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1 / 1)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079 字 4个月前

“姑娘,你可不能这么说……”

“那我要怎么说?我活该被流氓摸?”

“那你也应该找警察,而不是私自斗殴,还把人打这么严重。受害人要不愿意和解,你们都够判刑的。”

被摸的女生气得不轻:“那你就说我是不是活该……”

“没有人活该,按法律,他俩该被拘留15天,罚款500元。”

“…………”

警察靠过来,看着女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不会和解,你们跑不了判刑的。所以各退一步吧,想想你们也把人揍得挺惨,其中一个躺医院一时半会都下不来床……”

陆以插话进来:“对方要多少?”

警察说了个数,另外两男生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就说,那人也不是他们揍的,都是那楠一个人下的狠手。

“反正受害人要这个数,不然就要上法院……”警察说。

“那也轮不到我们……”

警察没说话,算是默认,监控里狠揍别人的就是那楠,这点证据确凿。

陆以走到那楠身边,虽然他把别人揍得很惨,他自己脸上也挂了彩,看起来倒是他们这边这些人里被揍最惨的。

“要不要和你家里联系?”陆以小声问那楠。

“用不着。”

“陆哥,你也不用管我,是警察非要让我联系个人。”

陆以按了按他的肩膀,转头跟警察说:“我们愿意赔偿,麻烦你们去和对方协调。”

那女生也赶紧插话进来:“不管最后赔多少,我们都出一半,怎么说那楠也是给我出头。”

“哥……”

“今天我可以把人带走吗?”

“可以,过来办个手续。”

折腾到了半夜,陆以开车载着那楠回家,城市的喧闹沉寂下去,深夜的城市寂寞得如同挂在天边的昏暗的月亮。

“还好吗?”陆以问,“要不要去医院?”

“……对不起。”

陆以诧异地看了那楠一眼。

“这笔钱我先欠着吧,以后会还。”

他有些局促,无意识地用手指搓着左手手腕上的纹身。被破坏的皮肤早已经痊愈,凸出的疤痕颜色更浅,这些交错的伤痕形成图案,遮盖另一些交错的伤痕。

“别伤害自己。”陆以淡淡说道。

那楠立马停止揉搓自己的手腕,把左手放到身侧,避过陆以的视线。

“记得我们第一次在monkey club见面吗?你用垃圾桶把一个大个砸晕了……”

不知道陆以想说什么,那楠只“嗯”了一声。

“还有那次你在我家门口,浑身是伤,你说你和家里吵架,又和别人打架,七八个人打你一个……闻兼明认为你有情绪问题和暴力倾向,让你去看心理医生。但我觉得,与其说是你控制不住脾气要和人打架,更像是你希望别人来揍你一顿。

“在被拒绝、被伤害的时候,你是对别人愤怒,还是对你自己?”

那楠垂着头,从喉咙里咕噜出来几个字:“别说了……”

“自我厌恶、自我憎恨、自尊感低,以至于破罐破摔,什么都不在乎了。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吗?”

那楠咬着发抖的嘴唇,说不出话。

“其实到处都是平庸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是少数,平平无奇才是绝大部分。或许你的成长环境给你造成了某种错觉——优秀才是正常的,资质普通的人是自己不努力不上进。但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智力、天赋,甚至‘努力’这种特质,都是与生俱来的,是上天的馈赠。”

没有人比陆以对此的感触更深,生为一个普通人在面对极具天赋的人面前的无力感。如果那楠真如他所说,那么面对父母高要求时的无力感、面对自己优秀弟弟的无力感,日复一日的累积,也难怪他长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总之,不管是讨厌别人,还是讨厌自己,都不要自我伤害。”陆以腾出一只手薅了薅那颗低垂着的脑袋,给了那楠一个笑容。

那楠看着窗外,对着路灯明灭的夜色陷入沉思,久久才背对陆以说了句:“哥,你要真是我哥就好了。”

陆以笑:“那我就不能睡你了。”

那楠终于牵了牵嘴角:“其实我不介意。”

“那楠……”

“嗯。”

“你可以和我一起生活。”

冷不丁地,陆以说出这么一句奇怪的话,但他有种预感,那楠会答应他。

果然,那楠几乎没有思考,立马答应道:“好啊,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紧接着又问,“怎么一起生活?像男男朋友,还是哥哥和弟弟?”

“随便,都行。”陆以说。

只要有人和他在一起,并且不会轻易离开。

“会上床的哥哥和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