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567 字 4个月前

“啊……疼……”那楠用力地推陆以的头,“又不是不让你做,别搞得跟强*一样啊……”

陆以把他两只手拉下来,一只手捏着手腕按在头顶,再次把牙齿埋进他的肩窝里……

完事后,陆以起身去裤兜里摸了一根烟,靠在床头,默默抽烟。他释放了焦躁之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慰藉的平和,灰白色的烟雾后面,只是一张苍白又茫然的脸。

那楠也很茫然,陆以第一次这么粗鲁,也是第一次没有征求他的意见。他们偶尔会上床,陆以主动要求,那楠一般也没什么意见。他不反感和陆以做,但也不痴恋于此,就像和一个熟悉而又信任的人在一块,不会有什么担心,但也少了点刺激,需要藉着对闻兼明的想象才行。

那楠很识趣地没有去探究为什么今天陆以会这样,只是问:“哥,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陆以收回散乱的思绪,看了看手里的香烟,把烟蒂丢在床头的可乐罐里。罐底残余的液体,让烟头轻微地“呲”一声。

他被烟熏过的嗓子有些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加班太多了。”

“抽烟对身体不好。”那楠劝道。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有种黑色幽默。但他可以不在乎自己身体,却不能不在乎陆以的身体,因为闻兼明在乎。

“我已经不喝酒了。”

那楠笑了一声:“把胃搞坏了,再接着把肺搞坏?”

陆以摇了摇头。

搞坏的大概不是胃,也不是肺。

干燥的北方,这年雨水偏偏很充足,冬天的雨水就是雪,才过了冬至又接连下了好几场雪。双旦节也淹没在纷飞的雪花里,银装素裹里张扬着灯红酒绿。

西郊的温泉酒店实际是一个度假村,前有美食商业街,后面是结冰的水池和白雪皑皑的矮山,在这繁华喧嚣的城市边缘生造的自然景观。这自然景观也没那么自然就是了,不过也刚刚适合这些并是真的想去体验自然的荒凉和不便的都市人。

度假村里到处都是节日的气氛,光秃秃的树枝裹满彩灯,塑料圣诞树和大灯笼,交相辉映,中西结合,商家是逮住圣诞和元旦,想的是花一份钱赚两份节日消费。只不过由于圣诞节没有普遍放假,人还不算很多。

陆以从家里开三个多小时的车过来,带了两包换洗衣服,是打算在这地方窝过整个节日的。

他在前台办理入住,那楠在大厅打量着酒店的装饰,十多米高的穹顶,珠帘一样垂吊着水晶灯,在帘子一样坠满的水晶灯中间又吊下一盏硕大的莲花样式的水晶灯。他抬头盯着这屋顶看,就在头晕目眩,快要站不稳时,被陆以叫走了。

陆以订了一间豪华套房,两个开放式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小客厅。主卧全景落地窗,楼在高层,窗帘拉开,眼前就是那片白茫茫的后山山尖。起伏蔓延的空隙里,更远处的山景,在渺茫的白雾里,若隐若现。

稍事整顿后,他们就去酒店中庭的园林里找泡池去了。酒店是个半弧形,往两侧延伸的建筑像手臂一样环抱着中间的封闭式庭院,大大小小的泡池散落在庭院里,大的能装下几十人,小的仅够两三人。因为人不多,很多池子都空着。

陆以和那楠找了一个没人的池子,两人跨了进去。

庭院虽然有玻璃墙和屋顶,不似外面冰天雪地的冷,但因为没有冷气,温度比酒店里面还是低很多。泡池里的热水升腾起蒸汽和水雾,人一进去,就像埋在一片雾气里。池子里的水温比日常沐浴高,没多一会儿,身上脸上就被蒸得透红,每个毛孔都松懈下来了。

泡完温泉,天色暗下来,两人没去餐厅,而是让人把食物送到房间里。陆以和那楠披着厚实的浴袍,坐在主卧落地窗边的地毯上,和着雪景吃晚餐。

那楠扒开龙虾肉里的鹅肝,他不爱吃这种脂肪含量太高的东西,觉得腻。但抬眼就对上陆以的眼睛,突然心虚,又单独把鹅肝酱扒嘴里了。

陆以笑他:“不爱吃就不吃吧,不用这么勉强。”

那楠额不好意思笑笑:“平时吃得少反而吃不惯。……哥这次会花不少钱吧。”

“花不了多少,我平时也没什么特别花钱的爱好。”

陆以公司这两年才能挣些钱,以往每年他赚的钱也就和他手下的高级设计师差不多,所以他的生活水平也一直维持在比较普通的状态。实际上这种状态也并没有因为多赚一些而改变,如果不是因为那楠搬来和他住,他大概也不会因为没有工作间换房。说到底,他其实没什么欲望,能让他执着的东西很少。也可能正是因为少,一旦遇上就特别较真。

陆以把剩下的那只龙虾尾也扒给那楠:“味道还不错。”

“嗯……”单从味道上,比闻兼明做得好吃。他也只是这么想想,没说出来。

“比在家里呆着开心些吧。”陆以吃好了,从衣兜摸了一根烟点上,盘腿靠在身后的床柜上,懒洋洋的半阖着眼,目光却有些贪婪地看那楠吃掉了所有剩下的食物。

“是比在家开心些。”说着这话,那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