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447 字 4个月前

“好,我知道了。”闻兼明说,“那我中午就自己吃了。”

“嗯,你自己吃吧,一会儿会有人送菜过来,你收一下。”

闻兼明照顾他和那楠,让他很过意不去。现在闻兼明又是放假,不需要住在他家的这种便利,陆以就只能尽量在物质上多付出一些,他觉得这样更符合闻兼明坚持的公平。

“嗯,好。”

“那我先走了,晚上见。”

“下午想到吃什么,信息告诉我。”

“好。”

陆以笑了笑,从饭桌下的抽屉里扯出一根皮筋,把蓬乱的头发抓起来扎了个小揪,露出额头让他显得精神了些,他在出门前又想起什么:“你下午问问那楠想吃什么吧,他说太累了没什么食欲。”

陆以离开后,闻兼明重新回到床上,他觉得闷,便把所有窗户打开,即便这样,还是闷,他就闷在这种凝滞的空气中,任由一颗混沌的大脑迷糊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雷声,接着是雨声。天色昏暗像是到了黄昏,在雷雨交加中,闻兼明有些半睡半醒,那一丝尚且清明的神志像是从一片混沌里高高挂起,还能思考。

他想夏季都快过去了,却还有这样的雷雨,原来觉得闷是天气的原因。他知道他没在自个家里,为什么在别人家里?为什么要这样用心的付出?对了,他喜欢陆以啊。为什么喜欢陆以?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他没怎么喜欢过别人。学生时代被表白的对象基本都是女孩子,参加工作后很快和何文初结了婚,从此失去了正常的追求和被追求的机会。有时候会对那些影视书籍里所呈现的二手爱情感到好奇,有时候也会想要爱上谁,哪怕仅仅作为一种体验。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体验非但没能丰富他,反而像是掏空了什么一样。

他后悔了,或许在云南还是不该回来,如果自己能忍住了那时迫切的冲动,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闻兼明能思考,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天光,能听到雷雨声,他好像醒过来了,身体却一点也动不了。他听到外面的门打开,像是陆以回来了,他试图呼救,但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只听到开门声,并没有人进来,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站在雨帘里,手里拿着一把伞却没有撑,好像要去给谁送伞,但下一秒他又知道自己躺在床上。梦境和现实交织着,闻兼明无法动弹,只觉得好像有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越想挣扎越难以呼吸,而越难以呼吸,他就越发想挣扎……

“老师……老师……”

声音像是穿透把他包裹起来的水,钻进闻兼明的耳朵,同时一股冰凉的雨水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孔里,他终于动了一下。

“老师,你鬼压床了。”

闻兼明猛一下坐了起来,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疲惫的感觉一点也没有缓解,他乏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阵雨小了些,乌云也散开了,看样子还是下午,并没有很晚,并不耽误晚上做饭。他看到站在床边的那楠,恍惚了一会儿:“你怎么这时候回来?”

那楠不满的语气相当挑衅:“你今天没给我送饭,我不干了。”

半晌后,闻兼明才想起那楠说的是他不在便利店干了——前几天刚好用这个话威胁过他,闻兼明简直觉得好笑,只是他现在无力得笑不出来:“……随便你。”

那楠质问:“你为什么不给我送了?你答应过我的。”

闻兼明可能无法理解那楠那种永远理直气壮地要求别人的样子。

那天闻兼明说那楠成天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没有正经事,没有社交,没有朋友,像个蛀虫,很快就会彻底报废,建议他去找份工作,接触下人群。

那楠就提出他去工作,闻兼明也要像给陆以送午饭那样给自己送饭。闻兼明只说如果做得多,会顺手也给他送过去。

顺便多做一点饭不是什么难事,顺道给那楠送过去也并不多麻烦,哪怕送到后那楠要求他陪着他吃完,因为一个人吃饭最无聊,闻兼明也乐意花费那点功夫。但这并不是他做的承诺,只是他的举手之劳,但别人不能把他的举手之劳的好意变成强加到他身上的责任,他又不欠谁的。

闻兼明冷漠地:“你再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天天给你送饭的?”

“你答应过。”

“我说的是顺便,今天不送,是因为今天不顺便。”

“……那我不去打工了。”

闻兼明简直气得想笑,于是他冷笑了一声:“那是你的事。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多说一个字,所以你也不必要来要挟我,我压根就不关心。”

“…………”

继没吃到闻兼明的饭,也没吃饭之后,那楠的确被这样一句话狠狠伤害到了。因为闻兼明切中了那楠的要害,无论他怎么做,无论他示好卖乖,还是无理取闹,都没有一点作用,因为闻兼明一点也不关心。

他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闻兼明有时对他挺友善,而当那楠想多要那么一点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