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1 / 2)

小朋友嘟着嘴,非常不满他妈妈的不聪明。

他蹬蹬蹬的跑出卧室,对着客厅里的爸爸问了同样的问题。

云飞放下手里的东西,头疼的看着他从学会说话就一天到晚不停歇的儿子。

老婆根本应付不来,每一次都要他来出马。

“儿子,你苏叔叔并没有死。”

“可是葬礼都举行了,田伯伯家的阿强哥说来了很多大人物,苏叔叔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那只是一种障眼法。”

“什么叫障眼法?”

“简单地说,就是你苏叔叔换一个地方活着,他厌倦了咱们这个世界的生活,去了另一个世界。”

“爸爸你骗人,我们班上小明的妈妈死了,他爸爸就是这么骗他的。”

“现在的小孩子,唉。”云飞揉揉眉心,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不耐烦,也不管儿子听不听得懂,飞快的解释说道:“这是上头安排的一项实验,目标是永久的寄存一个人的记忆,这样智慧就可以得到更完整的传承,拿到医学上呢,可以治疗一些绝症患者,实际上他的肉体也并没有死,只是封存起来而已,只要他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

“那苏叔叔去哪了,我还能见到他吗?”小朋友被绕的有点晕乎,但还是抓住了重点。

“当然可以,等你稍微长大一点,能够进入游戏的时候就可以见到他。”云飞说。

“好吧,我要六岁才能进入游戏。”小朋友掰着手指数了数,瞬间就沮丧起来。

“我说,你苏叔叔赖在新世界里不出来了,都没见他的家人有多难过,反倒是你每天把苏叔叔挂在嘴边,我才是你爸爸好不好。”云飞有点不爽。

“可是我好想要一个青梅竹马,田伯伯家的阿强哥说,如果苏叔叔有小孩,她就是我的青梅竹马,苏叔叔在游戏里会生小孩吗?”

“嗤,你小子才屁大点,就想着未来媳妇的事了?”

“媳妇是啥?”

“你都知道青梅竹马,居然不知道媳妇,算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学习,将来继承血色战旗吧。”

“爸爸,你还没说苏叔叔会不会有小孩呢?”

“其实……”云飞怔怔的想了想,摇摇头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是五年前,他做这个决定的话,我铁定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嘛……我真不敢说有什么是新世界办不到的,儿子,那真的是一个世界,是咱们的文明解读不了的东西。”

“唉,你们大人说话真难懂。”小朋友歪着脑袋思考了一阵,最后败下阵来。

“儿子,关于你苏叔叔的事情,你别到处乱说,就当成一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秘密,懂了吗?”

“这个我最拿手,不就是放在自己心里偷着乐嘛。”

“臭小子。”

看着儿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云飞陷入了习惯性的沉思,他一直觉得苏墨很疯狂,从来没想过他还能更疯狂。

百年后。

赏花品玉穿过冰冷的地下通道,皮靴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格外清晰。

这里并不是没有人,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隐藏在黑暗处。

他们防备着任何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哪怕这个人是现任的血色战旗会长,是他们这个团体的最高指挥官。

最后,赏花品玉停了下来,停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这里有几个游戏舱,比现在流行的最新款都要显得高科技。

他躺进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台。

验证通过,尊敬的玩家,欢迎进入【新世界】。

进入游戏后,在哈金斯王城的旅馆里醒来,走出旅馆,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赏花品玉深深的吸了口气,感受着这个百年前古董游戏的强大之处。

比起现在流行的【曙光】,【新世界】反倒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关服这么多年了,这里依旧在运转。

很难想象百年前的技术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可惜从某一天开始,一般玩家再也无法进入游戏。

这其实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普通玩家无法进入游戏,可是血色战旗的人可以——当然,也是仅限于少部分人。

赏花品玉就是其中之一。

他能够进入游戏并没有太多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他姓云,而且还通过种种考验,从田老大手里接过了公会的领导权。

所以那个人就允许他进来。

赏花品打开了通讯器。

“祖爷爷,求个坐标,我云之尚啊。”

“老地方,钓鱼呢。”

坐着中世纪的老旧火车,赏花品玉很快就来到了铁马港城,这是东大陆最大的海港,也是现任海盗之王的治所,每天都有无数的海贼或者是想成为海贼的人来拜见。

可惜,海贼王并不太喜欢见人。

作为东大陆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也是东大陆前不久才带着大军横扫一处深渊世界的最高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