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535 字 4个月前

“我知道。”那楠快活地凑到闻兼明跟前,“老师,陆哥送了你什么好东西,你也打开看看嘛。”

闻兼明动作迟疑,那楠在一旁不断催促,陆以看着他,似乎也想他打开看一眼,于是他打开了。

价值五位数的商品自然包装得仔细又精美,外包装去掉后是压了膜的硬纸盒,纸盒里是绒布包,从绒布包里才抖出一只手表。黑色哑光表盘,镀银的指针,人工宝石镜面,精美而高档,皮质表带更显复古休闲。

“我看你常戴的两只表带都是精钢的,这只我换了个风格……”陆以说,“如果不喜欢,还可以拿去专卖店换……”

“挺不错。”闻兼明说着,解下自己手腕上那只seiko的表,戴上了陆以这只。

“喜欢就好,那我去洗澡了,你们也早休息。”说着陆以打着呵欠走了。

浴室的水声响起来,电视里那个考古节目也已经结束了,闻兼明还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手腕那只表上。那楠挤到他旁边:“老师,还不去睡吗?”

“嗯……”

“你要想跟我一起睡沙发也可以。”那楠吊儿郎当地笑。

闻兼明没理他,站起来回到自己房间。

表盘带了夜光涂层,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绿光。虽然价签被拆掉了,这款表的价格闻兼明心里还是有数,在两万左右。在奢侈品里算不上贵,但作为一件礼物也绝对不便宜。他无法猜测陆以送他一个这么贵重的礼物的心理,仅仅只是表示对他的照顾的感谢吗?

但他能想到陆以送出这个价位礼物的原因,因为他平日戴的那几只手表差不多都是这个价位的。送相同价位的手表,是为了让闻兼明真的会戴,又不至于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是一份十分用心,以至于考虑得十分周全的礼物,但闻兼明并不为收到这样的礼物高兴。

他甚至有些嫉妒那楠,嫉妒他那堆看起来像是顺手买的,日常需要的,普普通通不像是礼物的礼物。那些日常用品体现了一种亲密无间的亲昵,是对自己人才有的轻率。

那楠在闻兼明没有看到的时候,轻而易举地跨过了他和陆以仍然保持着的距离。而闻兼明照顾陆以、对他体贴入微,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去拉进这种距离,让他也成为陆以的“自己人”。

想到这个,闻兼明有些茫然,他没有和人谈过恋爱,更缺少主动去追求别人的经验。他知道怎么调情,怎么说一些暧昧的情话,怎么把人弄上床,并且让对方很舒服。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去得到别人,特别是得到一个人的心和感情。他唯一会做的就是对他好,给他做饭,把家里收拾干净……但陆以并不缺少一个保姆,并且这也确实没有任何用处。而闻兼明也做不到那楠那样死缠烂打,他始终觉得一个人至少要维持自己的体面和尊严。

只是,现在陆以连和他上床都不愿意了。

想到陆以提出的条件,闻兼明不得不感觉窝了一肚子火。

这口气窝在他胸膛里让他辗转反侧,不出意外地,他失眠了。一个人失眠的时候,尿意总是来得特别频繁。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熟睡后,闻兼明又爬起来上厕所。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半夜两点多,他脑子昏沉,好似足有千斤。

陆以的房间在他正对面,闻兼明走在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极轻地拉开门出去。踏进客厅的那一瞬间,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抬眼一看,客厅的立式空调被调到了十六度。闻兼明心里暗骂那楠在作死,这么吹明早不感冒就怪了。

他打算去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闻兼明从客厅这头绕到另一头,需要越过中间的沙发和茶几。

沙发中间一团凸起,那是睡着的那楠。闻兼明走近时,发现被子一大半掉到地上,那楠两条腿裸在外面,却把脑袋盖得死死的。

“……”

闻兼明捡起地上那截被子,把整张被子揭开,打算重新替那楠盖好时,一双手僵在了半空。

那楠根本没睡,他带着耳机,短裤褪到大腿,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抓着自己。手机上正是两个男人搂在一起摔跤的画面,他脸上还盖着一块让人眼熟的布片……

那楠身子一凉,一下子坐了起来,借着手机的光,能看到他脸上受到了一点惊吓,但这点惊吓很快烟消云散。他抬着眼皮看闻兼明,嗓子发紧地喊了声:“老师……”

闻兼明皱起眉头:“你在客厅……弄什么?”

那楠笑嘻嘻的,说话急了点:“没办法啊,我又没有房间,老师……”

闻兼明把被子扔到他脸上,撞上这种事……怎么说都不能说很愉快。闻兼明转头回房间,就在这一刻,他脑子像是被闪电劈中一般,又两步走了回来,从地上捡起了刚刚从那楠脸上滑落的布片……

闻兼明青筋直冒、咬牙切齿地攥着自己的裤头,恨不得劈头给那楠一耳光。

“你他妈怎么这么变态。”闻兼明第一回 说了脏话。

那楠丝毫没有羞耻:“那还不是……因为……老师……不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