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117 字 4个月前

第28章 酸

上午十点多,病房中间那张空床上来了一位病人。因为这番动静,陆以缓慢睁开眼睛,目光散了一会儿,逐渐聚焦到闻兼明身上。

闻兼明见他醒过来,把他的手放回床边。

陆以嘴角动了动,大概打算说点什么,但话还没说出来,就又吐了。他无力抬起手,闻兼明赶紧四下寻找,在床脚找到一个痰盂。

陆以吐了两口血,黑红的,还有凝结的血块。闻兼明赶紧按了护士呼叫铃,护士又叫来主治医生。

医生检查一通,量了血压,换了输液的管子。告诉他们没大事,吐血块是因为出血的位置还没有完全止血造成的,这个得慢慢来,急也没用。另外就是禁水禁食,让闻兼明看着正在输的营养液,输完了叫护士换上其他药物。

医生和护士都走了,陆以也恢复了神智,看着闻兼明,苍白的脸上露出抱歉的表情。

“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点头晕……”

“有哪里痛吗?”

陆以轻轻摇头:“可能医生有给止痛药。”

他还是看着闻兼明,在等他的询问或者说指责,比如,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的,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好好爱护吗……但闻兼明只是看着他,目光关切而温柔。

陆以被他这种眼神看得有些受不了,移开眼睛,问道:“你怎么在这儿?我听那楠说你出去旅游了。”

“回来了。”

“这么快……”

“嗯,反正早晚都会回来。”

上次听那楠那意思,闻兼明应该是找了别人,陆以还以为以后很难再碰上他,却没想到自己病痛中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闻兼明,他明明记得昨晚是那楠送他过来的。

陆以转着脖子四周看了看:“那楠呢?”

“我让他回去休息了。”

陆以眨了眨眼,更小声地说:“抱歉,我给你们添这么大麻烦。”

“不要紧的。”闻兼明心底生出一种疼惜的温柔情感,不自觉连语调都放软了不少。

陆以真的是因为他打算和别人在一起才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的吗?虽然理智上有些怀疑,但情感上,闻兼明后悔、心疼,但却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满足。

那楠休息回来时已经是中午,带了一些陆以住院需要的东西,打包了两份儿盒饭。

他和闻兼明在病房外吃饭,看闻兼明没吃几口,又放下。

那楠舔舔嘴唇:“还没胃口?”

“……不好吃。”

“………………”

“嘁……”那楠把闻兼明扒了两口的饭拿过来,重在自己吃光的饭盒上,继续吃,“老师,我们已经有一个病人要照顾了哦。”

“我知道,你不用管我。”

之前还因为闻兼明的“背叛”气得想死,现在人回来了,那楠气还没生完,心里就坠得发沉,又酸得发苦。

早就发现了——在酒吧和闻兼明第一次碰到陆以时,他就知道他心爱的老师对那人不一般。但亲眼看到闻兼明真的为了陆以这么风尘仆仆赶回来,什么都顾不上直奔医院,那楠整个胸膛都泛着酸。

昨晚他惊慌失措,唯一能想到的人是闻兼明,才给他打了电话。但他绝对想不到闻兼明会抛下新欢,赶回来看望陆以。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

哪怕闻兼明对他有这样的十分之一,他也会满足了吧。

难过归难过,但那楠也立马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他一直这么赖着陆以,闻兼明也就别想甩开他。

那楠吃饱饭,伸了伸懒腰:“老师,你这么会做饭,等陆哥出院了,你去他家住一段时间,帮他养好胃吧,总这样也不是办法。”

“养胃不光是吃养,要他自己多注意,不能喝酒。”

“是啊,所以你要去监督他啊,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

闻兼明把目光从开了一条缝隙的门里探进去,没说话。

“陆哥他平时忙,需要人来照顾他。”

闻兼明转头看那楠:“你在他家住着,你不照顾他?”

“我?”那楠笑了一声,“我能把自己顾好不给人添麻烦就很好了。”

闻兼明刚想说,那你是怎么好意思赖在人家里的,医生就来了。

给陆以重新检查了一番,换了新的吊瓶,又开了一串缴费单,让家属去缴费。

那楠没钱,陆以躺床上,有气无力地指挥那楠拿他的医保卡和手机去缴费。

闻兼明接过缴费单和医保卡,说他先去交着。

等交完费再回到病房时,那楠正和隔壁病床的家属起了冲突。他指着对面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不客气道:“要嚷出去嚷,这里还有病人要休息,怎么这么没素质。”

对面的男人脸红脖子粗地对着那楠嚷:“小子,你他妈说谁没素质呢。”

“我他妈说的就是你,病房不是你家的,白活这么大年纪,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