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 / 1)

林浩,男,二十一岁,父亲林祖安,母亲陈美琴,女朋友张婧。

林祖安,男,四十九岁,父亲林州元……

林州元,男,七十六岁(已故),孤儿,养父林康成(已故),自幼被其收养……

陈美琴,女,四十三岁,林祖安第二任妻子……

……

张婧,女,二十岁,父亲张耀林,母亲方和,男朋友林浩。

……

某部门会议室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一条条林浩和张婧相关资料。

大多数看上去都没问题,查到林州元时介入点开始出现。

孤儿,这事就不好说了。

那个年代战乱纷飞,孤儿数不胜数,身份很难界定,黑户这类来历不明之人不要太多。

林州元倒是不存在这个问题,他虽是孤儿,却有着明确身份来历,还是烈士遗孤,家世清白,身份光荣。

往常,这样的家庭没有谁会无故去查,这次上面来了命令,让他们限期调查清楚这两人家庭背景,往来情况,还给了提示,重点方向——岛国,那自是任何一处可疑点都不会放过。

有些事情看似天衣无缝,却经不住有心人深入调查。

林州元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突破点,在多方合作,多点开花之下,上传到大屏幕上信息越来越多,破绽也越来越明显,直到明显证据出现。

“涉案及牵扯人员全部逮捕。”此次行动负责人下令,“行动。”

“是,方局。”

与此同时,华府大学,校办。

收到上级指示,让他们尽力拖延王彦斌办转学手续时间,校办主任那是使出浑身解数,从对王彦斌的关心,询问他为何要转学,是华府大学给的待遇不好,还是在华府大学待的不舒服,到既然去岛国,那就好好学,不要弱了身为华夏人的名声等等,一个校内手续而已,竟然办了几个小时都没办下来。

眼看都到了晚饭时间,王爸王妈有些急,奈何温汀三个从旁协助,几句话就岔开话题,直道校办主任他们也是关心学生。瞧,这都到下班时间,还加班加点,真是兢兢业业,对学生爱戴有加,让他们放宽心,校办主任他们下班前肯定能办好。

温汀几人费尽三寸不烂之舌,好说歹说,总算将王爸王妈暂时安抚住。

但这不是办法,眼看就快拖不下去时,校办大门被敲响,又进来了几位。男女老少都有,丝毫不起眼,乍眼看去跟王彦斌一家类似,目的大概也差不多,都是来为自家觉醒者儿女办离校手续。

谁也没在意,只温汀本能觉得不对,这波人不简单。

正好,本源也在此时微微跳动了一下,像是在附议,只不过没有那种令人厌恶的感觉,反倒有些亲切,又带着点警惕。

亲切,那是同源,警惕,是因为这批人有威胁到他的实力。

温汀很快就明白本源隐约传递给他的信息,勉强压制,才不让喜悦蔓延上脸。

果然,这行人跟校办主任他们说着说着,就不知不觉靠近林浩张婧两人。

下一刻,同样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突然暴起,其他人协同,在林浩张婧没反应过来前,就一举将对方拿下,堵住嘴,反剪双手,铐上手铐。

在场众人全都懵了,包括并不知情只是配合领导行事的校办主任他们,以及彭志庆周旭王彦斌,只温汀心中有数,但也没想到对方竟这么直接,他还以为会找个借口将林浩张婧叫出去,避开人再行事。

当然,这是在确定林浩张婧确实有问题的情况下。

而来人如此明目张胆行动,已经很说明问题。

好半晌,众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害怕得不行,却没有胆小怕事,连句话都不敢说。

王爸作为此行主要当事人,当仁不让出面:“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抓小浩小婧?”

王彦斌沉默不语,却是二话不说便站到王爸面前,态度非常明显,若来人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林浩张婧两人绝不让对方带走。

彭志庆和周旭跟上,三人一字排开。

见状,温汀无奈,只好也上前几步,跟他们站在一起。好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怎么能少了他一个?

柳严淡淡扫了王彦斌四个年轻人一眼,掏出一本证件和一份文件:“警察,这是逮捕令,林浩张婧涉嫌一起谋杀案,今日逮捕归案。”