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500 字 4个月前

他们去食堂的路上,那楠一边走一边和这两人介绍。俱乐部室外主要就是滑板训练场地,室内有两层。一楼有篮球场、排球场、羽毛球场、网球场等球类运动场地,和一个游泳池。负一楼是健身房和餐厅。

穿过一排排器械、跑步机和一些肌肉发达的健身爱好者,才到了最里面的餐厅。餐厅是自助餐模式,分健身餐区和非健身餐区。健身餐区的食物就十分单调健康,非健身餐区则是蒸煎煮烤,中日美韩,各式各样的食物都有。

陆以凭借自己的员工牌,又和门口的熟人说了两句,便带着闻兼明的陆以免费进去了。他们找了个空座,拿了些东西吃,味道还不错,大概相当于外面人均百来块的自助餐厅。

“没想到你还挺受小孩喜欢。”闻兼明说,这是他对那楠最意外的地方。

除了那楠哄好的那个快要哭的幼儿,其他人在结束训练时都会和他说“谢谢”,再说一声“老师再见”。做了这么多年老师的闻兼明,倒是很少有这样的待遇。或许是他的学生都二十来岁,人一旦长大就不再可爱。

“小朋友的喜欢是最容易得到的喜欢。”

闻兼明沉默,他从来没被小孩喜欢过。

“老师,你是不是没被小朋友喜欢过啊?”

“……”

“那楠,你在这儿,我正找你呢,”一个干瘦的黄发青年,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撑在那楠肩上,“一会儿吃完饭练习吗?我想让你再教教我怎么空中转体。”

那楠看了看闻兼明和陆以:“不行,我今天有事,明天吧。”

黄发青年失望地“哦”了一声。

“没关系,你去吧 ,我也想看看你们怎么玩的。”闻兼明说。

“哥,你呢?”

“我跟你们一块儿。”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楠抬起头看请教他的俱乐部会员:“那好,一会儿训练场见。”

第40章 老公和男朋友

俱乐部里除了初学买课时的学生,还有一些有基础的会员,比如刚才那个黄头发的青年。教练除了带学生,自己也经常需要为比赛活动做训练。大家使用同一个场地,互相学习一起玩闹,技术好的就很受追捧。

那楠来这地方时间不长,已经在俱乐部里小有名气,除了他技术不错,也有他长得不错,个性外向随和的原因,当然,个性这点只是别人的自以为是。

三人走在训练场上,这会儿刚过午饭的点,人还不多。

走在顶棚撒下的阴凉里,吹着凉爽的风,刚吃饱的陆以有些犯困,他懒洋洋问道:“你下午还有课吗?”

“没有了。你们下午想玩点什么,打球怎么样?”

陆以觉得现在让他干什么都提不太起劲儿。闻兼明一副还在思索的模样。

“不想这边玩,我们另找地方也行啊。旁边有公园,有酒吧,酒吧这时间有点早,还有酒店……”

那楠正想还有没有其他选项,前面一块双翘板带着风飞速向他们三人冲过来。一块滑板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撞到小腿也会起一个大青包,绊住脚也会摔一跤,这都是玩滑板最经常发生的意外。

那楠在两人中间,滑板冲陆以而来,避是来不急。他助跑两步,迎着飞快冲过来的板子一个健步稳跳上去,再倾斜身体,单脚发力,在十分局促的空间瞬间转了一个幅度很小的弯。一转过身,他双脚上去一个横刹,滑动的身影戛然停止。

他转向滑板冲过来的方向,对着刚刚脱板的学员脚下用力,滑板悠然地回到了对方脚下。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对面的学员顿时有些看呆了,直到那楠对他挥手,才说了声“谢谢”。

陆以从后面跟上来,把胳膊搭在那楠肩上:“小朋友,很不错哦。”

“还凑合。”那楠挠挠头顶,耳朵尖红得有点难为情。

“你学滑板多久了?”

“学了……”这个问题还不太好回答,是从小学几年级开始的来着?他记得是那奕买钢琴那年,他才买了滑板。那奕买钢琴应该是刚上小学,因为他刚上小学他妈妈就送他去钢琴老师家,不去也强迫去,直到他把老师家的琴键扣了下来,他妈妈实在没脸再见那位钢琴老师才得以作罢。

那奕一年级,那他是三年级,三年级他几岁来着?那楠下意识开始掰手指头……

闻兼明看着那楠不太够用的手指,眉头微蹙:“你不用想了,我只是随口一问,也不是非要知道。”

“等会儿……七年吧,应该是七年,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二。后面有段时间没滑,最近才捡起来。”

其实上了大学,父母管教起他来也很力不从心,他完全可以接着滑,但就像跟什么赌气一样,他一直没碰。不过重新开始,那楠没想到自己还能从滑板上得到乐趣,不仅乐趣,还有金钱和自我满足感。

开始他担心自己和学生处不来,毕竟都是些小孩,最大的也不过13岁。事实上,他不仅和孩子们关系很好,而且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他的学生们。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