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请支持哦(1 / 2)

83_83384如汐设法引诱康熙,兮兰腹痛康熙心急

如汐自信满满的吟诵着自己最喜欢的诗词,却没有想到这首词已经为她引来了天大的麻烦,将她推向了毁灭的深渊。

康熙与胤禛虽然身为满人,然而却自幼饱读诗书,两人的汉学造诣已经不输给任何一位诗书大家。他们只听了这首词《卜算子咏梅》的前两句词,便已经为其中蕴含的风范与意境而惊叹不已。两人面上虽然丝毫不显,脸色如常的听着如汐吟诵了整首诗词,然而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心中皆暗自猜测着能写出这样具有凌云之势、胸襟开阔的词人究竟是怎样一位人物?

虽然历史上不乏文人墨客喜欢以梅花为题,吟诗作词,借物抒情,然而康熙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与众不同的咏梅词。康熙原本以为陆游的《卜算子咏梅》已经是极为出色的作品,然而听闻如汐吟诵的这首词以后,方才知晓原来世上竟有人可以写出这样立意超凡、气象开阔的咏梅词来。

康熙微微眯起双眼,心中自然不信这首不同凡响的词作会是出自一位生性善妒的小家子气女子之手,康熙心念电转,似笑非笑的瞥了胤禛一眼,浅笑着对面露期待之色的如汐说道:“你的这首词写的很不错,就是比起唐宋的诗词大家也不遑多让,真是让朕耳目一新,竟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你还有没有其他词作,再吟诵一首给朕听听。”

康熙只顾着设法试探如汐,用计套如汐的话,却没有注意到年兮兰望向他的眼神中已经带着淡淡的委屈与不安。

如汐被康熙的温柔的微笑惹得一阵心跳加快,顿时头脑一热,又迫不及待的将另一首穿越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著名词作吟诵了出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昔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如汐被康熙脸上温和的神色与柔和的浅笑所迷惑,只想使出一切手段来在康熙面前展现自己的才华。因此,如汐未经细想,便将这首自幼便耳熟能详的诗词吟诵了出来,却忘记了这首词作中蕴含的意境不凡,整首词作大气磅礴,彰显了词人博大的胸怀与雄伟的气魄,又岂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子可以写出的作品?

康熙听闻如汐吟诵这首词后,心中越发阴沉起来,想到如汐的身份以及胤禛对她不同寻常的宠爱,心中不由得多想了几分,看向胤禛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冰寒刺骨的厉芒。

胤禛此时恨不得立即亲手掐死这个给他惹来无数麻烦与祸患的如汐。他原本以为如汐只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爱慕虚荣的女人罢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不仅愚蠢,还给他惹来了滔天大祸。

胤禛自然也不会相信这些立意高远、大气磅礴的词作会是出自那个贪慕荣华富贵的如汐之手,然而如汐会当着康熙的面前念出这些词句,难免会让康熙误认为这些词作出自自己之手。这让胤禛既感到有些委屈,又觉得万分无奈。如汐这个蠢女人难道不知道这首词除了对壮丽山河的赞颂以外,而且评论了历代英雄,更加抒发了词人的理想和抱负,豪情万丈、傲视古今。

胤禛并不敢在此时直视圣颜,然而却敏锐的觉察到康熙投注在自己身上的一闪而过的锐利视线。胤禛被康熙冰寒刺骨的目光刮得身子一震,额头上不由自主的渗出点点冷汗,心里苦笑连连:难道自己尚未化解皇阿玛对自己的猜忌,便又被如汐这个蠢女人闹出的这样一场闹剧,累得自己被皇阿玛误解?这下可好了,只怕自己今生今世都摘不掉心高阴险、蓄谋夺嫡的帽子了!好吧,尽管自己也的确是想过通过谋算得到那个位置,但是他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如此愚蠢的当众将自己的野心暴露于人前啊!

尽管年兮兰此时也听出如汐吟诵的这两首词颇为不妥,然而此时她却无暇细想其中的原委,她的心早在康熙对着如汐露出柔和的浅笑时便已经纷乱一片,惶恐、不安,彷如前两次孩子们受到危险时才会有的感受。

年兮兰不明白为何自己仅仅是望着康熙对那个如汐露出浅淡的笑容,便会如此惊慌不安。年兮兰原本并不认为如汐这样的女子会对她造成什么威胁,然而此时却忽然有些不确定起来。年兮兰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如汐,发现这个女子虽然长相只算得上中上,然而却时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古怪举动。

年兮兰自然知晓如汐刚刚吟诵的这两首词并非胤禛的作品,然而这不但没有让她觉得轻松起来,反而令她更加忧虑。年兮兰十分担心如汐奇怪的言行会引起康熙的注意与好奇。而若是一名男子对另一名女子感到好奇,这极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年兮兰转头望着若有所思的凝望着如汐的康熙,心中越发纷乱不安。他会被那个如汐所吸引,想法设法的想要进一步了解那个女子,进而渐渐被她所吸引,直至最后爱上她吗?尽管知道康熙几乎不可能在已经知晓如汐是胤禛的女人以后还对这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