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14 字 4个月前

“但……你不行。再和你这么处下去,很快我就会身心投入地去喜欢你,会想要得到你的一切,如果知道你心里有那样一个‘朋友’,我会受伤,会痛苦,我不想那样。”

“我明白。”

这一刻,闻兼明真的动了念头,如果他早一步遇上苏睿就好了。如果赵雀早几天联系他,在他再次和陆以碰上之前告知他苏睿的存在,就好了。可是“如果”不会发生,只有想起视频里陆以那糊满鲜血的苍白的脸,他怎么都坐立难安,恨不得此时人已经瞬间穿越到了医院里。

凌晨四点多,苏睿把车停在机场的停车场,似乎料到他还有话说,闻兼明没有立马下车。

“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联系了吧。”

“好。”

“那再见了。”

闻兼明不想说“再见”,默默伸手去拉车门。

苏睿把这方向盘,他没有下车再送的意思,车也没有熄火,闻兼明下车,他立马就会离开,一切都会变得不可挽回。但闻兼明没有迟疑。

“实在放不下,可以尝试努力去得到……”苏睿在他身后说道,“下次不要再试图建立一段新的关系来结束旧的关系了,心里有那个人,怎么都没用的。”

闻兼明什么也没说,替他关上车门。

--

在上飞机前,闻兼明已经从那楠的电话得知陆以的病情,和他猜测的差不多。长期胃溃疡,再加上此次过量饮酒,造成胃部血管充血破裂,引发大出血,所以才有那么触目惊心的呕血症状。

情况危急,不过幸好医院送得及时,已经送进急症室,医生正在全力抢救。

闻兼明一夜未眠,飞机落地后,他打了辆车,早上八点多到了医院。哪怕外面晴空万里,阳光炙热,医院里还是冷森森地亮着白炽灯。

他到了四楼消化内科的病房外,那是间三人病房,可能是时间还早,病房里静悄悄的。他站在门口,看到陆以的病床在最靠里面、挨着窗户的位置。窗帘拉了一半,阳光从另一半没有遮挡的窗子里照进来,落在床尾,白床单上方漂浮着细微的浮尘。

陆以安静地躺在床上,看样子是睡着了。他鼻子连着氧气,床头挂了好几个吊瓶,闻兼明隔着三五米的距离,也能辨认出其中一袋深红色的是血细胞。

有个女人过来,不是护士,她拎着饭盒,好奇地看着闻兼明,问:“你也是病人家属吗?”

闻兼明点了点头,径直走到陆以床边,在床边那张空凳子上坐下了。

陆以脸上身上的血迹都被清理过了,头发是浅淡的栗色,松散地铺在医院的白枕头上。他的脸比平日更加苍白,血色不足的原因,泛着青。床边放着他的手,手背上一直扎针的地方有些青肿,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皮肤下格外突兀,蜿蜒着,消失在了睡衣袖子里。

闻兼明把手放上去,轻轻握住了那几根手指……

“来挺快……”那楠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讥诮而不满的。

闻兼明收回手,回过头:“怎么样了?”

那楠跟他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从病房里出来。

两人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那楠把手里的塑料袋摊开,他刚刚是去买早餐了。

他把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递给闻兼明:“还没吃饭吧,给你买的。”

闻兼明接过去,却只是拿在手上,他现在没什么胃口,再次问道:“陆以怎么样了?”

“没大事,血还没有完全止住,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他怎么弄成这样的?”其实闻兼明不用问也知道,就是生活饮食不规律,胃不好又喜欢喝酒,不爱惜自己身体,迟早有这么一天。

谁知那楠突然冷冷“哼”了一声,反问道:“你觉得呢?”

“……”闻兼明被他反问得莫名其妙。

那楠突然问:“你的云南之行这么快就结束了?”

他每句话都带着同样的讥诮,闻兼明也只当那楠一直对他和苏睿交往的耿耿于怀,但他并不打算和这种小孩一般见识。

“我提前回来了。”

“和你在一起那人呢,他能让你走?”

“这是我自己的事。”

这句话让那楠的情绪稍微好了一点:“你要是一开始就和我们去北戴河,就不会这样了。”

“陆哥就是因为你跟别人去云南了,心里难受,才喝那么多酒。”

“……”

闻兼明有点怀疑,陆以因为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把自己喝出胃出血?闻兼明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不过陆以心情一不好,就会大量饮酒,这点倒是真的。

那楠看着闻兼明:“你……以后还会和那个男人来往吗?”

“……”

“那你还不如不要出现在陆哥面前好。他一觉醒来看见你,还以为你回来了,过两天你又背叛我们,他要是受不了再来一次,恐怕会小命不保。医生都说了,这次就很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