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337 字 4个月前

第36章 我家也可以

“可以先喝点你们的酒吗?”金熙说着,手已经往醒酒器伸过去了,“一会儿你们也可以喝我们的。”金熙转头问她朋友,“白葡萄酒怎么样?”

“你们拿去喝吧,陆以不能喝酒,剩下的我们有点喝不了。”闻兼明主动把醒酒器递过去,“不浪费就好。”

金熙倒是不客气,摇了摇醒酒器,还有两杯的样子:“就自己人随便喝点,我们也够了吧,那就不额外点酒了?”她又看陆以,“你怎么回事,不前两天还才喝了,胃又不行了?”

陆以没说话,看着金熙,脸色严肃,金熙才觉察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她看了一眼闻兼明,他正埋头切肉,好像压根没听到。

但金熙却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原来他们老板惧内。

“我胃没事,不劳关心。”

“哈哈哈,那是,一点点果酒没事,还能补充维生素……”

在金熙拼命挽回的时候,陆以也下意识瞟了一眼闻兼明。

他担心闻兼明知道他还在喝酒,就好像靠着他的照顾才恢复了健康,这样有种糟蹋别人心意的罪恶感。但酒他戒不掉,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闻兼明知道。

但闻兼明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压根不关心这件事。他这种漠然的态度,反而让陆以好受了一点。

“但你这要彻底戒酒好像也行不太通,自己不喝可以,有的客户还就喜欢这一套不是。”金熙把工作搬了出来,希望老板的“内人”足够通情达理,不至于因为她一句话,回家让她老板跪搓衣板。

“嗯……”陆以喝了口柠檬水,“以后尽量避着点这种客户,也不是所有都能在酒桌上谈下来。”

“但这种酒桌上的单都是大单,就上次……把你喝进医院那次,老秦说谈得差不多了,能拿下来,”金熙呷了口红酒,喟叹一声,“这单成了,今年的份额就完成了啊,你也松了口气不是。就是下半年要休假,也能安心疗养……”

“咔嚓”一声响,从闻兼明的方向传来,桌上所有人同时转头,看见他面前的骨瓷餐盘一分为二,食物从中间的裂缝漏到了桌子上……

“怎么了?手割到没有?”挨在他右侧的陆以赶紧拿纸收拾桌子上崩出来的肉块。

“没事,切得用力了点。”他接过陆以手上的纸巾,“我自己来。”

牛排刀比一般的餐刀更大,也更锋利,木质手柄,钢制刀刃,挺有分量,不过把陶瓷餐盘切碎的情况还是不太常见。陆以叫来唯一的服务员,重新给闻兼明换了餐具。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用餐还在继续,金熙又把话题扯回了陆以的工作中。

只有闻兼明看了那楠一眼,额角的青筋看出他极力的隐忍。

但那楠并没有注意到,而是笑嘻嘻地和金熙的朋友聊天,那姐们儿兴致勃勃地要把自己和那楠同龄的侄女介绍给他。

陆以对刚才金熙当着闻兼明的面,说出他进医院的真实原因也没什么特别反应,他仍然兴致勃勃地听金熙聊他公司员工的八卦。

只有闻兼明,心里酸涩气愤。明明那楠的话漏洞百出,毫无逻辑,但他却忍不住信,忍不住抱着某种期待,还曾试图去和陆以求证。他想着那天晚上,他差点就问出来了,如果真的问出来,他大概只会变成一个卑微的笑话。

那楠他们先吃,自然也先吃完。金熙让他们有事就先走,也不用替她们结账,牛排馆老板跟她是朋友,但她也没办法让老板给陆以他们打折,所以就各管各。

陆以叫来服务生结账,那楠说他去趟洗手间。卫生间在小院的角落,他前脚刚跨出门槛,闻兼明就跟了出去。

那楠尿完在水池前洗了手,又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心情难得这么愉快。

有人会说,一个人的心情完全被另一个人的情绪牵动,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很可怕,但那楠不这么觉得。他的情绪被闻兼明牵动,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真正体会到了心悸和快乐,而那些闻兼明给他带来的失意、沮丧和烦躁,也不过就是和他过去的每一天罢了,他一点也没有因为喜欢闻兼明损失任何东西。

真是心有灵犀,他正想着闻兼明,闻兼明就出现在了镜子里,恰好站在他身后。那楠唇角带笑,刚转身喊了句“老师”,闻兼明就揪着他的衣领把他顶到墙上。

“……老师?”

“你为什么骗我?”

“嗯?……你指哪件事……”

“……你骗了我多少事?”

闻兼明额角青筋不由得跳了跳,能这么玩弄他,还这么毫无愧疚之心的混蛋,除了那楠找不出第二个,连何文初都没有把他气到这种份上过。

那楠也很无奈:“我也不知道啊,我一向不记得和别人说过什么……你就说哪件嘛……”

闻兼明捏紧手指,用了十二分的克制,才没有把拳头挥到那楠脸上。

“你说陆以胃出血是因为我……”

“我这么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