回去。”

闻兼明却把酒瓶放下了:“我一会儿要开车。”

陆以撇了下嘴角,兴致下去了一半,但马上又把酒瓶塞闻兼明手里:“要不今晚住我这儿,反正明天星期天。”

“住你这儿?”

“对啊,你之前又不是没住过。”

闻兼明有些迟疑,一时拿不准陆以是什么意思。他看陆以用嘴巴包住啤酒瓶口,咕噜咕噜又灌了两口酒。陆以喝完拿手掌蹭了蹭嘴,一抬眼,发现闻兼明正盯着他看,就又笑了,只不过多了点挑逗的味道。

“你不是说不介意么,今晚我家没别人,就我自己。”

闻兼明显得有点纠结,陆以便宽慰道:“你想一个人睡客房也可以,都随便。”

闻兼明捏着酒瓶,迟疑地抿了一口。陆以已经两口干掉一瓶250毫升的,又打了下响指,让老板再拎来半打。

“陆以,你是不是有酒瘾?”

陆以啵啵啵一口气又撬开了三个酒瓶,无所谓地说:“大概有点。”

“你没去检测过?”

陆以一哂:“这有什么好检测的。”

“不想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