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1 / 1)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053 字 4个月前

苏睿什么都不问,反而让闻兼明有点不知所措。他咳嗽了一声:“……我和刚刚那个男孩,咳,我们不是,情侣关系。”

“我知道。”

闻兼明点头:“我担心你误会。”

这句话有些取悦了苏睿:“没那么容易误会。”

“那就好。”

苏睿笑起来:“因为我跟他碰上了,你一点心虚的样子也没有。

“方便问下,你们什么关系吗?”

“我们在一个学校,我是老师,他是学生。”

“不是你的学生?”

“不是。”

“学生迷恋老师嘛,正常。被这种小孩纠缠上也挺烦的,我也遇到过,公司的实习生,后来费了番工夫,把他调到分公司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闻兼明还想多说一点,大概知道苏睿对他的认真,他不想对一个真诚的人有任何欺骗:“但也不仅如此……”

苏睿侧目扫了他一眼:“睡过?”

“没有……没到这种程度。”

“有过亲密接触?”

“算是。”

苏睿没说话,闻兼明有些不好意思:“有的时候很难控制……”

“哈哈哈哈哈……”

“之前一直没有稳定伴侣,有时也会……”

“嘘…打住。”苏睿掉了个头,稳稳上了机场高速,“虽然我很感谢你的坦白,但我并不想知道这些细节。”

“哦。”

“谁都有过去,但并不一定都需要跟对方坦白吧,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你说呢?”

“是的。”

“什么都别想了,接下来半个月好好放松吧。”

转眼,他们的车子已经到了机场,雨已经小了。

飞机最终在延时了足足两个半小时后才起飞,行程也是两个半小时,等他们到达长水机场时,已经是黄昏。

高原的天空都显得很低,带着金边的云朵漂浮在头顶上方,像伸手就能抓到的棉花糖。闻兼明深深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换了一个城市,好像彻底换了一种心情。逃脱了般,把北京、那楠还有陆以,都抛在了身后。

“酒店的车来了,走吧。”苏睿从闻兼明手里接过一只行李箱。

--

“家里没别人吗?”

“现在没有。”

男人跟在陆以身后发出嗤笑:“有人还出来约,不怕被当场抓奸?”

“不会的。”

那楠去找闻兼明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最近那楠因为闻兼明不再来这边,显得很焦躁。他的焦躁传染给了陆以,让陆以也觉得焦躁。并且那楠最近都不太爱搭理陆以,也不和他上床,陆以有点憋屈,但也不能勉强他,又只好去酒吧钓凯子。

“是也无所谓,我保准一拳揍得他爬不起来。”男人捏了捏手指,把骨节捏得咔嚓作响。

陆以懒得搭理。他不过是看上了这个男人紧身黑t恤下的身材和胸肌,至于他本人多傻x,陆以并不关心,对方又不拿脑子来搞他。

他掏出钥匙开门,前脚一踏进去,就被迫不及待的肌肉男摁在了门上,接着就是一阵啧啧的亲吻声。

陆以已经喝得有点麻了,手脚没什么力气,费了老大劲才推开这个男人,大喘着气:“先,先去洗澡。”

“不洗行不行?”男人埋在他颈侧,用力抓他的屁股。

“不行。”

可能这种型男的体味儿都比较重,有的人会很喜欢这种味道,但陆以不喜欢。又加上是夏天,一闭上眼睛,他就有种跟猩猩在亲热的错觉。

男人以为他是欲拒还迎,更强势了一些,陆以干脆腾出一只手,“啪”把客厅的大灯摁开了,脸上已经有了点不高兴:“拜托……要不我先去吧。”

但他并没有去,两步走过玄关,他就看到沙发上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腿间的那楠。

他浑身湿透了,屁股下面的沙发也湿了一圈,像条落水狗,不,比落水狗看起来还可怜。而且雨已经停了一阵了,不知道他在这儿坐了多久。

陆以心里一揪,快步走过去,扒开那楠的脸,没有哭,也没什么表情,嘴唇有些发白,像被雨水浸泡过度后的一脸寡淡。

“这是怎么了?”

那楠躲开陆以的手,又把脸埋下去,在自己的臂弯里躲避现实。过了一阵,他哑着嗓子:“老师不会回来了。”

“……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说到这儿,那楠哽了一下,“他们一起出去旅游……”

陆以摸了摸那楠湿漉漉的头发,心里有些难过,不是因为闻兼明,而是那楠现在这幅样子。

“那也没办法啊,这种事又不能勉强,别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