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1 / 1)

走出宿舍楼,温汀沉吟片刻,随意找了个无人之地,掏出手机进入华府大学官网,查询沈钦情况。

看完,温汀目光闪了闪。

沈钦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不光是校长秘书,还兼任校长办公室副主任一职,而他年仅二十出头没几岁,恐怕谁见了,称他一声年轻才俊都不为过。

让温汀在意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他入职时间,华阳秘境开启第一批觉醒者出现之后不久。

这个时间点实在太过耐人寻味。

对方恐怕不止能力不俗,背景也不简单。

思忖再三,温汀拿起手机拨响一个他原以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碰触的号码。

“喂,温汀?”沈钦显然有些意外,轻笑着道,“我们刚见过面,这么快就打电话给我,是刚刚落下什么事没说清楚,还是另有事找我?”

“嗯,沈秘书,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帮个忙,不知……”温汀也没拐弯抹角,一上来就直入正题。

“什么忙?”沈钦没有当下应允,以他对温汀初次接触的了解,会来找他帮忙,那一定不是什么小事,起码不会是寻常难事,真要贸贸然应下,搞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尽管以他的能量,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万一他真办不到呢?

“是这样的……”温汀三言两语道明事情原委,末了,他非常直白地问,“沈秘书,这个忙你能帮吗,不能的话,我另想办法。”

对面寂静无声,就在温汀以为对方沉默拒绝时,沈钦声音幽幽道:“你的意思是你怀疑你同学父母亲戚身上被人动了手脚,蛊惑催眠之类?”

“是。”

“觉醒者能力?”

“不确定,不过可能性很高。”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沉声道:“你疑心那对年轻男女跟岛国有关,不对,你认为他们并非华夏人?”

温汀眉心跳了跳,这次换他沉默以对。

跟聪明人对话就是这点不好,说话得注意再注意,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抓住破绽。这不,对方从他话中透出的蛛丝马迹抓到本质,不过还差了点,到底接触太少,他不仅怀疑那对年轻男女非华夏人,他甚至可以断定这俩就是岛国人,可能性高达八成以上。

沈钦只当他是默认,确定这点后,不再纠缠着这一点不放,直接略过:“等等,我查一下,那两人叫什么?”

“稍候,我问下。”

沈钦:“……”

温汀没管对面怎么想,挂断电话,转而拨通王彦斌手机。

王彦斌此刻心情阴郁到没边,听到手机响,只觉得聒噪烦人,原不打算理会,准备直接摁掉,见是温汀,略一迟疑,接通。

“彦斌,把那两人姓名发给我,你要不知道,就想办法弄到,自然点,别让他们起疑,尽快,我现在就需要。”

“好,我知道了。”结束通话,王彦斌神色更加阴沉。之前他只是不爽父母逼他至此,现在……

王彦斌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温汀没等多久,就拿到那两人姓名,后面甚至还附带有一个包含两人的极短视频。

温汀将资料转发给沈钦,他还以为要等一会,没想到对面很快就来了消息。

“资料没问题。”

温汀目光微凝。

“当然,资料没问题,不代表人没问题。”沈钦轻悠悠补了一句。时间紧,他只来得及查表面资料,想要深入调查,那需要动用的资源就多了,甚至可能出动某些机密部门,这可不是小事。

温汀:“……”能一次性将话说完吗,吊人胃口很有意思?

沈钦可不管这些,他顿了顿,接着一改之前和煦姿态,郑重道:“这事我可以帮忙,但你要知道,无故怀疑中伤污蔑他人是很严重的事情,尤其是这种原则性问题上。你一旦动用觉醒者赋予你的特权,而事实证明你是错的,你的评级就会下降,并给予你一定处罚,譬如去镇守通道一段时间之类,你确定要我帮忙?”

“确定。”温汀没有任何迟疑,早在他拨出这通电话之际,就已经做出决定。对此更是毫无异议,权利义务是相对的,没人能只享受权利,而无需付出责任,尤其是眼下开窍者遍地,觉醒者大行其道之时,更应该对他们有明确约束。

好吧,这个形容夸张了点,但若限定范围,只在结界内,特别是大学城这块,温汀这么说还真不算离谱。

当然,那是之前,自从结界禁出禁制失效以来,及至现在结界都不复存在,原结界规则恢复正常,只通道附近还明显有规则碰撞的迹象,结界内不说觉醒者,连开窍者都流失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