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21 字 4个月前

昨天晚上他跨过了给自己预设的底线,轻易得就像他原本就对3p这种事信手拈来一样。怎么会这样?闻兼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这样毫无克制的人,可能是喝了酒,可能是因为那楠激起了他过多的情绪,让他心烦意乱。

这些都可能是原因,但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堕入这样的欲望旋涡里,并感受到了快乐。前所未有的快乐体验让他头皮发麻的同时,还想继续的感性想法让他心乱如麻。他眼前一切的井然有序开始崩溃,变得杂乱无章,就像何文初带着一身歇斯底里闯进他生活那样,会让他的生活彻底失控。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陆以非要和那楠纠缠在一起,但他对此无能为力,除了将他自己抽身而出,没有任何别的方法,虽然他发现自己对陆以的喜欢早已经超过了一个固定炮友的程度。

闻兼明是那种一旦做出决定就会立马执行的人,所以他给赵雀打了个电话。

前段时间赵雀联系他说想给他介绍一个人,对方和他一样,也是形婚的同志,是她某个近期认识的圈内好友的名义上的老公。

对方年纪略长闻兼明两岁,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监,收入不菲、外貌俊朗、为人靠谱,想要找一个携手相伴的人生伴侣,而且是个零。

赵雀就立马想到了闻兼明。

但那时候闻兼明刚和陆以重新遇上,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他好奇二人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并对此充满期待,就拒绝了赵雀。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变得像现在这样混乱。

赵雀爽快地说她来安排见面,还把对方的电话和其他联系方式推给了闻兼明。

“老闻,你可以提前和他接触接触,隔着屏幕聊天放得开一些,免得见面尴尬嘛。”

“嗯。但见面发现不合适的话,这不是浪费时间?”

赵雀无语了一会儿:“你这目的性也太强了,果真是凭实力单的身。

“你就别想是找的对象,先就当交个朋友。”

闻兼明想他完全是因为何文初单的身,如果不是她犯病去那楠那儿闹一通,他也不会和陆以分开又重遇,更不会有那楠什么事。

“你跟对方说了吗?”

“说了啊,对方很满意,之前还因为你的拒绝挺伤心的,让我再帮忙撮合撮合。对了,你咋突然想通了?”

闻兼明没说话。

“我知道,还是厌倦了一个人吧,人嘛到了时间都还是想安定下来的。对方真的很适合你,我选的人,你放心。”

闻兼明想,何文初也是你选的人。当然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他也还没有厌倦一个人。他总是这样,想摆脱什么的时候总会选一种方式来证明点什么。无论成功或失败,至少能得到一个确定的结果。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能什么也不做。

聊完这件事,闻兼明想何文初挺久没来烦他了,又问:“何文初最近怎么样了?”

“还不错,我最近在家监督着她吃药,都挺好。”

“你为什么最近在家,不上班吗?”

“嗯,请了假。”

“怎么了?”

“没事。”赵雀含糊其辞地转移了话题,“最近文初对跟你离婚这件事有点松口了。”

“嗯。”直到现在闻兼明都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何文初坚持不和他离婚。

赵雀顿了顿,换了一种很无奈的口吻:“你知道她这人极端没有安全感吧,特别是犯病的时候总是怀疑这怀疑那的,觉得我会抛弃她。所以抓住你这个合法丈夫不愿意离婚,走投无路的时候,你是她最后一根稻草。”

闻兼明沉默半晌:“嗯,如果你不管她,我负责把她送去安定医院。”

“……”

“行了,等见面的时间地方定下来了,我再通知你。”

“嗯,谢谢,合适的话,我给你发红包。”

赵雀大笑起来:“这倒是不用了,算我还你的。”

赵雀最后这句话弄得闻兼明一愣,他立马懂了什么意思。赵雀一直觉得当初让他和何文初形婚,是她害了他。其实闻兼明并不以为然。

--

“老师怎么说,他来吗?”

那楠穿了一件无袖的褂子,去给陆以拿冰啤酒,又顺便给自己拿了一盒冰淇淋。

陆以刚刚从公司回家,一脸疲态,一口气还没歇过来,那楠就催他给闻兼明打电话。闻兼明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出现了。

陆以摇头:“他说他最近很忙,因为要期末,没时间过来。”

“哦。”语气难掩失望。

他走过来,挤在陆以身边坐下。

“我想他了。”

“你想他就去找他啊。”陆以推那楠,“那边那么宽敞,你别挤着我坐,热。”

那楠不动:“你不想他吗?”

说着挖了一勺冰淇淋,要喂给陆以,被陆以扭头拒绝了。那楠不放弃,硬是塞进了陆以嘴里,陆以恼火地:“要吃你自己吃,我不喜欢吃甜的。”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