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95 字 4个月前

那楠终于洗好了,在浴室呆了太长时间,以至于他皮肤都是一片冒着腾腾热气的红。他也穿闻兼明的t恤,但因为身高矮上一截儿,衣服明显大了许多,下摆遮住半个屁股,而他没有穿裤子,前面也随着他的步子若隐若现。

当他匆匆忙忙弄好,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急切地跑进卧室里,竟然发现这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中间隔着好几米的距离,突然愣了一下。但那种兴奋感早已经压制住了一切,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气氛有什么不对劲儿。

那楠下意识想往闻兼明那边走,但刚跨出一只脚,和闻兼明来了个对视,他就迟疑了,闻兼明不会先接受和他亲热的。那楠脚步一转,迎着陆以的目光,朝他那边走过去了,他已经想好要怎么亲吻和卖弄风骚以至于让闻兼明无法抗拒和他亲密接触,就像第一次那样。

“那楠,”闻兼明叫他,“过来。”

那楠对闻兼明主动叫他感到惊愕,但短暂的惊愕之后,他心脏悸动得像要开出花来。他走过去,脸红红的,越是靠近闻兼明,却没由来的越是紧张,直到他站在他面前时,便不由自主往下拉着衣摆,不知道怎么做了。

闻兼明的手扶上他大腿,刚洗完澡的潮热,和一双已经凉下来的手,像凉水泼在烧红的铁皮上面,“滋”地一声,那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手指尖都忍不住发颤。

闻兼明握着他的腿,把他往自己身前拉,在那楠分开腿站在他面前时,他说:“坐下。”

那楠坐在闻兼明腿上,他没穿裤子,闻兼明的短裤也只到腿根,那楠感到有些羞耻。他转头去看另一边站着的陆以,陆以抱着胳膊看他们,并没有什么表情。

“很紧张?”闻兼明问,“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睡吗?”说着他手已经从那楠的衣边往里伸进去。

那楠的确很紧张,但这种时候不能露怯,他勾上闻兼明的脖子,滑到他腿根上坐着,胸膛贴着他的胸膛,主动吻了上去。

……

太阳偏西了,橘色的光线透过纱帘照进屋子里。陆以后仰着头,意乱情迷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看着被夕阳染成橘色的纱帘,开始是他自己的视线摇晃着,看得久了,好像有风从哪里吹了进来,吹得纱帘水波般摇曳……

第38章 来玩啊

夜幕刚刚降临,陆以驱车回家,刚好撞上晚高峰,车子在车流里费力往前挪。外界的阻塞引起内心的阻塞,陆以有些胸闷。

那楠在副驾驶,闲不下来一样,一会儿翻置物箱,一会儿越到后座拿了个靠枕,一会儿又把内视镜扭向自己拨头发,最后把车里的音响连到自己手机上,开始放音乐。

音乐一首一首更换,最后停在摇滚乐上。他把声音调大,随着邦邦响的节奏摇头晃脑地唱歌。

音乐戛然而止,那楠脑袋晃到一半,像被陆以按了暂停键,外面车流的嘈杂声重新涌进车厢……

“太吵了。”

“嗯……好吧。”那楠重新坐好,“那不听了。”他手肘杵在车窗,撑着脑袋,偏头看陆以,“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没有。”

“但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可能是你太高兴了。”

“哦……可能吧。”这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哥,你在牛排馆和老师说了什么啊,我和他之前还在吵架来着……”那楠想起闻兼明掐着他脖子生气的样子,让他有些畏惧,但同时也十分兴奋。

他原本可以不那么混账,也会好好说话,但他控制不了。像是一种从小到大的惯性,想要得到关注和喜欢,避免让人漠视,而开始变得混账又恶劣的惯性。而只有当他得到了某种关注,无论好的,还是坏的,这种惯性才会停下来。

“没说什么。”陆以换了个话题,“你是不是也要开学了,有什么要提前准备的?”

“啊,没有……我退学了。”

“怎么突然退学了?”陆以语气平常地发问。

“本来就挂了很多科,如果不是我爸妈,我早就该被学校退学了。前两天我爸给我电话,我就告诉他我不念了。”

“你爸怎么说?”

那楠耸耸肩:“还能怎么说,除了没把断绝父子关系说出来,别的都说了。”

车子又缓慢地前进了一段,陆以跟着挪。

“你就没想过和家人修复下关系?至少,不要搞得这么糟糕。”

“我想了,”那楠摊开手,“如果修复关系是要我跟以前一样硬装进他们给我准备的模子里,那还不如现在就让我去死。”

“别胡说。”

那楠笑了一下:“放心吧,我现在挺好的。再说,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我是同性恋,再怎么努力修复都白费,就算是那奕,如果他胆敢跟男人搞在一起的话,我爸妈也会跟他断绝关系。”

那楠不想陆以担心他,又说道:“我准备在俱乐部好好干,下半年有个小比赛,说让我去参加试试水,这段时间也和其他队员有集训。”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