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439 字 4个月前

“我就这么说话,听不惯别叫我回来。”

那清光被气得额头青筋突突跳:“那楠,你今天要走出这个门,你就别想回来,也别想从你老子这儿拿一分钱。”

“哥……你别气爸妈,他们年纪都大了。”

“滚开!!”

“孽子……”

那楠在他爸的怒吼中,完全没有做什么心理斗争就走出了家门,反正那地方早就不是他家了。具体从多早,大概十几岁上初中,不管父母怎么教,请了多少名师,上了多少补习班,他永远都是班里吊车尾的时候。

其实也不是学不会,而是不想学会。因为那奕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父母的关注,而父母只有在他成绩稀烂,想方设法想要提高他的成绩的时候,才会把目光移到他身上来,尽管那目光是无奈而失望的,那也总比无视的好。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他还是成功的,父母对那奕的喜欢程度,大概跟对他的厌恶程度不相上下吧,他并没有输给那奕。基于这种恶劣的想法,有时候看到他父母因为血缘关系而无法摆脱他时,那楠甚至会产生一种恶毒的快感。

教师家属院在学校里,从小区出来,就是校园主干道。到了傍晚,温度一丝也没有下去,又闷又热,学校里却有不少人顶着热浪遛弯。

那楠没走几步路就开始出汗,接着开始后悔,不为别的,他爸要是真不给他生活费的话还挺难办。他查了查自己卡上,平常挥霍无度,这个月的生活费也只剩下几百块钱了,看来要赶紧想个办法。

陆以好像有家公司,如果去他公司随便做点什么,只要给口饭吃,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意。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那楠发现陆以很好说话,卖萌撒娇装可怜死皮赖脸,每一招他都吃,简直和软硬不吃的闻兼明是两个极端。

如果陆以不帮他,还有一招就是去网贷,反正最后篓子捅大了,他爸妈会给他填上。他们能不要一个劣迹斑斑的儿子,却不能不要自己两张“德高望重”的老脸,所以这钱他们会给。再不济,还可以自杀啊,反正活着也没意思,要不是去年天台的意外,他现在也早就没在人世了。

再不被期待看好的人生也是有出路的,死亡是一个人最后的退路,那楠早把自个退路想好了,从此他的人生不再迷茫,他也无所畏惧。

他正思考得入神,路过篮球场,这边更热闹,一些男孩在球场飞奔,挥洒着汗水。那楠翘着嘴角,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自言自语骂了句傻逼。

好像冥冥之中被什么听见了一样,他话刚落音,一个灌篮的球被篮板弹飞,径直朝他飞过来。那楠脑子空白了一秒,等反应过来时,球已经砸在了他脸上,眼眶那片顿时火辣辣的。

刚刚投篮的男生匆匆跑过来,拦在那楠前面,着急而关切地询问:“同学,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那楠愣愣地看着对方,那是一张大汗淋漓的黝黑的脸,眉毛都被汗水湿透了。

男生被他盯得有些奇怪,但也在仔细检查他的脸,指着他的右眼:“刚是不是砸到这儿了?眼睛有点充血。要不然我送你去校医那儿看看?”

见那楠还是没有回应,生怕是被砸出了脑震荡,那人更加急切起来,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并提高了声音:“同学,你没事吧?”

“乓”地一声,那楠没头没脑地,突然一拳砸在那男生的鼻子上。

那男生下意识骂了句脏话,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那楠又照那位置挥了第二拳,那男生顿时鼻血如注,流到他被汗水打湿的脏兮兮的胸前。

男生捧着自己的鼻子,盯着那楠,怒骂:“我操你妈,你他妈有毛病是不是。”

那楠再次举起拳头,但对方已经有了经验,在他落下前,对方先给了他眼睛一拳。那楠被揍得后退两步,他丢开手里的塑料袋,扑上前来,随即两人扭打在一起。

见打起来了,先是男生的队友们一拥而上,叫着嚷着一起把那楠推倒在地,接着拳头和脚尖雨点一样往他身上招呼。再接着有人来劝架,但几人围殴一人,劝架的不敢上前,只敢在旁边咧咧。这对于一群热血上头的年轻男生毫无作用。

水泥地板热气腾腾,周围夹杂着各种叫嚷,汗水和着鲜血淌下,傍晚的知了也叫得欢唱。那楠耳朵里听不到咒骂,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只有成千上万的知了在“吱吱吱”,唱着一首胜利的战歌。他开始发笑,但嘴巴一张开,就忍不住发出“嘶嘶嘶”的声音,他就一边抽着冷气,一边疯狂大笑。

他听到有人骂他神经病。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大吼一句“保安来了”,他身上的拳头才一下子撤走,接着揍他的人也麻溜逃跑了。

保安并没有来,那位大喊“保安来了”的正义人士过来扶他,被那楠一把推开,没有人再敢上前。也有人劝他去校医院看看,但他依然无动于衷。

那楠在铁板烧一样的水泥地面躺了一阵,才慢慢爬起来,找到自己丢掉的塑料袋,吐了两口带血的唾沫,一瘸一拐从学校后门出去,径直往陆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