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 / 1)

“就你一个,彦斌他们不在?”温汀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包妈妈牌爱心牛肉干抛给彭志庆,随口问道。

“彦斌被叫去通道那边帮忙,周旭进了学生会,现在忙着,见天见不着人影。”彭志庆也不客气,一边解释,一边打开袋子就开吃。

温汀挑眉,奇怪地看着彭志庆:“那你怎么闲在宿舍,学校没找你?”

彭志庆觑了他一眼:“你不也一样?”

“我那不是回家了吗,这几天我可是连手机都不敢随便开。”说起这个,温汀一脸唏嘘。

那些人真是神通广大、无孔不入,查到电话号码还不算什么,直接堵人到家门口,真是没谁了。

这几天,温汀算是大开眼界,正正经经找上门,以之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优厚待遇劝说他加入各个协会、公司、高校、地方政府部门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使美人计的,闹得温汀连门都不大敢出,老老实实在家中窝了好几天。

还好,倒是没人敢威逼,顶多就是利诱。

否则,温汀还真不敢保证家人要出了麻烦,他会怎么做。

不过老这样下去总不是回事,有幽冥蝶时刻威胁安全就算了,还得随时提防内部可能发生的问题,这日子都快没法过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温汀踏进宿舍没多久,校方便派了人来,一位斯文儒雅的年轻人,温和有礼,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极具亲和力。

温汀却本能觉得这个人没那么简单,恐怕是个白切黑,亲和只是表面,内里还不知道黑成什么样子。

“你好,温汀,我是校长秘书沈钦。”沈钦一边自我介绍,一边笑着朝温汀伸出手,意思不要太明显。

温汀微微凝眉,他对校领导不熟,除了校长之类少数几位高层,还真不认识来人,更何况他有点不太想跟这个人接触,倒不是别的,他只是不爱跟心机深沉之人打交道,那样太累。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见状,温汀也伸出手,跟对方握了握,旋即收回:“你好,沈秘书,不知你来是……”

话刚落,斜刺里伸出一只手,彭志庆递了一瓶绿茶给沈钦,又拿了一堆零食放到他面前。

温汀目光微闪,这么强的亲和力,连初次见面的彭志庆都对他有好感,这人不去当外交官真是可惜了。

沈钦没有推辞,接过绿茶,含笑谢过,拧开盖子,抿了一口,这才不疾不徐道。他没有墨迹,直接开门见山:“外边什么情况这几天想必你已了解清楚。”

温汀点头。

“那你是准备留校发展还是……”在见到温汀一刹那,沈钦便心中有数,这人十有八九会选择留校,但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他必须要拿到对方明确答复,以做接下来安排。

果不其然,下一刻,温汀连想也不想,就直接给出肯定答案。

不过这小家伙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道理,直接不客气地问,他若留下,学校能给他什么样的优待。

瞧那架势,大有校方给不了让他满意的答复,他便甩手离开,另谋高就,似乎已经忘了他之前所说。

非常矛盾的一个人。

沈钦微微一笑,也没放大话,只淡淡一句就绝杀:“你若留校,学校会安排家属进有军队驻守的特殊贡献家属区,并安排工作,直到你离开为止。”

温汀微眯起眼,眸色渐深。

果然,跟这种城府深沉之人打交道就是麻烦。他身上软肋一眼就被人看穿,直接被对方不加掩饰地拿来谈判,还不怕被他知道。

沉吟片刻,温汀爽快同意。

动用阳谋总比使用阴谋诡计要好,只要对方没有坏心思,他也不介意对方这让人忌惮的深沉心思。

谈判很顺利,沈钦如愿以偿离开,心情却不太美妙,并没有那种成功之后的喜悦。

沈钦百思不解,温汀似乎对他有些戒备,难道他哪里表现不好,露了破绽?

沈钦将进305-2室前后表现回忆了一遍,摇头。他行事正常,还因成为最后一批出华阳秘境的觉醒者更加亲和有加,让人生不起提防之心,旁边跟他同一批成为觉醒者的彭志庆反应可以证明这一点,没想到竟在温汀这边折戟,那小家伙居然不吃他这一套。

有意思,真有意思!

温汀觉醒的本源恐怕不简单,至少在辨别人心方面有着非一般的警觉。

沈钦若有所思,片刻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含笑离开。

送走沈秘书,温汀回身问彭志庆:“你也留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