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1 / 2)

渣渣得正 吸猫成仙 1514 字 4个月前

“嗯,坐。”家里没什么喝的,他去给那楠倒了杯热水,也不催促他告知此行的目的。反正那楠的目的无非就是那些,他懒得问,也不想搭理,他希望那楠喝完水就离开,还他一个好觉。

那楠抱着水杯,抬起眼睛看闻兼明,他下巴上冒出了浅浅一层胡茬,显得有些颓废。那楠又低下头,心脏发着抖。

“老师,我很想你。”

闻兼明嗓子有些干涩,他舔了舔下嘴唇,也不看那楠,声音沉沉的:“那楠,我已经退出了……”

“……你走吧。”

闻兼明用食指和拇指挤着眼角,痛苦从揪起的眉心逐渐蔓延到整张脸上:“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拜托你。”

那楠从来没见过闻老师这样,他见过他难过失意的时候——在学校的楼顶, 在被陆以拒绝,但他都只是冷着脸,隐藏着自己最真实的情绪。而今天,这个夜晚,在面对那楠时,他的痛苦像是湖底升起的石头,逐渐冲破了结冰的湖面,完全而深刻地呈现了出来。

这痛苦也击穿了那楠的心,泪水逐渐充盈了他的眼睛,他站起来,开始脱衣服。

闻兼明这一刻只顾沉溺于痛苦,对那楠反常的行为无动于衷。那楠脱掉羽绒服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薄卫衣,他又一扬手脱掉卫衣,露出残留爱痕的身体。他脱掉长裤,裤子也只穿了一条,浑身上下只剩了一双袜子,他朝闻兼明走过去。

他坐在他皱巴巴的西裤上,捧起他悲伤的脸,揉着他的眉心,企图展平那一簇皱纹。他去亲吻闻兼明的嘴唇,闻兼明木然地让他揉弄着自己的唇瓣,片刻后,他撇开了脸,几乎是有些哽咽地说:“那楠,别这样……你走吧,我求你了……”

那楠流了满脸的泪水,他固执地掰过来闻兼明的脸,固执地亲吻着他。

“老师,老师,我来之前和哥做过了……”那楠哽咽不已,“他睡着了,我好想你……”

闻兼明讷讷地端详着那楠,那张被眼泪湿透的脸,他脖子和肩上的紫红,他尚且散发着暧昧气息的身体,无不昭示不久前发生了什么。

闻兼明痛苦的眼睛深处像是被一种更加扭曲的痛苦点燃,顿时烧起熊熊火焰。他猛然起身,抱着那楠把他扔进沙发里,狂风暴雨一样吻遍他全身……

第53章 冷血和自私

卧室被白炽灯照得通亮,高瓦数的射灯从吊顶四周均衡照下来,中间还有一盏大灯,所有阴影都被迫蜷缩在物体的底部,最细微的瑕疵都无处遁形。

坐在白色大床上的两个人被这灯光打得惨白,在爱与欲的海洋里游了太久的泳,起来时,爱和欲褪去,只有一具被泡得发白的身体。

那楠肩头上的咬伤这时看起来就更惨烈了一些,红的紫的青的,像挤在一起盛开的花,花瓣张开后露出里面血肉淋漓的痛楚。闻兼明这时候有些内疚,他太久没有这么失智了,无论和谁上床,爱的恨的,也从来没把别人弄成这样过。他小心帮着那楠消毒,撕了好几个创口贴往伤口上贴。

“痛吗?”

那楠斜眼看看肩上的伤:“我说痛的话,你怎么办呢?”

“我轻点。”

“……没意思。”

他又看闻兼明近在咫尺的脸,看着看着就往他脸上凑,嘴唇刚要碰到,闻兼明下意识往后撤开。

“…………”那楠苦笑,“其实有那么一刻,我挺可怜你,但现在一点都不,你跟陆以就是同一种人……我这会儿觉得你也有点活该。”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突然说这些,可能是真的太难过了,难过得失去了理智。他能做到那种程度,抛弃了人格和尊严,把自己当做一件工具、一个容器,来满足闻兼明,而他却吝啬得连一个亲吻都不愿意。

但是说完后又后悔了,他怕闻兼明立马让他滚蛋,或者以后再也不见他。那楠不像闻兼明,他没有那么自尊,也忍耐不了思念的痛苦。

他小心地观察着闻兼明的脸色,是不太好看,但最后也没有说出来让他滚出去的话。肩上的伤贴好后,闻兼明把被子掀在他身上:“很晚了,早点睡。”

说完他拿着东西出去了,又进门关灯。那楠想留下闻兼明一起睡,但这说了也白说,他没开口。只是没想到黑暗中,闻兼明轻车熟路走到床边,叫他睡过去点。

那楠第一次和闻兼明单独躺在一张床上,比刚刚发生亲密行为时更紧张,他直挺挺躺着,一动也不敢动。为什么突然对他放任了,是因为刚刚那些话让闻兼明意识到他有多过分吗?还是他终于意识到他俩的处境那么相似,生出了一点同情心?

“陆以知不知道道你来我这儿。”

“不知道,我也是突然想来就来了。”并不是什么突然想来,而是已经想见闻兼明想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

“你以后还会不会过来?”

“你想我来吗?”

闻兼明沉默,但那楠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有些癌症患者会去相信一些在正常人眼里简直就是智商侮辱的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