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429 字 4个月前

“别见了,我们回家吧。”那楠说。

“先停下。”陆以伸手去抓那楠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他最近在学车,前面的操作都考过了,但科目四没考,还没拿到驾驶证。

那楠只好把车停在路边,有些烦躁地问:“你到底怎么想的?”

陆以沉默。

“我觉得,不管你有多少复杂的想法,但你根本不想见他,不想见就不见呗,用得着这么逼自己么。”

陆以不想见程锦文,其实他自己知道,只是没想到仅仅只是从远处看到他,都会难受成这种样子。那种日积月累的痛楚,在那一刻满上喉咙,仿佛一双手掐住了他,让他快要窒息。

正确的做法是彻底放下,彻底忘记程锦文,在日复一日的折磨和煎熬里,他带给自己的痛苦早已经超过了失恋本身的痛苦,也远远超过了陆以可以承受的程度。他应该像剜出一颗恶性肿瘤那样,连肉带筋地将那个人切割出去,会痛、会流血,但只要不死,最后就会慢慢愈合。可是陆以做不到,这颗肿瘤曾经是他的心脏,一旦切除了,似乎什么都不会留下了。

“我们回家吧。”那楠软下语气,有点请求和诱哄的意思。

陆以缓缓张口:“我和他,我们还没有结束……”

“所以你是想要一个结果?”

陆以再次把脸埋在手心里,声音疲惫厌倦:“我做不到……”

那楠喉头滑动,咽了口唾沫,片刻后终于下定决心:“那我替你做。”

他开门下车。

“那楠……”陆以喊了一声,把脸抬起,看到那楠果决的,已经往百米外的咖啡厅跑过去的身影。他把后面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他不知道那楠会怎么帮他,会因为没有勇气主动过去,而把程锦文带过来吗,还是跟程锦文说自己想和他分手?程锦文会觉得奇怪吗,在他心里,他们应该早就分开了吧。

陆以痛苦地闭上眼睛。

那楠的身影飞快地消失在咖啡厅里,还不到五分钟,那楠重新回到了车里。

陆以睁开眼,诧异看向那楠,这么快,而且只有他一个人。

那楠蹭了蹭额角的细汗:“好了。”

“这么快……你和他说……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说我是你男朋友,让他不要再给你发邮件打电话骚扰我们,让他滚远点。一个优秀的前男友就应该像个死人一样……”那楠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陆以的眼里逐渐盛满眼泪,然后泪水顺着脸颊大颗大颗滚落下来,“……哥?你怎么了?”

那楠有点心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陆以这样。他看过很多次陆以难过的样子,但第一次看见他真的哭出来。

“是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要是你觉得我说得太过分了,我再去跟他道个歉还是怎样……你还是不想分手?那我去告诉他我胡说的……”

那楠的话被打断,陆以一把拉过他,抱着他,却把自己的脸埋在他肩上。只觉得心里很痛,痛得快要抽搐而死,然而又觉得突然轻松了。那楠把话说到这种份上,程锦文恐怕真的再也不会联系他了,这么多年的爱和痛,就这么一瞬间,好像轻飘飘的结束了……

电话这时候响起来,陆以抬起头看向操作台上的电话,程锦文打来的。陆以看着电话犹豫,任凭它响个不停。一只手从侧面伸过来,那楠询问地看着陆以,陆以撇开了眼睛。

那楠挂断电话,点进手机,把号码一起拉黑了。

“回家把他的邮箱地址也放到黑名单去吧,反正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

陆以咬着嘴唇,最后说了个:“好。”

车子启动,驶过小吃街和学院路的梧桐,下午的风带着阳光的味道从车窗里涌入。陆以脸上的泪痕已干,眼睛还红得厉害。他声音嘶哑的:“陪我去喝点吧。”

这是最后一次了,为自己前面那些痛苦的岁月,也为日复一日的酗酒画下句号。

陆以打算戒酒。

“好啊。”那楠说着拿手机打电话,“我叫下老师,也不知道他下午有没有空。”

“今天不叫闻兼明好吗?”

那楠略犹豫,还是把电话收起来:“好吧。”

第44章 醉生梦死

“文学作品鉴赏活动除实现审美价值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价值成分,诸如认识价值、道德伦理价值、教育价值和政治价值等,而这些价值的实现,又都是在审美价值中实现的……”

下午最后一堂课要上到七点多,又是公共课,不仅学生疲乏得无精打采,闻兼明也提不太起劲儿,只是照本宣科念课件。

明天又是周末,那楠周末要带学生,比平时更忙。不知道陆以公司旺季过了没有,前段时间他天天熬夜,这对他身体很不好。

闻兼明有心照顾他,又觉得这种细致入微地去体贴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肯定招人烦,他只能谨慎地恪守着人与人之间应有的距离。

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工作日晚上,陆以常会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