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203 字 4个月前

“……亲爱的怎么样?”

“我挂电话了。”

“我错了,我错了。”那楠不给闻兼明挂电话的时机,“老师,你什么时候来我俱乐部玩啊?你上次说要来,我都跟经理说好了。”

对面沉吟片刻:“我这周六有空。”

“周六也行,只是周末人稍微多一点。”那楠又拿着电话去问房间里的陆以,“哥,你这周六有空吗,去俱乐部玩,老师说他周六可以去。”

陆以开着电脑伏案画图纸,这个方案要得比较急:“我不去了,我有个活比较急。”

但这好像也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有些抗拒看到那楠在闻兼明面前那么卑微的样子。

是卑微吗?但那其实和他无关。

那楠又回到客厅:“陆以说他不去,他工作有点忙,这两天晚上回来都在加班。”

闻兼明没再说什么,但他的沉默所表达出来的失望感觉已经通过听筒传到了那楠心里。

那楠心一沉,立马有酸涩泛滥开,但他马上故作轻松道:“陆哥不去怎么行啊,等我再问问他,先挂了。”

“好。”

那楠绕了两圈,去给陆以冲了杯咖啡。

金九银十,买房旺季也是陆以业务的旺季,这段时间,一向能偷懒绝不放过的他也得时常把工作带回家做。不能那么频繁地饮酒后,他给自己买了台咖啡机,企图用咖啡因代替酒精。

“哥……”那楠把咖啡递到陆以书桌上。

陆以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太甜了。他把杯子走递回给那楠:“去给我加点冰块。”

“你还是不要喝太凉的,胃不好。”

陆以眉头挤一起:“那你就给我喝热的,你不知道温咖啡最难喝?”而且还甜得腻人。

“太热会烫伤喉咙。”

陆以无奈看了那楠一会儿,一仰头把一杯咖啡全灌下去,把空杯给那楠,又伏案工作。

那楠凑过去:“你最近好忙哦。”

“嗯。”

“什么时候能做完啊?”那楠盯着屏幕。

“工作是没有做得完的时候的。”陆以随口答应道,注意力还放在手上的活儿上面。

“这次的什么时候交给客户?”

“周一。”

“那这周末你真的不能和我们一起去玩了。”那楠叹口气,“那我跟老师说改个时间吧。”

陆以转头看了那楠一眼:“你们自己去玩啊。”

“两个人有什么意思。”

陆以戏谑笑道:“和你老师单独玩没意思?我看你巴不得才对。”

“你这真的看错人了。”那楠说着,从陆以敞开的胳膊坐到了他腿上,把咖啡杯放上桌子,手臂搭在陆以肩头,“当然啦,老师肯定想你去的,但撇开他,我也想你去看下我的工作环境,还有我在做什么之类的。”

那楠抓了抓头发:“很奇怪,我从没觉得我对谁有做好什么的义务跟责任,但我却希望自己能满足你对我的期待。”

陆以把手放在那楠腰上,仰着下巴看向他:“我对你没什么要求和期待。”

那楠抱住陆以的脖子,坐在他腿上左右摇晃:“陆哥,你怎么这么好,你真的太好了,我那楠简直无以为报……”

陆以笑:“接下来是不是要以身相许了?”

“不是接下来,是已经相许了,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一直赖着你。”

“那你的老师呢?”

那楠不假思索:“老师的话,剩下的只有心了呗。”

陆以刚刚还因为玩笑而扬起的嘴角撇了下去。那楠刚刚还雀跃的神情也黯淡了一些,他叹口气:“要是我们三个能在一起就好了啊……”

那楠的感叹一句接着一句:“要是我先遇上你就好了啊……”

“是不是闻兼明也会让你觉得很累?”

“嗯?不是啊。”那楠低着头,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陆以,“你要是早点遇上我的话,说不定就不会碰上程锦文了。”

陆以心里苦笑,他遇上程锦文是在高中,那时候那楠还是个小学生,就是真的撇开时间空间的距离,真遇上他也什么都不会改变……

“哥,”那楠的话打断陆以的想象,“那个姓程的是不是最近又联系你了啊?你最近情绪都不太好。”

陆以惊讶于那楠的敏感。之前就说过他会因为程锦文情绪低迷,陆以并不想让人知道这些,所以这次程锦文联系他,他还刻意隐藏了,比如想喝酒的时候,他会选择灌下两杯无糖的咖啡,没想到还是被那楠感觉到了。

是的,程锦文联系了他,说十月有个研讨会,他会回国呆上大约半个月,约陆以出来吃顿饭、叙叙旧。

他们已经很多年没再见面,上一次见面还是程锦文在念博士的时候,也是有事回国呆一段时间,约了陆以。中间这些年,陆以不敢肯定他一次都没有回来过,只是他从来不问这些,程锦文也从来不说,反正他们没有再见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